当前位置:首页 > 韩剧资料 > 分集介绍 > 正文

傻瓜妈妈 安瑞贤、金桢勋、金贤珠、金泰宇 全集20集

hjzlg hjzlg 2020-05-07 17:42:11

傻瓜妈妈 安瑞贤、金桢勋、金贤珠、金泰宇 全集20集

  中文剧名:傻瓜妈妈

  韩文剧名:바보엄마

  上映日期:2012年3月17日

  放送:韩国SBS电视台

  播出时间:SBS周末剧、即每周六、日晚21:50分(北京时间20:50分)各播放1集

  主演:安瑞贤、金桢勋、金贤珠、金泰宇、河希拉、孔贤珠、朴炯植

  导演:李东勋

  编剧:朴派玉

  接档:要帅气的生活

  被接档:绅士的品格

  集数:20集

  简介:讲述3代女人(金海淑、金贤珠、安瑞贤)之间的爱恨故事,剧中,金贤珠扮演时尚女编辑,与金桢勋等男人展开loveline。安瑞贤扮演金贤珠的女儿——忧郁的天才儿童,而金桢勋则扮演金贤珠的同学并且暗恋她。该剧改编于韩国同名人气小说。

  第1集

  金英珠是时尚杂志最年轻的女主编,山村的老家有姐姐金善英和哥哥大英。婚姻不美满,在丈夫婚外情急速发展与公司出现危机的情况下濒临崩溃。英珠下班后接到女儿朴达菲(天才儿童)所在学校老师的通知,去解决朴达菲与别人的矛盾。朴达菲因为删除了别人题目的答案被妈妈指责,朴达菲就说出了原因因为那道题是她解出来的,她有资格删除。善英和大英去城里看英珠但走错了地方……

  第2集

  丈夫正涛与某财团的女儿彩琳的婚外情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彩琳已经怀孕,在未来岳父和情人的逼迫下,正涛决定马上跟英珠离婚,为了女儿三年都不想破坏婚姻的英珠没想到丈夫如此不顾他人,更不顾及离婚给达菲所带来的影响,悲愤之中与金泰宇讲明了条件后,将自己的个人印章扔给了正涛扬长而去。金大英因为欠钱被财产被农协所没收,不明白的善英以为那些封条标签可以防小偷就让他们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贴了上。金大英知道后打了查封财产的人,在推搡中善英突然晕倒被送进了医院……

  第3集

  在拍CT时回复意识的善英顽固的要求要出院,到达医院的英珠急著寻找一个人从医院出去的善英。达菲直接的去找爸爸,看到了刚睡醒来开门的彩琳。一方面,和英珠无法取得连络的崔高万直接要去见英珠。

  第4集

  大英被带到了警察局,善英现在住在英珠的家里,正涛的妹妹到英珠家里拿代买的包包,正巧试穿英珠的衣服,被善英撞见,善英以为是小偷结果大打出手。在医院里英珠的婆婆大骂英珠,英珠不能忍受说出了如果不收敛一点的话就做一辈子婆媳的话。刚好正涛到医院,正涛为了在妈妈跟妹妹面前的面子给了英珠一个耳光,说为了英珠不被家里婆婆和小姑子轻视才没说出英珠有一个傻瓜姐姐……

  第5集

  知道了英珠跟正涛准备离婚的善英离家出走,英珠回家后知道善英出走后,马上出门寻找,碰见了来见善英的崔会长和管家,三个人一起寻找才找到善英。善英回到英珠的家里后还是想办法挽回英珠跟正涛的婚姻,决定去找正涛。这段剧情也娓娓道出了英珠当初跟正涛结婚时的一些隐秘跟善英的努力……

  第6集

  正涛知道善英来到新家后非常害怕,马上给英珠打电话,英珠到后发现善英在屋子里跪求正涛,英珠决定不跟正涛离婚,为了女儿也要坚守住这几个月。英珠心里难过去找帝河诉苦,彩琳找自己的爸爸买下了英珠工作的杂志社,达菲为了让善英早点离开带善英去找崔社长,签约帮厨之后崔社长要求善英拿出一些证明的文件以免毁约(这段剧情表现了达菲和崔社长的睿智,达菲的合同涉及的总金额非常高,崔社长叫管家签了名字……)在民政局达菲看见妈妈家族的文件后产生了疑问,因为有疑问所以去找正涛,正涛这才知道原来英珠的妈妈居然就是自己的傻瓜姐姐善英,并且准备利用这个秘密起诉英珠欺诈婚姻……(没办法理解,好像谁是自己的妈妈跟离不离婚没有关系吧?)

  第7集

  朴正涛知道了金英珠的生母就是金善英的秘密,正涛还准备用这个秘密折磨英珠。在本集的末尾小三彩琳准备把英珠的秘密告诉达菲。。。

  第8集

  达菲从彩琳那里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秘密,大英出狱以后跟崔社长见面了。大英不喜欢善英在崔社长家做厨母。达菲在电话里质问英珠自己的外婆究竟是谁,英珠顿时昏倒在地被送往医院急救,在英珠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帝河回忆着与英珠的过往,流着泪为英珠做急救……

  第9集

  达星让爸爸过来看妈妈,可是爸爸说他没空,英珠要做心脏移植手术,但成功率不到10%。在河接到泰宇的电话,正涛说他正在处理和英珠的离婚手续。卖狗大叔自告奋勇开车带善英回家,但是他不熟悉路,兜兜转转到了英珠家。大英在英珠家找到了英珠的手表和戒指 ,想带走,在门口遇到善英,善英上完厕所指责大英不该偷英珠的东西,答应说他不行当英珠的哥哥,想当英珠的舅舅。善英知道达星已经知道善英是达星的亲妈了,怪大英不该为了拿正涛的钱把这事说出来。正涛向达星承诺说他不会抛弃达星,达星就说她以后要跟爸爸生活。在河把英珠抱到病床上被正涛看到,正涛讽刺了他们,正涛表示他不会养达星,正涛侮辱在河说在河和英珠搞暧昧,在河气得给了正涛一拳。彩琳的爸爸带着彩琳和正涛拜见卖狗的大叔,正好被善英看见,善英不煮饭,卖狗的大叔问为什么不煮饭,善英说外面的那人人是她妹妹英珠的老公。卖狗的大叔让善英把饭做得很好吃,然后把灌肠药递给善英,让善英在食物里加入灌肠药。在河用轮椅推着英珠在外面帮英珠洗头,彩琳一家吃了善英煮的饭菜,要回去的路上结果全部都肚子不舒服,管家把门锁着不让他们进来,他们只好在卖狗大叔家门口苦命挣扎,最后全都忍不住......

  第10集

  英珠的婆婆打电话过来说英珠怎么教孩子的,英珠正准备去婆婆家,在河阻止了他,说他的心脏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了,英珠以为在河是为了阻止她出去骗她的,在河抱住英珠说他不会让她的心脏停下来。另一方面,从国外回来的在河的老婆秀仁打电话给在河,在河没接,秀仁只好留言说她回韩国了。达星在姑姑的洗发水里倒入了胶水,奶奶叫她道歉,达星不道歉,奶奶说达星脸皮跟英珠一样厚。达星叫妈妈在她的面前管善英姨妈叫妈妈,她才会和妈妈说话,达星以为妈妈嫌姨妈是傻瓜,觉得丢脸所以不想叫,英珠表示到死都会把善英当姐姐。达星说她现在要跟爸爸一起生活,再也不见妈妈。达星到善英工作的地方,叫善英奶奶,善英捂着耳朵说她是英珠的姐姐,善英跟达星说她出嫁的事,也就是现在英珠一直坚持要叫善英为姐姐的缘由,达星却以为这些都是妈妈英珠教善英说的。彩琳和正涛因为两人因为善英在食物加泻药的缘故,拉肚子到虚脱,彩琳说她会把英珠赶出Estilo,正涛让彩琳忘了这件事,两人正亲吻中,肚子又不舒服了。主治医生让英珠辞掉工作,善英到医院看英珠,英珠质问善英怎么会到医院,善英说昨天达星到她工作的地方,英珠以为善英又和达星说了些什么,让她回果树园家,善英表示她正好要回去,行李已经收拾好了,英珠让善英即使她死了也不要回来。十六岁的善英听了妈妈的话,为了英珠能过好,不受人欺负,以英珠姐姐的名义一直生活到现在,金俊听了停下车,跪在善英面前说他会守护善英。达星打电话给爸爸说她在爸爸家门口,让爸爸说密码,她要跟爸爸一起生活,爸爸说他会很晚才会回去,达星表示他会等爸爸。在河情不自禁的亲吻了英珠,英珠挣扎了一下,在河抱着英珠的时候正好被在河的老婆秀仁和正涛看到,正涛又开始讽刺英珠了。英珠以不要正涛的留学费用要求正涛照顾达星几天,正涛和彩琳在公司拍婚纱秀的照片,,英珠的职员们见了,在一旁愤愤不平并怀疑英珠旷工是因为老公外遇的缘故,正好被英珠听见了......

  第11集

  英珠因为正涛的主治医生知道彩琳怀的孩子不是正涛的,但彩琳让英珠再一次认清正涛伪善的真面目,另一方面,卖狗大叔第一次因为善英对他无视有了心动的感觉,英珠抓到了彩琳的小辫子,以此威胁彩琳好好照顾达星。英珠跟着视频里的在河做了体操,卖狗大叔很好奇作为傻瓜的善英怎么认出真正的药材,善英告诉卖狗大叔自己变成傻瓜的缘故,并因为这样使自己认识了各种药材。卖狗大叔因为金俊的电话打扰到自己,正想发怒,岂料原来是达星已经解出了自己出的答案,卖狗大叔震撼了。英珠又一次因为女儿不理解的关系感到痛心,在在河的怀抱里痛哭,达星跟问起妈妈的病情,正涛让达星好好祈祷,这样才能尽快回到妈妈的身边,爸爸的一席话,让达星知道爸爸和妈妈复合无望。英珠收到在河的包裹,包裹里面的东西让英珠知道在河对自己的一切习惯了如指掌。秀仁在健身房看不到在河,英珠跟在河说自己以后不会拒绝他的关心,会好好管理自己的身体,在河听了很高兴,秀仁回到韩国的第一位病人竟然是英珠,在河借故看英珠的眼睛,亲了一下英珠。卖狗大叔充当快递人员把善英做的便当,送到英珠的公司,但因为没有亲自看到英珠吃掉便当,善英很生气。达星在爸爸的家里发现婴儿房里的婴儿用品还有婴儿的B超照,拿着B超照问彩琳吉童是谁......

  第12集

  正涛因为达星知道吉童的事质问彩琳,正涛在电话里跟达星说吉童不是自己的孩子,还发了誓,达星不相信爸爸的话并对爸爸感到很失望,彩琳因为正涛否定自己的孩子生气的走掉了。伤心的达星看到经过妈妈公司的公交车,想起了之前到妈妈公司跟妈妈申请约会的事,遂上了公交车,达星想起自己对妈妈的残忍,蹲在斑马线上哭泣。正涛找不到达星给英珠打电话,英珠知道达星之所以离家出走,是知道了吉童的存在,正涛和英珠因为达星的事争执之中说出了彩琳肚里孩子不是正涛的,但正涛认为英珠在含血喷人,英珠让正涛亲自去确认。达星跟善英道歉说自己对不起妈妈,有所怀疑的正涛试探性的问彩琳,孩子的事情。在河让英珠等身体健康了再去找达星,但英珠认为达星更重要,坚持要去见达星。英珠在崔社长家看到善英,才知道善英在这里当厨娘,达星跟妈妈道歉并想跟善英住一段时间,英珠好奇善英是怎么被录取的,崔社长说因为善英的食物里有对孩子关爱的味道,崔社长说会好好照顾达星,让英珠放心。崔社长又一次震惊达星的数学天分,英珠告诉达星,等自己忙完事情会带达星回自己的家乡可看看,英珠接受了善英给的料理。正涛知道了自己不孕的事情,被打击的正涛,回到家和彩琳摊牌了,让彩琳打掉孩子,并怪英珠毁了他的一切,生气的彩琳说自己不会放过英珠,要以这次的威尼斯婚纱秀击垮英珠,在河因为秀仁不负责英珠的病情,跑过来质问,秀仁跟在河表白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抓住在河,秀仁让在河告诉英珠,要马上做手术,善英收到英珠的婚纱秀邀请很高兴。

  第13集

  正涛和一身狼狈样的大英见面了,正涛给了大英一千万的支票,大英感恩戴德,但是正涛有条件,崔会长和金俊看到盛装打扮的善英都呆了甚至心跳加速。看着英珠游刃有余的在宾客前盘旋,彩琳说她辉煌不久,亲子婚纱秀终于开始了,大英赶到婚纱秀会场,崔会长让金俊处理大英,金俊要把大英送到精神病院,大英说出正涛把善英是英珠妈妈的事录下来要在大众面前揭发的告诉金俊。正涛让大英揭发英珠和善英的关系失败,彩琳不甘心,终于到英珠的告白了,但彩琳关掉麦克风,把上次正涛在监狱和大英的对话录下来,播放了出来,一时众人神情各异,善英激动的站起来反驳,彩琳准备放第二个录音,被在河阻止,英珠表白善英是她的傻瓜妈妈,但现在还不能叫她妈妈,因为她有结没有解开,让善英给她时间让她能真心的叫妈妈,英珠的真心表白得到在场嘉宾的支持。支撑不住的英珠晕倒了,在河把英珠送到医院,在河对秀仁说相信她,秀仁答应做手术。秀仁告诉在河让他填写心脏移植申请书,因为这次的手术并不能完全治好英珠。达星给善英念英珠准备在婚纱秀告白的手稿,善英让崔社长带她去找英珠,崔社长只好让达星打电话给妈妈,通过电话,崔社长知道英珠的病很严重,告知在河他明天要去英珠所在的医院。清醒后的英珠说在昏迷前听到秀仁说自己做crt也只能活三个月。崔社长和院长谈话的时候知道英珠的病情,英珠住进了崔会长家。

  第14集

  善英在庭院里看到英珠哭得很伤心,英珠说她要丢下达星离开这个世界了,善英安慰英珠,这一幕被崔社长看到。彩琳的父亲因投资失败,欠了崔会长一百亿,崔会长让他用手下的永生大学作抵押,彩琳的父亲让崔会长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崔会长说彩琳当着他的面侮辱自己的养女英珠,彩琳扰乱自己想组建的家,自己也会让彩琳家伤痕累累。英珠带着达星先去疗养院看丘缎外婆,英珠从丘缎妈妈的话中知道,善英会对自己那样是丘缎妈妈授意的,并不是善英的本意。看着充满善英身影的老家,英珠哭了。彩琳的爸爸给了彩琳一巴掌,并得知连正涛都知道她肚里的孩子不是正涛的。英珠抱着善英叫妈妈并直言到死都会叫妈妈。 正涛为达星弄好了留学的一切事情但英珠说在身下的日子,自己会做以前所有没有做到的事情,不会像朴正涛一样只是在有空的时候做做样子,看到英珠义愤填涌的样子,正涛开玩笑的说,你晕倒去医院是不是接到绝症鉴定了,英珠承认自己得了绝症只能活三个月,正好被达星听到了,面对爸爸,达星表现出疏离。英珠、崔会长一行人在外面春游,还玩起了丢手绢游戏,崔会长支开善英他们,拿了一枚戒指让英珠看说想在跟善英求婚之前征求下她的意见,英珠说崔会长能真心包容善英妈妈,自己会好好考虑的。崔会长想对善英告白的事,被金俊破坏了,但崔会长丝毫没有生气。秀仁直接跟来复诊英珠说,自己会为她做手术是看在在河的面子上,在河曾经是自己的未婚夫,英珠直言会做心脏移植手术会好好活下去,英珠对在河说,如果自己等不到移植手术的话,你想跟我交往一个月吗,在河高兴的把英珠拥入怀里。拿着心脏移植申请单,想到妈妈只能活三个月,达星哭了,英珠向达星请求约会,但达星拒绝了,还说自己知道妈妈为什么跟自己约会。

  第15集

  达星问崔会长妈妈不做心脏移植会死吗,崔会长问她,是以一个十岁的小孩还是以IQ200的天才儿童身份听答案,达星为了妈妈独自揽下痛苦,选择以天才儿童的身份听答案。英珠赶到崔会长家从何崔会长的口中得知达星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英珠和达星进行了一番对话,使俩母女的心贴的更近了,崔会长在楼下很好奇英珠会和达星说什么话,被善英误以为他对英珠怀有非分之想,连金俊也在那边说风凉话,崔会长伤心善英对自己的误会。晚上,崔会长和英珠说起自己年少时的事,崔会长用自己的经历让英珠选择要不要送达星去留学,英珠回到房间跟达星说即使自己的心脏只能维持三个月,自己也坚强的挺着直到和达星幸福的活到永远,两人还约定明天和善英一起去游泳。彩琳问正涛婚纱展后见过英珠没,正涛说没见过,彩琳让正涛如果见到英珠让她跟公司联系,正涛想起上次跟英珠的谈话,怀疑英珠真的生病了,遂来到医院问在河,帝河让他去问主治医生。英珠三人在商场挑选泳衣,售货员以为英珠和善英是姐妹,但英珠叫善英妈妈,善英很高兴的跟售货员说她们是母女不是姐妹。崔会长在游泳池耍帅,但是腿抽筋了。正涛从秀仁那知道英珠的病会危及生命,甚至连抚养达星都有问题。崔会长和金俊羡慕的看着英珠三人,很想融入三人之间。夜晚英珠三人坐在秋千上,善英回忆着果树园的风景,英珠提议下周去一趟果树园,善英很高兴。英珠接到正涛约见面的短信,赶到见面地点,被帝河看到,正涛直接跟英珠摊牌,说英珠正因为只能活三个月,所以不让达星去留学,英珠大方的承认了,并表示自己不会死,会活到达星结婚生孩子,正涛放话说英珠状态不好,自己随时会把达星接过来,帝河远远的看着英珠满脸痛苦。第二天,崔会长亲自做了早餐,并教善英怎么吃西餐。达星鼓励英珠去和帝河约会,英珠想为达星写本书。达星给秀贤曲谱,并说想在父母节唱给妈妈和外婆听并邀请秀贤父母节到她家 。善英在厕所里呕吐突然眼前一片模糊,善英告诉崔会长自己的脑袋里好像有一只啄木鸟在啄自己的脑袋,崔会长说因为偏头痛的关系所以才会有啄木鸟,准备去给崔会长煮饭的善英眼前又一片模糊,请崔会长牵自己的手,崔会长看着善英问怎么了,善英说自己看不见他的手......

  第16集

  崔会长对着昏迷的善英痛哭,谁料善英突然醒过来,善英把面前的人当成正涛,发了疯的打崔会长,晚上和帝河约完会的英珠回来看到善英和崔会长在吵架,英珠和达星以为他们是为了爱而争吵,殊不知原来是之前善英意识模糊中把崔会长当成正涛给打了。崔会长很生气善英的行为,但一想到之前善英曾意识模糊过,种种异象,怀疑她大脑有问题,查起医书。因为善英外婆的事,达星很怕崔会长会不同意在家办演唱会,秀贤提议在练习室举行,但又觉得不行,正在这时,正涛发来短信。崔会长带善英去做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善英得了脑干肿瘤,善英在医院碰见了帝河,她告诉帝河自己是来做谎话测试的,帝河带着善英往神经外科室,崔会长问善英可以做手术吧,医生说以善英的情况做手术也无济于事,崔会长接受不了,说自己有很多钱,请医生救救善英,正好被善英难听到了,崔会长甚至跪在医生面前,善英和崔会长两人都哭了,善英以为是崔会长病了说自己会到处找救他的药。帝河看着两人的样子若有所思。晚上善英跟英珠说崔会长得了不治之症,从酒吧回来的崔会长见到等着自己的祖孙三人,醒悟这就是家人。正涛想要代替彩琳去崔会长家,彩琳的爸爸告诉正涛他的前妻英珠现在是崔会长的干女儿,他想去崔会长家连梦都不要想,因为惹到了崔会长,不论是财团还是大学都会变泡沫。上映帮崔会长煮了酱汤,崔会长看着善英说以后不能再吃这样的酱汤了,金俊回来抱着崔会长哭,崔会长说自己不会死,金俊哭着说这么多财产让我一个人怎么管理,崔会长听到声音以为金俊知道自己要死了请了乐队到家里,但金俊说他进来之前乐队就在家里了。达星在家里办了小型的演唱会,演唱会结束,秀贤和彩琳擦肩而过,彩琳叫着秀贤的名字,原来秀贤是彩琳同父异母的姐弟。崔会长再一次对英珠说想向善英求婚,虽然得英珠同意,但自己还有好多事想跟善英做,还拿着诊断书说自己很健康。英珠再一次问崔会长,真的那么喜欢善英吗,崔会长说自己很需要善英。英珠给善英剪指甲,借机问善英对崔会长的感觉,从善英的言语中,英珠知道善英不讨厌崔会长,并让善英和崔会长约会,约会的时候善英主动牵了崔会长的手,接完电话的崔会长突然看到走在前面的善英晕倒了。

  第17集

  帝河告诉英珠她妈妈善英得了脑肿瘤。崔会长抱着昏倒在地的善英表白了一番,从口袋里拿出戒指,戴在善英的手指上,向善英求婚,呼唤着善英。在救护车上突然醒过来的善英,看到手指上的戒指,崔会长说那是抽奖抽中的。英珠回到崔会长家,问崔会长什么时候知道善英的病,崔会长说是三四天前,英珠质问崔会长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以为崔会长故意隐瞒自己,崔会长以英珠的病不能再受刺激选择没有告诉英珠,英珠很生气,气崔会长的自私行为,并表示自己会一直守在妈妈身边直到妈妈离开,崔会长向英珠道歉,善英的病需要监护人,英珠也需要监护人,善英和英珠是自己最珍惜的人。英珠回到房间看着妈妈的睡颜,越觉得自己欠了妈妈,这时善英醒了,喃喃说听到英珠哭泣的声音,让丘缎妈妈开灯,英珠看到这情形躲到厕所哭。英珠让崔会长用他的钱帮自己找一个健康的心脏,崔会长答应帮她找心脏。另一边,彩琳的爸爸命令正涛和彩琳要不顾一切找到自己的儿子秀贤,正涛说去问达星会更快。帝河带着英珠和善英去果树园家,这时正涛来见达星,达星拒绝留学,正涛请求见崔会长,金俊让正涛礼拜佛像3000次。回到果树园家 ,英珠看到善英给丘缎洗手,想到小时候的事,英珠对帝河说,善英妈妈一辈子都是为别人奉献 ,英珠和善英来到海边 。正涛见着崔会长,以撤回离婚诉讼和让达星留学前让达星和英珠住一起为条件,让崔会长收购彩琳父亲所有的韩国大学后,能让他继续担任法学院的系主任 ,如果崔会长不同意,自己会进行达星的抚养权诉讼,崔会长说自己会考虑。在海边英珠问善英手上的戒指是谁送的,善英说是崔会长在文具店用10块钱买来送给她的,要送给英珠,英珠说戒指不能随便送人,是会长想跟妈妈结婚才送的戒指,善英以为是10块钱买的才戴,英珠说希望会长成为自己的父亲,善英在英珠面前晕倒了,英珠和崔会长打电话,崔会长安慰英珠。达星跟秀贤倾诉心里的苦闷。帝河是善英手术的主刀医生,帝河告诉英珠和崔会长,善英的肿瘤是恶性的,做化疗有能生存两年以上的例子。

  第18集

  崔会长回病房找不到善英,在病房外不远处找到了善英,善英把崔会长错当父亲,向他哭诉。英珠听了帝河的一番话,想到妈妈做化疗会很痛苦,还有自己可能会比妈妈更早离开这个世界,还不如像昨天一样一起去旅行后,睡着后离开,帝河劝英珠不要放弃。善英问崔会长自己会死吗,崔会长说不会,傻瓜要比正常人的寿命长2倍,并告诉善英说找到了她脑袋里的啄木鸟。善英说戒指丢了,崔会长说会再去抽一个更漂亮的,这一幕被英珠看到,英珠让帝河延迟妈妈的抗癌治疗,想帮妈妈举行婚礼。晚上,英珠问崔会长的心意还是一样没改变吗,崔会长直白说想跟善英结婚。第二天英珠带善英试婚纱,彩琳从父亲的口中知道崔会长要和善英结婚的消息,而且彩琳父亲可以继续运营大学财团,正在偷听的正涛赶紧冲进来询问,彩琳父亲说崔会长以取消大学的法律专业以及法学院为条件,让他运营大学财团,正涛听后,跑到崔会长家。金俊很生气崔会长偷偷像善英求婚。英珠为妈妈挑选新娘发型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妈妈的兴趣爱好,这时,英珠呼吸困难,跑到洗手间吃药并打电话给帝河,帝河从秀仁那了解情况后,来到英珠身边,善英寻着英珠的身影,正好看到帝河在为英珠急救。崔会长让正涛签下抛弃亲权备忘录为条件,让正涛继续当他的教授。因为及时治疗,英珠度过危险期,善英很英珠两人抱头痛哭,另一边的秀仁也忍不住掉眼泪。从崔会长家出来,正涛碰见了达星,正涛对达星进行了一番感动父女情深的话语。善英问起英珠的病,知道英珠只能进行心脏移植,但要等待者顺序才能移植心脏,还要等很久,善英想要把自己的心脏给英珠,秀仁说要确诊脑死亡的人才行。善英哭着对崔会长说自己不是好妈妈。喝醉酒的正涛回到和彩琳的住处以为眼前的男人是吉童的亲身父亲对他大打出手,彩琳拉住正涛说他不是吉童的亲身父亲,是来找她的检察官,因为爸爸偷偷把学生入学金私吞,转移的时候被抓到,检察官问正涛和彩琳的父亲是什么关系,正涛说什么么关系都没有,听到这里彩琳松开了拉住正涛的手,检察官从正涛的房间搜出一箱钱,正涛说那是为了女儿的留学筹集的,彩琳说爸爸把哥哥做的入学金洗钱都招了。达星让外婆救救妈妈,善英说会帮英珠找到心脏,秀仁告诉帝河自己辞职后会回到美国并表示希望英珠尽快找到合适的心脏,秀仁留着眼泪吻别帝河。善英问了达星什么是脑死亡,善英听了若有所思。半夜三更,崔会长看到善英在喝着什么东西,也喝了一口,才发现实当归水。善英问崔会长能不能跟她结婚,崔会长说愿意,善英让崔会长带她去亚马逊度蜜月,崔会长从善英的话中知道善英想把心脏给英珠。

  第19集

  崔会长接受不了善英要把心脏给英珠,还把当归汤给砸了,崔会长听到善英的道歉,说自己不会和她结婚。英珠边咳嗽边一封封的看以前妈妈写给自己的信,帝河以为英珠是在看读者的信。崔会长看着善英嚼了几个小时的药材,很心疼这个傻瓜女人,善英吃药材吃到吐,马上拿着药给善英吃,善英摇头不吃,崔会长说你这样英珠也不会接受你的心脏,善英坚持把心脏给英珠,激动的善英晕倒了。善英清醒看到崔会长在打电话给名医,善英抱住崔会长并说知道自己活不久,也想感受着狗贩子大叔的爱一起生活,崔会长说我们一起生活,不就可以了吗,善英说自己今生只为英珠而活,来世为狗贩子大叔而活。崔会长哭着说不要,但还是默认善英的想法。

  第二天,崔会长告诉达星这礼拜要和善英结婚,还让金俊把答应带过来。达星给妈妈打电话告诉这一喜讯,英珠很高兴,帝河也很高兴。崔会长戴善英进了自己小时候和父母充满回忆的房间 ,并给善英介绍照片上的父母,善英看到崔会长的另一面,对崔会长感到愧疚,不想举办婚礼了,崔会长说婚礼是来生相遇的仪式,崔会长为了求婚给善英念了首诗,善英抱住了崔会长。因为证据不足,检察官释放了正涛,正涛遇见了彩琳,两人往日的情分不见,只剩针锋相对,彩琳在正涛的MSN上写了正涛的所作所为。

  崔会长给英珠上次正涛签的抛弃亲权备忘录,并告诉英珠,自己想带善英去美国做手术,英珠很高兴表示赞同。正涛因为微博上的留言,使永生大学的法学院埋没,被总长辞退,正涛来到学校,看到教室里人满为患,以为还有希望挽救自己的声誉,谁知他一开口,学生们都把口罩戴在嘴上,正涛一转头看到黑板上的字,学生们都离开了教室。英珠给善英涂指甲,达星在善英的指甲上画了一个梨子,并约定到时候三个人去摘李。善英要给英珠看自己的行李,走不到两步,善英不舒服,并倒在地上抽搐,达星看到倒在地上的外婆和捂着胸口的妈妈呆了。

  在教室里喝酒的正涛接到达星的电话,电话里达星说自己可能会再也见不到妈妈,希望爸爸来给妈妈加油。英珠打开善英的行李箱,打开一个包裹,看到里面装着自己小时候的东西,再一次感触自己太晚体会到妈妈的爱。崔会长的婚礼上,彩琳也来了,彩琳问秀贤要不要去看父亲,秀贤说会想想。英珠牵着善英的手走到崔会长面前,郑重的请崔会长好好照顾妈妈,崔会长和善英个子发完誓言,崔会长给善英戴上戒指,约定好下辈子见面。英珠目送善英和崔会长离开,善英依依不舍,崔会长说你要是改变想法随时可以说,善英说要是在看到应住的脸,自己就走不了,正涛找英珠的谈话,以英珠的病为由想带走达星,并劝英珠做手术,英珠话说到一半休克了。善英去老家见丘缎妈妈,并给丘缎妈妈行了一次大礼。

  第20集

  崔会长接到金俊电话得知英珠送进医院,他带着善英来到机场准备去济州岛的医院。在医院里的英珠突然心跳停止,秀仁给英珠急救。在机场候机的崔会长坐立难安,接到达星求救的电话。正涛安慰达星,达星却怪爸爸,让爸爸救妈妈。崔会长知道在善英的心里英珠是最重要的,但他难舍善英,还期翼能和善英一起生活,善英安慰他说,带着戒指我们下辈子还能在一起。

  秀仁的急救终于有了起色,英珠的心脏跳动了,帝河松了一口气,秀仁对帝河说要尽快心脏移植,因为人工心脏最多会因为并发症而只能挺个一周到十天的时间。正涛安慰达星,说妈妈会活下来,失魂落魄的正涛准备求死,谁料汽车在眼前停了下来,车里的崔会长下了车对正涛说,你到现在才想把心脏给我女儿,坐在车里的善英看着这一幕落泪了,而正涛只能说对不起。

  崔会长赶到医院,达星让外婆救妈妈。善英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英珠,心疼英珠并说会让英珠好起来,帝河看着这感人的场面,随后打电话问同是医生的朋友,寻问朋友那有没有健康的心脏。善英想着和英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善英还在担心英珠接受自己的心脏要开胸得有多疼,帝河碰到捂着头的善英,善英把英珠托付给了帝河,并给帝河鞠躬道谢,谁料善英突然流鼻血。

  帝河给崔会长打电话告知善英流鼻血疑是脑室出了问题,崔会长让帝河照顾好善英,自己马上赶过去。陷入昏迷的英珠恍然看到妈妈在床边安慰自己。医生对崔会长说善英的脑室附近的血管破裂了,基本上确定脑死亡而且这种情况从昨晚就开始,能撑到现在时奇迹。崔会长含泪看完善英的信。

  帝河告诉英珠可以做心脏移植了,英珠说梦见妈妈,治疗以后还能三个人一起摘梨。秀仁要请帝河参观手术,因为可以缓解英珠的情绪。躺在病床上的英珠握着帝河的手,看到旁边的病床上露出来的带着戒指的指甲上,有梨的图案,问着帝河,那是我妈妈吧,帝河说不是,英珠肯定的说那是妈妈,帝河告诉英珠说那的确是你妈妈,但是英珠拒绝要妈妈的心脏并直呼要跟妈妈一起走。

  达星知道外婆的心脏要给妈妈,崔会长安慰达星,手术中的英珠看到妈妈在安慰自己。彩琳的爸爸从狱中出来,秀贤出现在彩琳爸爸面前,正涛走向彩琳,正涛说如果联系不到吉童的爸爸,自己可不可以当吉童的爸爸,彩琳说自己是穷光蛋,正涛说我也是穷光蛋,穷光蛋成为一家人不是很好吗,彩琳接受了正涛。

  英珠的心脏手术很成功 ,英珠问起妈妈,崔会长说在果树园那,英珠让崔会长带自己去看妈妈,崔会长让英珠完全健康后再去。英珠出院,崔会长对英珠说,看完妈妈,能不能回来住,英珠说爸爸在这儿,当然要回来,崔会长听了很高兴。英珠看着和帝河在一起的达星笑了,崔会长在家里看着善英的画思念着善英,崔会长在画里画上自己和善英,就能在一起了。在果树园,帝河向英珠求婚,英珠接受了求婚。

猜你喜欢

Powered By 韩粉乐园 Copyright © 2006-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