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剧资料 > 分集介绍 > 正文

King2hearts 李昇基 河智苑 赵正锡 李允智 李顺在 尹汝贞 尹载文 权贤尚 全集20集

hjzlg hjzlg 2020-05-07 17:40:49

King2hearts 李昇基 河智苑 赵正锡 李允智 李顺在 尹汝贞 尹载文 权贤尚 全集20集

  [剧 名]:King2hearts / The King 2hearts

  [播 送]:韩国MBC

  [类 型]:MBC水木剧

  [首 播]:2012年03月21日

  [时 间]:每周三、四晚间8点45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拥抱太阳的月亮

  [导 演]:李在奎 (贝多芬病毒)

  [编 剧]:洪氏姐妹

  [主 演]:李昇基 河智苑 赵正锡 李允智 李顺在 尹汝贞 尹载文 权贤尚

  [集 数]:预计20集

  [简 介]:假定大韩民国是君主立宪制的情况下,围绕韩国王子和北韩特种部队教官结婚而展开的浪漫喜剧。

  [官 网]: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king2hearts/index.html

  第1集

  由16个国家参加的世界军官亲善较量大会(WOC),南北韩决定合为一只队伍参加比赛。北韩特殊部队教官恒雅只要能在军官大会取得前三名,党就会包办婚事。听到北韩长官这么说恒雅决定参加大会。结束军队生活退伍的在河,在抉择是参加WOC呢还是离开宫廷做个一文不名的平民,被王室委员会要求决定参加训练。终于南北军官们聚集一堂,恒雅走向在河问好。

  第2集

  出言不逊的在河被项雅在卫生间连打带威胁后决定加入训练,并与金项雅住进了同寝室之中。与此同时,当初在学校用笔中伤李在河的约翰害死了他的父亲并继承了父亲的军火帝国M2。结束了韩国基地的训练,转移到北朝鲜训练的北朝鲜军人感到异常兴奋。在韩国备受李在河欺负的北朝鲜军人准备在自己的土地上一展才华。

  第3集

  令项雅心灵备受伤害的事情让在河当玩笑公之于众后,项雅的眼泪让在河有种失落的感觉。之后李在河在金项雅的语言攻势中两人决定在跑步机上决一胜负。与此同时M2放置在跑步机上的炸弹对二人的生命造成了威胁。炸弹拆除后,朝韩两国却因为炸弹事件险些不能参会,李在河的一番连辱带骂,让朝韩两方对其态度有了绝对性的转变。而小组中北韩的李江石却因为喜欢南韩少女时代组合而处于思想矛盾之中。无意间得知此事李在河瞬间又产生了各种鬼点子。

  第4集

  钢石生日的那天再一次面临危机的南北联队! 因为这件事而接到负责WOC参加国军官们安全的联合国军控会议寄来的,饱含忧虑的书信。在江更是忧心忡忡。在北侧训练所警笛声响起的情况下, 时庆收到北韩挑衅的联络, 在游泳池边在河受到北韩军人的包围。在这种情况下,在河因不明真相,向项雅开枪。在江决定解散南北联队,在河过意不去,向在江保证完成原先的评估目标,希望联队不要解散。并连夜行军,项雅也陪同前往,在途中,在河腿伤加重,项雅为其针灸,两人感情加深,并在最后完成任务。

  第5集

  在南北韩聚会上南韩的军官各送了北韩军官礼物,李在河也托殷时京送给金项雅一瓶香水,岂料是空瓶子,金项雅气得大呼混蛋。南韩的国王在为王子挑选王妃,在相亲对象上把金项雅给划掉了,金项雅知道自己的婚事无望后把李在河送的香水空瓶给扔进垃圾桶里。另一方面李在河和在北韩出生的的包包设计师相亲,两人以法语对话,但李在河的每句话中都在说金项雅的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那设计师渐渐地就不耐烦了,就在这时,电视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李在河的目光:他和金项雅约好结婚!一时之间全乱套了。李在河在全国人民的面前表达他爱金项雅。金项雅知道李在河惯会骗人,为了踩扁李在河决定去南朝鲜参加相亲见面会。另一方面李在河为了要让金项雅爱上他然后再甩掉她布置了场地等金项雅赴约,岂料没等到金项雅只等到李刚石,李刚石转达了金项雅的话:金项雅不爱李在河,接下来的日程金项雅也不会参加。

  第6集

  向金恒儿示爱的约会被放鸽子,李在河决定继续设置骗局,企图让金恒儿永远爱着自己至孤独终老,另一方面,秘书室长殷奎泰希望让儿子殷时京参加司法考试却遭拒绝。殷时京等去接归国的公主李在信却被放鸽,众人寻至夜店抓到正在唱歌公演的侮辱公主的女生不想正是公主本人。CLUM M会长金奉久欲见国王被拒,并告知禁止入境而愤怒离去。恒儿拒绝了在河后却对在河的行踪在意,在河设计让恒儿与自己相爱后,坦白自己全是做戏让恒儿伤心。发表会上恒儿却未按计划,“报复”直言爱上在河愿意订婚令南北惊讶。在河让妹妹在信去看望恒儿,妹妹反帮恒儿试探在河的真心,得知在河虽喜欢恒儿却思虑良多。恒儿决定离去,与在河喝散伙酒,酒后显真心,两人拥吻,被国王和恒儿父亲撞见。

  第7集

  国王与恒儿交谈,表示订婚后会支持和帮助恒儿,另一边恒儿父亲与在河交涉,软硬兼施逼在河就范。双方发表订婚,引起南北双方热议,金恒儿由北入南,接受一系列学习与教育,而王大妃对恒儿的表现不太满意。在信公主与朋友聚餐不得已提早结束,与时京竟跑,一起看流星许愿,双方拌嘴,在信道歉为时京唱歌双方暗生情愫。殷奎泰收到皇室捐款企业的贵重礼物,无意泄露国王度假地点,金奉久收到消息为报复国王派杀手前往布置。王大妃对恒儿的表现有诸多不满,与恒儿谈话被在河碰到,在河等待恒儿练习归来询问此事,却说错话双方发生争执而不欢而散。国王和王妃被害死,在信公主也因无意撞见杀手被抓并跳崖自杀,被殷时京所救。在河参加party却收到国王陛下去世和妹妹瘫痪的消息,前往在信所在的医院与母亲见面,被嘱托要振奋精神接任国王之位。

  第8集

  在河回宫,压抑悲伤情绪处理王兄身后事并接任国王之位。同时恒儿安抚父亲并希望留在南方帮助在河。殷奎泰得知国王死因蹊跷,收到金奉久短信明白是因己之失导致国王王妃之死。在信坠崖苏醒,失去了受害时的记忆并得知自己下肢瘫痪。在河向殷奎泰询问大哥之死,殷奎泰谎言因自己失职愿意受罚,如其所料,在河愤怒之下要求其继续辅佐自己做一个仁君。金奉久致电殷奎泰点明真相,暗示殷以后要帮助自己做事。恒儿前往医院看望在信被母亲所阻,假称病等待探望。在信大便失禁,惊慌摔下床不准人入室,恒儿得知后进入病房帮在信处理好一切并嘱其振作,归来的母亲看到恒儿所为对其改观并教其做菜。国王葬礼举行后在河忙碌,恒儿欲让其休息,准备酒食和可爱舞蹈为其减压,在河终痛哭,与恒儿度过了两人的初夜。金奉久入韩国,在殷奎泰安排下见到新国王李在河。

  第9集

  因为误会互受伤害的金姮儿和李在河说出互给伤痛的话语。金姮儿因为公开的听证会而感到很大的惧怕,但是殷奎太谎说“国王殿下想要确认(王妃)的真诚性。”因此金姮儿不得不站在了听证会的现场。金姮儿在公开的听证会上,只是单方面地受到攻击,而在电视机前看到此景的李在河愤怒无比。李在河于是下令马上公开前国王的死亡并非北朝鲜所为,而就在这时金姮儿回到王宫。金姮儿对没有等待自己,而是去处理自己事情的李在河感到失望,李在河虽然想要马上去见金姮儿,但是因为殷奎太的挽留而在第二天去找了金姮儿。但是金姮儿在这期间却慢慢开始怀疑了李在河的真心,并且受到很大的伤害。金姮儿看到第二天清晨带着灿烂的微笑来找自己的李在河,说到“我的公开审判没有看啊,但是你的脸看起来很好啊。整晚带着十几个女人喝酒了吗?也是像混混儿一样玩了三十多年后才成为国王。”,“ 不好意思,不是混混儿而是垃圾。哎呀,我失礼了。国王对垃圾一词是很过敏的。还不如让全国民都知道,大韩民国的国王殿下是垃圾,那样的话,心是不是会舒服些呢!”金姮儿再对李在河问到:“就说一句,喜欢我吗,还是不喜欢我?”李在河回答到“喜欢。那么轻松容易?”接着又说到“垃圾?我是因为相信才说的,因为相信你,所以让你看到我的弱点。但是你却拿那个嘲笑我?”接着“一个北朝鲜女敢对大韩民国国王这样,回你的北朝鲜去,现在,马上。”金姮儿和李在河因为殷奎太的挑拨离间,两个人的误会越来越深,彼此也深受伤害。

  第10集

  在河告诉奎太室长和秘书们恒儿将返回北朝鲜!新宫室长报告了上述事实,殷诗京和在信被突如其来的事吓到了。在信公主对离宫的恒儿说,等局势稳定后,欢迎她再回来,恒儿表情冷淡而决绝。殿下晚些才看到恒儿在公开听证会上的情景,在河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而此时恒儿已和来接她的金南日一起返回北朝鲜。回到北朝鲜的恒儿在父亲的撮合下开始了新的相亲生活,却意外的让自己流产,北韩以“女儿”受到抛弃和委屈为由开始职责韩国。

  第11集

  从医院检查完回宫的在信公主因为途中偶遇金奉久身边的女杀手而变得异常,殷诗京努力安慰。恒儿通过父亲知道了自己孩子流产的事,秘书室长要求皇室对这件事不发表任何立场和解释;对在河说,只有他抛弃恒儿,王室才能活,在河对秘书室长发火。另一方面北朝鲜司令要求恒儿揭发南韩国王,恒儿巧妙拒绝。在河摆脱秘书室长的监视,成功播放了向国民的解释视频;同时,借助自己母亲和殷诗京的帮助,强行冲入北朝鲜与恒儿取得见面,可是恒儿对在河的到来和送上的礼物并不感动。在河与玄明浩会谈,迫使对方最终拿出决定性证据,证明北朝鲜并未谋杀在江。李尚烈与外部私通将狙击在河,金奉久提前录制挑战在河的视频。

  第12集

  得知李尚烈要狙击在河,金南日马上上报玄明浩,却意外了解到玄明浩早已知晓李尚烈的行动方案。李尚烈逃脱抓捕并将狙击行动提前,为保持国家形象,北朝鲜隐瞒在河实情使其继续行程,为防止意外,恒儿要求父亲马上送在河回国,父女争吵。不知情的在河进行着在北朝鲜的行程,与海外记者一同前往凯旋青年公园。父亲的派人监视反而让恒儿意外明白在河礼物的真实心意,为救在河,恒儿逃走。在河崩溃的独自坐着公园的旋转木马,脱离了殷诗京的保护,反而给了他人劫持在河的机会。看到金奉久的视频,在河终于明白,他实际上是被金奉久劫持了。金恒儿在一众人等的帮助下成功开展拯救南韩国王的计划。在河得救,追上独自离开的恒儿并最终赢回芳心。在河使计故意引诱金奉久的爱妃Dara,随后将偷拍下的视频发给金奉久。

  第13集

  金奉久成功打开在河发来的视频文件,最终枪杀了Dara。在河发表宣言,表示自己会参加WOC,如果比赛失败将取消南北联姻。在河力排众议,同时安排在信公主暂代国王职务。恒儿借保护公主去医院检查为名,望说服公主接受摄政。在河向母亲道出杀害哥哥的真实凶手,大妃娘娘拒绝儿子去惩治金奉久。在河与恒儿闲聊,竟偶然发现秘书室长和在江谋杀案或有联系。在信公主终答应一个月的摄政,但条件是要殷诗京留下来陪伴她。在河让殷诗京密查在江谋杀案中相关的工作人员。WOC第一次比赛抽签中,在河意外抽到强劲对手美国队。

  第14集

  金奉久迫使殷秘书室长换掉了和平济州论坛王室晚餐上的欢迎音乐,面对熟悉的音乐、金奉久、金奉久的女杀手,在信想要逃开却意外摔倒。恒儿告知在河,有人利用他的戒指,把代表美国队的球动了手脚,故意让他抽中。WOC比赛前夕一次意外打架事件,让南北韩有了更好的默契。殷诗京开始调查金奉久身边的女杀手,并请在信予以确认,秘书室长企图阻止未果。殷诗京无奈将金奉久的女杀手释放,他的才能反而被金赏识。在无人岛上,韩美进行了第一次比赛。作战讨论时,在河想了很多乌龙方法,众人无奈,恒儿表示只有真正赢得比赛才会订婚。美国队利用先进武器率先侦察到韩国队的钥匙持有人,成功抓走权荣佩并得到钥匙。在河调虎离山,巧妙进入美国队指挥所。

  第15集

  通过外援指点,在河选择爆破美国指挥所以达到迫使美国队投降的目的。一场美韩军队作战,两队各有所伤亡。时限仅剩下20分钟,恒儿挟持美国人质威胁美国队队长前来谈判并要求其投降,在河成功闯入美指挥所。恒儿劝降不果便引爆在河之前安装在美国队通信所中的炸弹,因为炸毁了通信设备,在河与恒儿失去联络。美国队长质疑韩国队作法,恒儿表达出对战争必胜的心愿同时引爆美国队补给所中的炸弹。面对威胁,美队长表示决不投降,此时,在河紧张的安装着指挥所内的炸弹。比赛结束时间即将达到,在河和另一名美国士兵在指挥所内却未确认安全,恒儿想着在河的话,狠下心引爆炸弹,在河终于成功逃出。殷诗京想到在信公主遭受的绑架事件不禁落泪,在信看到十分感动并向殷诗京表白。因为全面炸毁,韩美队友好的住在了一起。在信来到半岛和平济州论坛现场,她精彩的表现成功驳斥了金奉久的演说,殷诗京赶来保护公主。WOC中,韩国队获得第四名。金奉久看到韩国队的庆功会,拨通了殷诗京的电话,暗示他,自己与秘书室长的关系,并通过殷诗京约在河见面。会面中,金奉久故意认输,实则挑衅在河,在河反击,金奉久宣战。随后,李在河和金恒儿举行了甜蜜的订婚典礼,李在江通过生前视频做了订婚宣誓的主持工作。

  第16集

  在国王订婚仪式期间,秘书室长接到Club M男助手的电话,以秘书室长的名誉为要挟,要求他迫使李在河退位,秘书室长严词拒绝。在河与恒儿在订婚仪式上甜蜜拥吻。殷秘书室长与儿子见面后,写下了辞职信并说明前国王被杀的原委。秘书室长在前国王画像前跪拜忏悔。在河收到Club M发来的非官方邮件,秘书室长的过往被揭穿。不知情的秘书室长前来向在河辞职,遭到在河一系列质问,秘书室长提醒在河要短期内停止王室的外出行程,在河未采信并大为斥责,直接辞退了他。秘书室长只请求在河向殷诗京暂时隐瞒自己的错误。殷诗京向在河询问父亲被辞退的原因,在河隐瞒了真相,殷诗京表示一定要追查出结果。在河难过的躺在恒儿腿上,彼此依偎。恒儿和大妃娘娘前往国外从事慈善活动。在信与殷诗京一同弹琴唱歌,在信一时兴起要录下殷诗京的歌声,遭到拒绝,两人别扭的恋爱着。因为当地局势混乱,恒儿一行人决定取消行程,次日返回韩国,而此时金奉久的女杀手已经混入她们下榻的酒店。恒儿向大妃娘娘谈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大妃娘娘认恒儿为女儿。女杀手等人成功绑架了恒儿和大妃娘娘并趁乱逃走。金奉久与大妃娘娘单独见面,请她劝说在河退位,大妃娘娘用拳头教训了金。在河几近疯狂,忽然想起秘书室长临行前的话,在与秘书室长的通话中,按照指引终于联系到金奉久。在河独自与金奉久谈判,金对绑架矢口否认,并暗示国王退位才能放出人质。在河梦到恒儿、母亲与自己诀别,慌乱的他向殷诗京哭诉自己的担心,挣扎着要退位,殷诗京努力劝说。大妃娘娘被女杀手单独带走,恒儿看着大妃娘娘受虐的视频惊心动魄,决定当面去说服在河退位。

  第17集

  恒儿以说服在河退位为由与在河进行了视频对话,金奉久威胁恒儿要装可怜博得同情。视频对话中在河表示打算退位,恒儿假扮可怜实则向在河暗示出劫持人和劫持地点,在河果断猜出,恒儿表达出必胜的决心,拒绝在河退位。金奉久见劫持地点暴露大为恼火,恒儿以性命为要挟与大妃娘娘重新关在了一起。大妃娘娘同意逃跑计划。在河一众与北朝鲜讨论营救人质的方案,该方案被邻国否决,韩朝五人组(WOC组员)被迫以游客身份潜入恒儿被劫地所在国。恒儿与大妃娘娘联手逃跑,期间手臂中枪。韩朝五人组从外围营救,双方交火。金奉久的追踪小组赶来,恒儿和大妃娘娘渡河之后,两人分离,恒儿诱敌,大妃获救。受伤的恒儿最终滑倒在山坡下的枯叶丛中。金奉久、在河使出浑身解数寻找失踪的恒儿。在河想将金奉久告上国际刑事法院(ICC)予以制裁。殷诗京查证后知道了父亲被开除的真正原因并雨中质问了父亲。背上沉重负担的殷诗京决定独自去找金奉久,以拿到其违法证据,被在河追回。在信不顾反对的接受了催眠治疗,为了找回被害时的记忆。最后,在信终于记起,她被迫“杀害”大哥的事情,伤心欲绝,殷诗京心疼的前来看望。在河向大妃娘娘说明在江被谋杀的事情,决定和金奉久正式交战。

  第18集

  恒儿逃入一户农家,想要联系在河,却被男主人报案,由于金奉久从中作梗,恒儿被定为仿冒者和脱北者遭到拘留。殷诗京和父亲一起钓鱼,期间殷诗京暗示诀别之意,父子冰释。在河终于找到制裁金奉久的国际条例。殷诗京与在河争执,终说服在河同意其前往金奉久处寻找证据。临行前,在信与殷诗京见面,两人首次甜蜜的谈起了恋爱并尴尬亲吻。在河请殷秘书室长返回宫里。在河公开宣布前国王被谋杀的事实,并公告了他与金奉久会面时意外录下的视频。尹秘书室长助在河向ICC提起对金奉久的诉讼。金奉久的男助手准备背叛金奉久,暴露后被杀。殷诗京故意被抓,成功潜入金奉久内部。恒儿劫持了为她看病的医生,拨通了在河的电话,电话中传来枪响,在河决定立即前往边境收容所营救恒儿。因王主任等人的示意,恒儿被转移,在河强行冲入救人,恒儿逃跑时被枪打伤脚踝。金奉久得知恒儿得救的消息,决定将殷诗京作为另一个突破口,赶来救下被条形码女狠狠折磨的殷诗京。金奉久劝殷诗京投靠自己,殷驳斥。恒儿得救醒来,与在河哭着拥抱在一起,在河向恒儿说明殷诗京潜入金奉久内部的事情。韩朝共同施压,金奉久遭到驱逐出境,被逼无奈下,他给殷诗京下达最后时限。金奉久以殷诗京的父亲和在信公主为要挟,终逼迫殷诗京就范。殷说出假地址,引诱在河独自前来。担心在河安慰的恒儿折返回原地。在河看到山崖边的金奉久一行人始觉上当,殷诗京拔枪指向在河。

  第19集

  殷诗京执行任务走后,在信公主努力练习着与人交往和唱歌,还亲自为宫廷室长庆祝生日。

  殷诗京与在河通话,在河成功破译暗号后,发现了金奉久的真正所处地点。殷诗京将在河引到金奉久一行人的包围内,并持枪指向他,气氛异常,在河被迫与金奉久相对而坐。金奉久以在河性命、国民安危为要挟,提出条件:向ICC撤诉、退位、与恒儿分手。离开的恒儿不放心在河而折返。在十分钟的僵持期内,金奉久炫耀他成功将殷诗京变为自己人,此时,殷诗京却突然表示从未被金降服。ICC检察官与朝韩援兵赶到,双方交火,恒儿开枪射死条形码女,金同时被捕。殷诗京向在河露出成功的笑容,金奉久趁不备,开枪射向殷诗京。殷想着与公主的每一幕甜蜜回忆,在在河怀中安然死去,在河痛哭,众人哗然。

  恒儿向在信带回殷诗京牺牲的消息和他的军牌,在信崩溃。在河与殷秘书室长会面,表达了必惩金奉久的决心,并承诺将像对待父亲一样照顾殷秘书室长。在河亲自带队为殷诗京举办了庄严肃穆的葬礼。

  金奉久向外施加压力,美对韩经济制裁以实现金奉久的保释,金南日前来劝说恒儿不果。恒儿告诉在河,她将代表北边前往ICC,在河坚决反对。在河与恒儿在游乐场约会,玩的不亦乐乎。恒儿终说服在河前往ICC,但金奉久却以健康为由被Club M的律师团成功保释。恒儿悻悻而归之时碰到金奉久,金暗示将会在在河结婚时大干一场。

  金奉久以战争为要挟,迫使在河不能结婚,殷秘书室长鼓励在河放手一搏,在河遂决定与恒儿对多国进行访问。廉东夏为公主送来殷诗京的个人保险柜,录像上,殷诗京向在信表达着暖暖爱意。

  金奉久假借北朝鲜之名,对美袭击,挑起战争苗头。韩美联合司令官向韩首相致电,迫使韩军交出作战统治权。北朝鲜发布美攻击北朝鲜之时将是他们攻击南韩之时。在河与恒儿回国,廉东夏接到命令被迫将在河、恒儿分离。在河始觉被骗之际,金南日预强行将恒儿带回北边。

  第20集

  廉东夏告诉在河北朝即将攻击南韩,在河第一时间想到离开的恒儿;金南日以战争事发父女将可能永远无法见面为由要带走恒儿。临走之时,恒儿不顾父亲反对接听了在河的电话。在河告知恒儿,南北已断绝联系,战争一触即发,在河要来接恒儿,恒儿却决定回到北边去阻止战争,两人潸然泪下。

  金奉久得知美确定攻击北朝的计划,兴奋的向在河挑衅,并将美对朝的战争决策书发给了在河,在河无奈之下决定提高国防警戒等级。北朝委员长向恒儿套取南韩王室资料,反遭到恒儿的驳斥。金南日希望带着恒儿出国定居。恒儿接到了在河寄来的化妆品和美对朝的战争决策书。恒儿以得知战争日期为条件,迫使北朝委员长同意其代表北边参加朝韩非公开会谈。同时,作为代价,她撕毁了她与在河订婚的证明文书。由于恒儿的关系,金南日遭到北朝的监控。

  在河、恒儿作为双方代表来到现场,在全程监控的情况下开展了会谈。在河故意说出美对朝的攻击日期,北朝委员长得知后十分慌乱。恒儿埋怨在河说出了战争日期,在河则表示希望在那之前可以与恒儿结婚。在河说明结婚才可以解除战争威胁,委员长表示需要考虑。在河决定当场解决问题遂拉响警报,朝韩双方持枪相向。在河要权荣佩开枪射向自己以引发战争,僵持之际,恒儿夺过枪指向在河,北朝委员长最终决定降低警戒水平,恢复与南韩的合作。金奉久得知朝韩解除战争,十分恼火。在南韩宪兵的帮助下,在河成功通过封锁线,与恒儿在板门店处举行了简单甜蜜的婚礼,美最终也发来贺电。金奉久终受到ICC审判,被判无期徒刑。

  四年后……在北韩分行的剪彩仪式上,在河与恒儿的儿子却突然冒出北朝方言,引起轩然大波。在信带着鹦鹉来到她与殷诗京看星星的地方,倾诉着对殷诗京的思念。梦幻中的殷诗京鼓励在信要开展新的幸福人生。记者见面会上,在河与恒儿开始了再一次的并肩作战……

猜你喜欢

Powered By 韩粉乐园 Copyright © 2006-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