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剧资料 > 分集介绍 > 正文

赤道的男人 严泰雄 李浚赫 李宝英 全集20集

hjzlg hjzlg 2020-05-07 17:44:47

赤道的男人 严泰雄 李浚赫 李宝英 全集20集

  [剧 名]:赤道的男人

  [播 送]:韩国KBS2

  [类 型]:KBS水木剧

  [首 播]:2012年03月21日

  [时 间]:每周三、四晚间8点45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暴力罗曼史

  [导 演]:金龙株

  [编 剧]:金仁英(太阳的女人,梅丽大邱攻防战,秘密男女,想结婚的女人,美味关系,阳光情人梦)

  [主 演]:严泰雄 李浚赫 李宝英

  [集 数]:预计20集

  [简 介]:讲述有着热情欲望的两个男人-鲜宇和张日的故事,挖掘鲜宇父亲秘密的两个男人与命运做着抗争,是通过讲述“人间的爱和信任到底能到达什么程度”来展现主题的作品。

  [官 网]:http://www.kbs.co.kr/drama/jukdo/making.html

  第1集

  15年前,李章日(李俊赫 饰)是学校有名的好学生,而金善宇则是问题学生。金善宇(严泰雄 饰)解救了被高利贷分子骚扰的李章日;高利贷分子再次找茬,李父哭求并被烫伤,同时在饭店的善宇忍无可忍的出手,章日甩开父亲,尾随善宇痛揍那些坏人,在被坏人追赶的途中,二人建立的深厚的友情。因此事善宇险些被退学,章日提出帮善宇补习,善宇答应并同时教章日打架技巧。章日立志要当检察官,善宇提出帮助章日缴纳学费和生活费。

  权卢石(以下称权会长)迫使韩智媛的爸爸破产,智媛将权的汽车挡风玻璃砸坏,在这时与藏在车中的善宇结识!在一个雨天,章日与秀美邂逅,秀美送章日一幅画以示感谢,章日发现崔春光是秀美的爸爸,从此不愿与秀美交集。

  善宇爸爸-金京弼检查出来是肝癌晚期,决定和权会长在其别墅见面,坦言善宇是权会长未婚妻恩惠生的孩子,是权会长的儿子,并说出当年帮助权会长陷害文泰铢和致使恩惠一家的愧疚,请求权会长接受善宇并抚养成人。权会长拒绝金京弼的请求,并语言中伤恩惠和文泰株,金京弼以当年的证据要挟权会长,权会长下杀手使金京弼窒息,这一幕被在权会长别墅工作的章日爸爸看见,权会长以此和章日爸爸做交易。

  善宇生日当天,章日邀请善宇去吃饭,善宇因与爸爸约定在先,婉拒了章日的邀请,在去赴爸爸的约时,撞到了吊在树上的爸爸的尸体,痛哭失声!

  第2集

  章日爸爸目睹权会长袭击善宇爸爸,善宇爸爸报警时被权阻止,权问起章日的学习情况,要求章日爸爸保守秘密将善宇爸爸的尸体埋葬,并答应照顾章日的未来。章日爸爸伪造遗书,并在夜色掩护下将善宇爸爸吊在树上,伪装成自杀身亡。

  善宇失去敬爱的父亲,痛苦不堪,在警方调查中始终不能相信爸爸是自杀的。章日参加福京家族之夜,被智媛的吉他歌声吸引。

  章日和父亲与权会长夫妇见面,述说伟大的理想。离去时见到了拜见未果的智媛母女。善宇不断寻找父亲是他杀的证据,秀美爸爸目睹章日爸爸吊死善宇爸爸,提出以神术寻找凶手。

  善宇在父亲遗书中发现疑点,章日爸爸知道后请示权会长,并到善宇家中翻找,被回家的善宇碰到。善宇在爸爸的遗物中发现爸爸、权会长以及文泰株的合照。

  章日顺利考取首尔大学,善宇却被高利贷分子威胁要求收拾张泰,如果拒绝就让章日的人生改变。

  第3集

  善宇前往台球厅单挑张泰一伙人,被其打成重伤。章日爸爸被噩梦惊醒,请求原谅,章日和秀美前往首尔,在首尔两人发生争执,秀美伤心返家,并在家中发现爸爸写给章日父亲的勒索信。秀美爸爸向女儿坦承当天目睹的杀人过程,秀美要求爸爸至死都不能向任何人说出事实。

  章日在权会长提供的公寓中享受生活,善宇却被坏人追赶被迫跳火车。章日和智媛在大学相遇,章日当众表明心意并邀请智媛吃饭,智媛因打工而拒绝。

  金株打架受伤,善宇帮助治疗,金株将在警察局听到警察讨论善宇爸爸自杀现场的问题的话转述给善宇,善宇因此向章日爸爸寻问,并在别墅中看到权会长照片,更确定爸爸的死是他杀。

  善宇和章日相与权会长见面,权会长责怪章日爸爸,被章日听到真相,知道是权会长要求爸爸杀死善宇爸爸,章日深受刺激,要求善宇忘记爸爸,重新考虑未来!

  善宇和章日相约海边一起前往警察厅,章日却突然改变主意跪求善宇放手,善宇拒绝章日的请求,章日见求情未果,下毒手打伤善宇,并将善宇抛入大海。

  第4集

  杀害好友的痛苦让章日难以承受,但是为了爸爸,章日毅然将善宇的陈情书烧毁,并连夜赶回首尔。秀美焦急的寻找善宇,而逃回首尔的章日借酒消愁,智媛看到这样的章日耐心的劝解。警察在海边发现受伤昏迷的善宇,医院同时联系秀美爸爸和章日爸爸,章日得知善宇活着的消息寝食难安。

  权会长的事业更加成功,这时文泰株的出现使权会长难以平静,文泰株取消工作,前往韩国寻找儿子。医院通知善宇恢复意识,但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善宇不仅失去记忆,还失明了!善宇无法接受自己失明的事实,不断的挣扎、反抗命运的不公!

  在医院,章日与秀美相遇,秀美向章日说明善宇失忆和失明的情况,章日在医院走廊遇到了不断喊叫着开灯的善宇,看到这样的善宇,章日愧疚的同时,也因此惊吓不堪

  第5集

  在医院看到医护人员将善宇强制治疗的章日惊吓不已。渐渐平静的善宇出院回家,章日爸爸带着年糕看望善宇,并不断试探善宇是否真的失忆,看到善宇痛苦的回忆,章日爸爸泪流满面,痛苦的祈求上苍所有罪责由他承担。

  失明使善宇的生活困难重重,金株带着善宇散步,使善宇想起和爸爸的约定以及爸爸已经死亡的事实,并记起和章日一起的日子,因此更难以接受章日为了阻止自己提交陈清书而打伤自己。善宇记起全部,因此不吃不喝闭门不出,秀美、金株焦急劝解,秀美爸爸用激将法刺激善宇勇敢的站起来。善宇无法原谅章日,假装成失忆,寄信给章日,章日收到善宇的信忐忑不安。章日不断追求智媛,智媛被打动接受了章日的邀请。

  看到章日和智媛在一起的秀美伤心欲绝,鼓动善宇前往首尔,善宇答应并和金株、秀美住在章日首尔的公寓。章日和善宇不断的相互试探。善宇在福利院碰到了智媛,他们的相遇又预示着什么呢?

  第6集

  在福利院做义工的智媛碰到来福利院做康复的善宇激动万分,可是当知道善宇失明时激动变成了伤心,智媛询问善宇的情况,为善宇出事故失明惊讶不已。章日爸爸得知善宇和章日住在一起,激动难平,指责章日不应该让善宇居住,怀疑善宇有不良企图。

  权会长派人打听文泰株的消息,得知文泰株回到韩国的消息,更加关注文泰株的动向。来到首尔的秀美为了章日打扮、做料理。章日询问秀美找房子的事情,秀美要求章日送善宇去福利院,章日拒绝但被秀美揭穿,被迫送善宇前往福利院,在地铁站试探善宇,险些使善宇受伤,到达福利院两人约定5点见面。

  智媛和章日说起善宇,章日阻止智媛继续去福利社做义工,智媛拒绝。智媛关注着善宇,两人因录音交集,智媛对善宇的遭遇倍感不解。章日没有按约前来接善宇,在门外徘徊的善宇碰到了智媛,智媛送善宇回家。章日尾随两人,并指责智媛多管闲事,智媛生气离开。

  章日为智媛购买吉他,希望智媛忘记善宇,只喜欢他一个人,智媛送醉酒的章日回家,碰到了章日爸爸,章日和爸爸的争执被生病在家休息的善宇听到,章日对爸爸的言辞,使爸爸痛苦万分。

  章日看到善宇在家,怀疑善宇听到他和父亲的对话,和善宇一起喝酒,心虚的质问善宇是不是假装,并发狠的揍了善宇一顿,善宇明白爸爸死亡的真相,更加无法原谅章日。文泰株寻找善宇未果,忆起往事。秀美爸爸被逼还债,写信威胁章日爸爸。章日爸爸让智媛离开章日,智媛坦承两人并非恋人关系。福利社聚会,智媛扭伤脚,两人相互扶持,感情进一步加深。

  第7集

  章日看到智媛弹吉他给善宇听,内心无法平静,质问智媛为何更亲近善宇,智媛生气离开,去而复返的善宇寻找电子钟,章日看到这样的善宇更加憎恨。善宇努力学习盲文,希望写成陈情书,这时章日回家试探善宇对智媛的感情,善宇委婉回答。

  章日爸爸收到秀美爸爸的威胁信,惊吓不已,于是借酒消愁,遇到出来吃饭的秀美爸爸,秀美爸爸试探的问话激怒了醉酒的章日爸爸,章日爸爸大闹店家后离开。

  善宇致电警察局,被章日听到,章日尾随善宇身后想要查清善宇的目的。章日爸爸向权会长说明被勒索的事情,权会长怀疑章日爸爸和别人串通欺诈,权会长答应凑钱,要求章日爸爸留意目击者。章日爸爸奉命来到首尔,观察善宇是否是写威胁信的人,在和权会长通话中被装睡的善宇听到。

  善宇喜欢智媛,买围巾送给智媛,智媛和善宇相约看演唱,善宇依约到达剧场,智媛却迟迟不现身,善宇听到有交通事故发生时,焦急的寻找智媛,和同样着急的智媛错身而过,两人在剧场门外紧紧相拥,错过演奏会的二人度过了快乐又难忘的一天。

  被学姐羞辱的秀美,秀美向爸爸哭诉,要求爸爸关掉神算馆,去首尔谋职。善宇离开章日的公寓开始独自生活,智媛帮助善宇复习,善宇朗诵情诗给智媛,静逸的夜晚两人的心紧紧相依。善宇学习按摩谋生,智媛问起善宇受伤经过,善宇含糊回答。

  第一次勒索失败的秀美爸爸再次威胁章日爸爸,并且知道章日爸爸为权会长服务,权会长怀疑和善宇有关,决定试探善宇,假装穷人要求善宇按摩。

  第8集

  善宇依约前往进行按摩实习,权会长在和善宇闲聊中不断试探,善宇察觉有异,突然忆起这熟悉的嗓音是权会长,请求宾馆服务大婶帮忙辨认,并在家中找到父亲保留的照片,拿给大婶辨认。善宇拜托金株寻找权会长的照片。

  秀美到首尔参加画展,金株要求秀美见见智媛,秀美和智媛聊起善宇出事的原因,秀美过激的反应让智媛有所怀疑,含糊带过善宇对智媛说起的受伤经过。

  老师带领章日到检察院见习,章日看到父亲和善宇对质心魂不定,更加刻苦的学习。善宇继续写陈情书,秀美来首尔暂住在善宇的家,看到善宇写的盲文,试探善宇失明的原因,并带走了善宇写的盲文回到画室研究。

  善宇和智媛相约看电影,甜蜜的约会,智媛为善宇挑选衣服,被误认为小偷,智媛生气的要求道歉,被对方殴打,善宇生气的打跑对方,智媛深情献吻。

  权夫人试图靠婚姻拉拢章日,章日拒绝。金株潜入权会长别墅偷取权会长照片,险些被章日爸爸发现,善宇更加确认权会长和爸爸的死有关,做噩梦看到智媛为自己而受伤后,决定和智媛分开,智媛将自己的照片送给善宇,善宇渐渐远离智媛,不去福利院,不接受智媛的帮助,智媛向善宇表明心意,善宇痛苦的拒绝智媛的表白。

  章日告知善宇,他对智媛的心意,希望善宇为了智媛考虑离开智媛,善宇质问章日,怒气冲冲的善宇把章日狠狠的揍了一顿,回到家中的章日借酒消愁,此时秀美上门拿衣服,秀美的心疼这样的章日,喝醉的章日和秀美发生关系,章日将秀美当作智媛,让秀美倍感伤心绝望。

  听到智媛不在福利院的善宇,在回家途中被飞车党撞伤,回到家中的善宇察觉家中有人心中不安,痛苦的希望自己没有记忆,同时拼命反抗。

  第9集

  文泰株向善宇坦言旧事,说出他是善宇的父亲,善宇怀疑文泰株是权会长派来的,文泰株要求带着善宇,遭到善宇拒绝,文泰株向善宇说明他也想知道好友死亡的原因,武力制服善宇后,给善宇24小时的准备时间。

  受到章日伤害的秀美,发誓一定要取得第一成功留学,而此时的秀美爸爸再次向权会长投递勒索信,却跳入了权会长设计好的陷阱,遭到杀手的重伤,惊险逃脱之后要求秀美摘掉神算牌匾。

  智媛为了见到一直躲着她的善宇,被迫叫善宇做按摩服务,善宇听到智媛的告白心更加疼痛,为了智媛善宇必须强大起来,现在只能狠心的拒绝智媛的感情,两人都为这段感情挣扎着,回到家的善宇给智媛留言,希望智媛能够等着他的归来,文泰株按时接走善宇。

  权会长全力搜索秀美爸爸的踪迹,秀美回家看到受伤的爸爸惊讶不已,爸爸向秀美要来善宇的地址把善宇爸爸死亡的真相写信告知善宇。智媛偶然看到善宇在学校的照片,焦急的找到善宇的家,看到满室狼藉时,一边细心的收拾,一边回忆他们之间共同度过的美好日子,看到善宇留下的书信,眼泪盈满眼眶。

  章日看到伤心欲绝的智媛,指责智媛不值得为了失恋哭泣,智媛回敬章日要当好检察官要先学会做人。秀美在善宇的盲文中发现善宇已经恢复记忆,向章日告别要去芝加哥留学,语言试探章日,存心要章日心里不安。为此章日日日承受良心的谴责,而善宇重新开始他的新生。

  13年后,章日成为韩国有名的明星检察官,令章日爸爸无比骄傲,权会长想要利用章日达到自己的目的。秀美成为了有名的画家,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即将回国;智媛在顶级宾馆当VIP主管经理。

  偶然间章日爸爸接到善宇的电话,内心慌张无措,善宇约见章日,章日考虑良久决定依约见面,章日不断揣测善宇见面的目的,心怀鬼胎的章日父子不断试探善宇,善宇装作不知,热情的闲话家常。

  第10集

  善宇和章日父子阔别13年后见面,章日对善宇的戒心更重,怀疑善宇消失13年后又出现的目的。善宇回忆眼睛治疗过程,文泰株以智媛的照片和留言激励善宇勇敢的接受不断失败的手术,爱情的奇迹让善宇的眼睛复明,善宇更加努力的学习和吸收知识技能。

  善宇决定前往赤道,将文泰株处于危险边缘的公司重新建设起来,以此报答文泰株对他的照顾和帮助。赤道艰苦的环境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善宇疲于奔命,但是善宇险中求胜努力说服投资人,最后以无比的毅力和智慧取得卓越的成功。善宇成功后决定返回韩国,文泰株殷切告诫。

  智媛在顶级宾馆因直言而被室长排挤,一个人整理宴会厅时被住在酒店的善宇看到,善宇深深凝视智媛,难以自制感情的流露,而后离开来找好兄弟金株,金株看到善宇激动不已,询问善宇多年来的生活,善宇委托金株协助自己调查爸爸的案子。

  章日怀疑善宇假装盲人,致电盲人福利院求证。在同事的婚礼上,章日遇到了负责婚礼的智媛,心潮澎湃。此时的智媛却被误会,情绪低落,准备重新寻找工作,却因天气原因面试迟到,祸不单行的智媛终于赶到面试地点,见到公司社长竟然是阔别多年的善宇,而善宇却不认识智媛,把智媛当作陌生人对待,智媛难以置信的同时难过不已,冲动的返回询问职员社长的姓名,确认不是金善宇时,黯然返回。

  权会长的公司被检察官调查,权会长想寻求章日帮助,章日不断拒绝。秀美的画展顺利筹备中,邀请章日参加。章日以爸爸生日为由约见负责宴会的智媛。章日应爸爸的请求参加秀美的画展,看到秀美的作品内心惊惧不安。恰巧碰到权会长,拒绝权会长的要求,权会长以此威胁章日。

  第11集

  善宇以大卫金的名义作为章日负责案件的鉴定人与章日见面,看着善宇的背影,章日不断想起年少时从背后袭击善宇的情景。章日以调查案件为由,仔细观察善宇,善宇平静对待,以隐晦的语言说明调查爸爸案件的决心。章日尾随离开的善宇,询问善宇隐藏复明的原因,两人约定有时间再叙。

  章日看到同辈申俊浩调查权会长,为权会长说话,提出给申俊浩换案件,申俊浩拒绝。智媛为善宇服务,遭到善宇挑刺。善宇调查爸爸的案件,在看到嫌疑人名单时要求只调查权会长一人。

  章日向父亲说明善宇复明的事实,章日爸爸难以置信,焦急的想要告诉权会长,被章日阻止,父子二人分析善宇的目的,始终不能明白。权会长知道章日不肯帮忙,另寻方法决定给女儿和申俊浩做媒。

  善宇和章日见面,谈论起权会长,以及年少时光,善宇问章日为什么那样对自己,章日以为善宇记起自己袭击善宇吓得目瞪口呆,善宇要求章日信守诺言帮助自己调查爸爸的案件,章日以职责不同侧面拒绝善宇的请求。章日惊吓于善宇可能恢复记忆知道善宇死亡的事实真相浑身冰冷。智媛依约前往面试,善宇不断提问,智媛忍不住说出善宇和大卫金相似的话,令善宇很开心。

  文泰株带着善宇爸爸的信件回到韩国,为了不透露信件内容谎称已烧毁信件。善宇和权会长见面畅谈投资事务,权会长提及文泰株,善宇装作不知。秀美参加章日爸爸生日聚餐,遭到章日讽刺,返回画室找出当年用画记录章日行凶的过程。

  权会长秘密约见章日,询问关于善宇的事情,说出章日致使善宇失明的事实,要求章日寻找证据抓住善宇,章日拒绝接受命令,权会长说出章日爸爸才是害死善宇爸爸的真凶。

  第12集

  权会长秘密约见章日,指责章日没有将善宇就是大卫金的事实告知,章日为爸爸脱罪,权会长说出当年章日爸爸带走善于爸爸时,善于爸爸仍旧活着的真相,章日无法接受爸爸杀人的事实。秀美再次被章日伤害,生气的秀美拿出当年见证章日打伤善宇的画作邮寄出去。

  善宇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因为没有证人,父亲的案件申诉被迫结束,善宇决定和章日见面执行下一步计划。两人见面寒暄,之后善宇将父亲案件陈情书交给章日,由于公诉期即将到期,善宇请求章日帮忙调查,章日以不在职责范围拒绝帮助。善宇以章日爸爸服务于权会长,并且听到章日爸爸和权会长通话为由威胁章日妥协。

  章日和善宇分别后,章日愤怒的大喊大叫。善宇以陈情书测试章日,让部下实施计划。金株拿来善宇父亲的遗物,并告诉善宇秀美现在的成就。善宇的计划成功的让申俊浩上钩,申俊浩开始秘密调查权会长。善宇故意打电话催促章日,章日无奈找到学弟申正珉胡乱编造事实,让学弟帮助调查善于爸爸的案件。

  申正珉与善宇见面,得知善宇身份后决定帮助善宇,章日唯恐事实暴露,指派申正珉负责赌场案件。智媛面试成功,到善宇公司上班,两人查看宴会场地,善宇的目光始终围绕智媛,善宇突然询问智媛提出给智媛购买宴会礼服,返回时智媛询问善宇和章日的关系,再次受到打击。智媛看到善宇凝视《老人与海》,两人的身影重叠。

  善宇装作盲人参加秀美的画展,看到秀美的画作隐约觉得秀美知道些什么,询问秀美为何画那幅画,秀美见到复明的善宇既惊讶又害怕。善宇和秀美以及秀美爸爸吃饭,善宇提出希望秀美和秀美爸爸为爸爸的案件作证,遭到秀美爸爸的拒绝,秀美爽快答应。

  善宇公司的宴会成功举办,秀美、金株、章日、权会长等人前往祝贺,章日遇见了工作的智媛惊讶的询问,智媛说明善宇不记得自己的事情。权会长装作不经意问起公司投资意向,智媛给予否定,权会长思考中瞥见文泰株的身影,急切的追出去。

  在宴会中。智媛偶然听到秀美、金株和善宇的谈话,智媛默然的离开。章日谈起善宇爸爸的案件表示无能为力,善宇说出爸爸案件背后可能有交易阴谋,激怒了章日,章日挥拳痛击善宇。返回办公室的章日收到秀美的画惊慌不定,前往秀美画室碰到了此时参观画室的爸爸,爸爸暗示章日抓紧机会。

  章日质问秀美,秀美向章日展示了章日迫害善宇全过程的画作,并说明自己当天在场看到的整个过程,章日深受刺激口不择言,秀美同样苦不堪言质问章日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善宇,坦言将作为证人说出看到的一切,章日大声制止秀美的言辞,逃避的离开画室。

  第13集

  章日忍受不住心灵的煎熬,为父亲也为自己忍受心灵的疲惫。章日心神不宁的和申俊浩共同受理善宇父亲的案件。章日考虑再三,决定屈服于权会长,而此时浑然不知的章日爸爸正兴奋不已的看着儿子的新闻。章日要求爸爸用公用电话联系权会长。

  权会长与章日见面,章日向权会长说明善宇将权会长当作被陈情人提交陈情书,要求权会长不要约见政界人士,权会长拒绝并要求章日为其阻挡调查的进行,权会长以章日爸爸有罪威胁章日,章日质问权会长为何杀害善宇爸爸,权会长让章日询问父亲。

  回家后的章日独自呆在浴室,逞强的说着自己没事。章日主动联系善宇,说明接手善宇爸爸的案件,并承诺会彻底查清。离去时碰到了上班的智媛,浓浓的思念和不可企及的爱情在善宇和智媛之间徘徊,只能通过墙壁感受那份眷恋。

  善宇凝视休憩的智媛被智媛发现,无言的离开。章日和申俊浩展开调查,决定伪装成记者调查权会长。之后章日向权会长透漏伪装计划,要求权会长找人配合计划实施。

  秀美同时邀请章日和善宇前往画室,章日深深惧怕善宇得知事实,知道善宇要来更加不安。在紧张的氛围里看到画的章日松了一口气,善宇察觉气氛有异离开,因遗忘手机而返回,秀美决定送善宇一幅画,因为画面血腥,善宇拒绝。

  章日质问秀美,秀美回答章日的做法是杀人未遂。善宇回到家乡,在父亲死亡现场祭奠,站在自己受伤的海边凝思。秀美和爸爸接到警察局的电话,要求协助善宇爸爸案件的调查。秀美来到善宇办公司,询问智媛的感觉,智媛拒绝回答。在善宇办公桌里发现智媛的照片,并将照片放在智媛的文件夹中。

  章日询问善宇案情,坦言两人是高中同学,言辞间两人针锋相对,章日隐晦的言辞让善宇很生气,提出请章日的父亲协助调查。

  看到文件中照片的智媛心情抑郁、神情恍惚,善宇要求智媛回家休息。回家后的智媛拿出善宇离去时的东西伤心难受。智媛试探善宇,并将照片归还,质问善宇为什么隐瞒,善宇试图解释,智媛拒绝相信善宇的说法,愤然离开。

  第14集

  智媛拒绝相信善宇的解释,愤然离去,没能追到智媛的善宇伤心欲绝。

  即将接受调查的秀美爸爸恐慌不已,秀美让父亲袒露不是自杀的事实。章日向父亲提出协助调查,章日爸爸惊慌失措,章日言明结论只可能是单纯自杀。智媛无法平静的面对善宇,为此善宇特意准备了录音向智媛表明心意。

  秀美爸爸来到审讯厅协助调查,说出善宇爸爸他杀的可能性以及善宇被迫害的可能。善宇在等待调查结果的同时,权会长上门做客,不经意问及陈情书的事情,假装大度理解善宇,同时不断询问文泰株的事情,引起善宇的戒心。

  检察官伪装成记者采访权会长和其家人,权会长坚信自己是赢家。章日和智媛见面,说出希望发展更深关系的意愿,智媛委婉拒绝。善宇和智媛纷纷通过录音表达此时此刻两人满溢的情感。

  两人在福利院相遇,善宇坦言因为父亲的案件使他无法给智媛想要的幸福,希望在消除仇恨后以新的面目和智媛相见。智媛虽然理解但无法平息愤怒,善宇言明会一直等下去,直到智媛原谅。

  智媛在福利院的每个角落都能回忆两人那时美好的日子,决定原谅善宇,重新开始两人当年遗失的爱情。善宇激动不已,在曾经去过的公园紧紧相拥,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两人更加珍惜现在的幸福,默默为对方付出自己的一切。

  智媛将善宇的物品交换善宇,善宇看到揭发父亲死亡事实的信件时脸色凝重。善宇与文泰株等人讨论信件的真实性,使善宇确认秀美爸爸一定知道事实。秀美接受调查,为章日做为证,说看到善宇爸爸购买绳索的假话。

  调查结束后的秀美和章日对视,两人背道而驰。善宇查出秀美爸爸的字体和他收到的匿名信件字体一致,深夜来到章日的办公室询问章日。

  第15集

  善宇深夜来到章日办公室,质问章日是否是章日爸爸杀死自己父亲,章日大声反驳,善宇为章日的执迷不悟伤心,愤然离开。

  章日爸爸接到警察局电话,强作镇定的面对儿子。案件调查陷入胶着状态,申俊浩不断寻找漏洞,却被章日阻止。善宇约见秀美爸爸,询问秀美爸爸到底知道什么,秀美爸爸强烈否认,撕毁信件离开。

  章日提交了调查结果,善宇为此烦躁不已。秀美爸爸回到画室,希望借酒排解郁闷,却不想发现了秀美急欲隐藏的真相。善宇和权会长再次见面,权会长再次问及文泰株的事情,善宇将文泰株奉为神话。两人谈起善宇爸爸的案件,权会长袒露和章日的关系,坚信章日会为其脱罪。

  秀美看到父亲在画室,面对满墙壁的画作,愤怒指责。秀美坦言对章日的感情又爱又恨,秀美爸爸心疼这样的女儿,决定如果秀美依然执迷不悟,将告诉善宇事实真相,以此挽救女儿深陷的感情。

  章日和爸爸预先熟悉调查问题,使章日爸爸沉着以对,章日来到秀美画室,询问秀美为什么说谎,秀美搪塞,章日要求秀美立刻返回芝加哥,秀美拒绝。

  智媛、善宇等到野外露营,智媛向善宇说明和权会长的渊源,善宇知道后颇为震惊。智媛要求善宇说出受伤失明的原因,善宇推托不知道,智媛已经隐约知道是谁伤害了善宇。

  善宇公司突然面临财务调查,让善宇很是烦恼,因此延误了章日爸爸的调查。在章日爸爸调查结束后,善宇拦住回家的章日爸爸,强烈要求送章日爸爸回家。章日要求让善宇吃饭后再离开,吃饭时善宇不断询问关于15年前爸爸的事情。

  秀美爸爸向善宇请罪,说出当年所看到和知道的事实,知道真相的善宇邀请秀美爸爸去警察局说明情况,秀美爸爸答应后离开。善宇隐忍多年的痛哭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渠道。这一切被智媛听的一清二楚,看到这样的善宇,智媛的心一样深切的痛着。

  权会长的投资面临危机,决定不惜一切投入其中,为此权会长约见善宇,善宇直接拿出秀美爸爸的信件质问权会长,权会长积极相应,善宇告诉权会长要夺走他珍惜的东西以示惩罚。

  第16集

  章日安慰父亲不要在意善宇,他有把握善宇无法在公诉期内翻案,而且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章日爸爸希望事情快些结束。章日暗自发誓如果善宇紧咬不放,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章日致电善宇,询问水果箱中奇怪的信件是什么,善宇说明是当年有人投递给他的,同时质问公司财务检查是不是章日的杰作。疲惫不堪的善宇返回公司后,看到等待着的智媛,两人静静相依诵读文章,智媛为善宇加油打气,提出代替善宇和章日秀美见面,希望能够帮到善宇,善宇拒绝智媛的提议,他更希望得到章日的道歉。

  善宇要求金珠留意秀美的动向,秀美到善宇办公室做客,善宇试探出秀美在说谎,戳破了秀美的谎言,要求秀美仔细想想15年前的情景。秀美得知爸爸向善宇坦白了一切,秀美恳求爸爸不要向检察院坦白。

  申俊浩质疑秀美证词说谎,决定再次审问秀美和秀美爸爸,可是到达约定时间秀美却迟迟没有现身。智媛和金珠来找秀美,碰到了同样来质问的权会长女儿,在秀美的画室,智媛发现了秀美画的章日伤害善宇的作品。智媛将这些画作发视频给善宇,善宇无法接受。

  权会长夫人和善宇见面,权夫人希望善宇提供好的投资,善宇答应帮助,但有一个条件是展出秀美的画作,权夫人答应。善宇爸爸的案件还有36小时到公诉期,章日希望拖延调查,但申俊浩不放弃,章日约见长辈希望阻止申俊浩的行动。

  善宇希望秀美爸爸作证,秀美却将爸爸带到香港,希望躲过调查。公诉时间即将到来,善宇难以平静,章日却胜券在握。章日来到善宇公司,善宇询问章日权会长和章日爸爸杀害父亲的理由,质问章日为什么要打伤自己并将自己推进大海,章日非但不承认还狡辩。

  章日的强烈否认让善宇将想要原谅的念头彻底掐灭,决定诉诸法律。同样在办公室的智媛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智媛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智媛不希望章日和善宇两败俱伤,来找章日,章日拒绝智媛的请求。

  秀美回到画室竟然发现画不见了,气急败坏的寻找。章日参加电视节目分析案情,善宇现场致电咨询案情,两人紧张对峙,善宇险些说出章日的名字,却在最后关头挂断电话。

  第17集

  镜头回放,在章日做客善宇办公室时,两人达成协议,善宇要求章日爸爸作证说明是权会长杀死了父亲。节目现场章日收到了来自善宇的警告。权会长看完章日的电视直播,找上章日的爸爸,说出当年是章日爸爸勒死了善宇爸爸,两人激烈对峙,权会长准备将所有的罪责推到章日爸爸身上。

  权会长接受调查,申俊浩询问权会长公司的不正常经济往来,权会长要求更换检察长,章日安排爸爸和权会长对峙,章日爸爸将杀人罪和贿赂罪归结到权会长身上。

  智媛不希望善宇双手沾满血腥,希望善宇放弃现在的计划,善宇拒绝毅然前往画展。秀美看到画作时,激动的要求撤下,遭到阻止,善宇彻底揭穿秀美的真面目,告诉秀美即使章日变得一无所有都不会被秀美拥有,善宇向记者说明会和章日、秀美一起在大都市高楼顶层作画。

  善宇同时约见秀美爸爸和权会长,要求两人当面对峙,秀美爸爸说明当年看到的情景。而隔壁间善宇询问章日爸爸当时的情景,章日爸爸反驳秀美爸爸的言辞。章日回家后收到善宇给的画展的宣传海报,章日爸爸突然知道秀美爸爸就是那个知道杀人事实的目击者,慌张的想要将所有人杀掉,企图掩埋事实,章日指责爸爸毁掉了他的人生,爸爸无奈的说出自杀的话。

  章日来到秀美的画展,秀美向章日说明是智媛看到了画,告诉了善宇。秀美希望章日按照善宇的要求使这件事平息,章日拒绝接受秀美的要求。秀美忍着心伤说出不喜欢章日的话。申俊浩质问章日和权会长的关系,章日避而不答,申俊浩让章日自己和部长解释。

  权会长找上智媛,要求智媛阻止善宇的行动,代价是将智媛父亲的公司交给智媛,并答应全力帮助智媛,智媛将水泼到权会长身上,不许权会长动她的家人和男人。智媛在福利院遇到善宇,询问善宇要怎么解决、以及善宇想得到什么,希望代替善宇战斗。

  善宇、章日和秀美来到天台,将当年的情景主角替换上演,在善宇即将打上章日时,秀美喊暂停,解散围观的记者群。善宇将天台的门从内反锁,重现当年章日打伤自己的那一幕,将木棒狠狠的打在章日身上,并将章日推向天台边缘,让章日选择是自己跳还是推他下去,章日说出当年应该再狠些把善宇杀死的话,刺激善宇让善宇狠心将他推下天台。

  第18集

  受章日话语刺激的善宇拼命的想把章日推下天台,秀美等人焦急的呼唤善宇和章日开门,终于闯入的几人看到这样的情景惊恐不已。秀美和善宇在天台谈话,秀美希望善宇饶恕章日,善宇提出条件只要秀美跳下去或者费了秀美作画的手,他就原谅章日。听到这话的秀美痛苦的哭泣。

  三人的视频和图片在网上不断疯传,智媛想要阻止,让善宇觉得生气,善宇接受法律调查,提出希望章日负责此次的调查。章日爸爸和善宇见面,希望和秀美爸爸见面,善宇答应帮忙邀请秀美爸爸。章日爸爸将所有罪责担在自己身上,希望善宇不要为难章日,并提出如果善宇答应,之后会告诉善宇一件事。

  申俊浩收到了善宇的录音,要求重新展开调查,同时要章日接受调查,章日拒绝并指出善宇有被害妄想症,申俊浩决定将录音证据交给部长保管。章日爸爸跟踪权会长,在电梯中挟持了权会长,要和权会长做个了结。

  智媛来找善宇一起吃饭看电影,两人重温当年约会的情形,并甜蜜约定要每天想着对方。秀美爸爸按时到达约定地点,章日爸爸准备了手套和其他东西赴约。善宇给秀美爸爸打电话说明是章日爸爸要见他,秀美爸爸答应等十分钟再离去。

  这时章日爸爸突然冲出来用棒子狠狠的打向秀美爸爸,将秀美爸爸打晕后拖着秀美爸爸往草丛走去,章日爸爸听到声音躲到了草丛中,这时路过的人们将秀美爸爸救起,秀美爸爸说出是章日爸爸要害自己。

  警察去章日家里调查,章日打通爸爸电话询问事情缘由,爸爸敷衍了事,挂断电话后想要跳天桥自杀,却始终跨不出这一步。秀美找到章日,章日质问秀美爸爸又耍什么花样,秀美彻底死心。

  善宇和权会长竞标矿山开发项目,权会长重金贿赂评选委员,对此次竞标胜券在握。章日爸爸看到章日提出辞职,愧疚不已。秀美和智媛见面,希望智媛阻止善宇报仇,智媛觉得善宇做的还不够,要求秀美自己向善宇求情,而不是指责善宇做的过分,智媛觉得秀美是个可怜人。

  善宇决定放弃矿产开发竞标,权会长为此开心不已,加大筹集资金的力度,要全力以赴这次投资。章日爸爸悄悄回到家中,看着令他骄傲的儿子的照片,写下遗书上吊自杀,章日发现后痛哭失声,在爸爸送往医院途中想起善宇曾经失去爸爸是不是也是一样呢。

  权会长看到关于矿业开发的报道,险些晕过去,不敢相信这是结局。善宇去看妈妈,文泰株将妈妈要求的生日礼物转交给善宇,善宇忘记转达手帕,返回时看到权会长在妈妈的墓前,突然怀疑自己是权会长的儿子,但权会长肯定的语气使善宇的怀疑更加扩大。回来时善宇质问文泰株隐瞒了什么,文泰株将善宇爸爸的信交给了善宇,善宇最终确认自己是权会长的儿子,难以承受这个事实的善宇向文泰株大吼。

  第19集

  善宇得知自己身世真相后,练习剑道发泄,询问文泰株为什么帮助自己,为什么权会长不抚养自己。文泰株说明权会长将善宇妈妈抛弃并将外公家倾家荡产,善宇无法原谅权会长,向文泰株说明权会长对自已没有任何意义,他依然会继续执行计划。

  权夫人派人跟踪权会长,看到权会长和善宇一起站在坟墓前的情景,多年积怨的愤怒使权夫人不断的指责权会长,权会长一怒之下要求权夫人离开,权夫人不会善罢甘休。

  善宇的计划顺利展开,权会长即将面临被罢免代表的窘态,智媛要求加入计划,要求善宇在解除权会长后交给她来完成,不允许善宇再插手,善宇答应。在善宇等人探讨计划时,得知章日爸爸上吊昏迷不醒,智媛、金株劝善宇原谅,善宇拒绝但表明会给与金钱支援。

  权夫人来找善宇,要求善宇给与解释,善宇简单解释,并询问其为何这么做。权夫人解释她和权会长的是利益结合,得知善宇组织股东大会,决定和善宇联手。

  章日在医院陪伴父亲,向父亲告罪,祈祷父亲不要丢下自己。章日接到申俊浩电话,要求接受杀人未遂罪名调查,善宇、秀美同时协助调查,申俊浩将秀美的画作拿出质问秀美,善宇等人同时说谎掩盖事实,善宇说出是章日爸爸袭击的自己,章日为此愤怒不已,善宇鄙视章日和秀美,质问秀美为何在得知父亲是被章日爸爸袭击后,依旧维护章日。

  解职权会长的会议召开,投票的最终结果权会长被解职,善宇等人高兴的庆祝,大家希望善宇看望章日爸爸,善宇拒绝后,在深夜独自前往医院,受到善宇言语刺激的章日和善宇大打出手。

  被善宇逼急的权会长将智媛绑架,善宇来找权会长,权会长要求善宇将股份让出来交换智媛,善宇愤怒的要求权会长交人,伤心的质问权会长对待妈妈也是这样的吗?在逼迫未果的情况下疯狂的砸了权会长的家。

  善宇向权会长秘书下手,强硬的逼迫其说出关押智媛的地方。权会长要求和章日见面,在等待章日到来时见到了为韩智媛而来的文泰株,得知善宇是自己的儿子,权会长拒绝相信。 章日听到这样的消息惊讶,拒绝帮助权会长,并指明如果爸爸出意外,不会放过权会长和善宇。

  善宇成功救出被困的智媛,智媛无法原谅像恶魔一样的权会长,善宇诉说着自己的不安,两人紧紧相拥。善宇来找秀美要章日爸爸袭击自己的画,并带现金要将章日袭击自己的画作购买,却看到秀美将其烧毁,生气的善宇发泄的将秀美的画全部划破,秀美想要阻止却被善宇推到。

  章日爸爸最终死亡,章日痛苦悔恨的埋怨自己,是自己的欲望使爸爸走上绝路。章日来找权会长算账,权会长以章日的事业前途和章日做交易。

猜你喜欢

Powered By 韩粉乐园 Copyright © 2006-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