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剧资料 > 分集介绍 > 正文

仁医 宋承宪 金在中 李凡秀 朴敏英 全集22集

hjzlg hjzlg 2020-05-07 17:30:39

仁医 宋承宪 金在中 李凡秀 朴敏英 全集22集

  [剧 名]:仁医/Dr.Jin

  [播 送]:韩国MBC

  [类 型]:MBC周末剧

  [首 播]:2012年05月26日

  [时 间]:每周六、日 晚9点5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神的晚餐

  [导 演]:韩熙

  [编 剧]:韩志勋 全贤贞

  [主 演]:宋承宪 金在中 李凡秀 朴敏英

  [集 数]:预计20集

  [简 介]:根据日本漫画家村上纪香的原著漫画改编的科幻医学剧,跟2009年播出的同名日剧有着相似的故事情节,讲述了2012年韩国最棒的医师陈赫(宋承宪饰)穿越时空回到1860年代的朝鲜时代,遇见最强武士金京卓(金在中饰),并在那用现代医术艰苦奋斗的一系列故事。

  第1集

  外科医生陈赫在为送到医院的一名身份不明的病患动手术,清除其脑肿瘤时意外地发现其脑内有胎儿的组织成分,并且听到一个怪异的呼唤“回去”,引起脑部剧烈疼痛。坚持完成手术后,他把取出来的胎儿组织成分放在办公室的试剂瓶中,在接到美娜的电话回家后,女友刘美娜提前为他过生日,两人玩的很开心。

  第二天准备向美娜求婚的陈赫打电话约美娜,但她却去参加医疗志愿活动。志愿活动中美娜碰到两父子一起生活的孩子,其父亲在工地上脑部受伤,送到医院后,陈赫检查说没有希望,但美娜依然坚持要让其做手术,两人起了争执,美娜伤心地开车离去。在十字路口遭到车祸分.享者电.视,陈赫惊呆。陈赫为美娜做手术,在手术快成功时却大出血,又一次令陈赫头疼声音再次出现。手术虽然成功,美娜却未清醒。

  之前不知名的脑瘤病患偷出医疗器材和试剂瓶跑出,手术结束后在天台休息的陈赫,碰到病患拿着东西,还边说要回去,两人争抢试剂瓶,不料陈赫跌下楼,穿越到1860年的朝鲜时代。

  好不容易相信是穿越到朝鲜时代的陈赫,被捕盗厅当成劫匪,到处悬赏通缉。被李昰应搭救后,在市集上偶遇与现代的刘美娜一模一样的女性。

  在躲避官府追缉时,遇到了因中枪需要急救的洪英莱的哥哥。

  第2集

  陈赫将英莱的哥哥洪英徽背回家,面对与美娜相貌相同的英莱,仍感震惊。

  英莱恳求陈赫救自己的哥哥一命,在思想斗争后,陈赫决定实施朝鲜时代第一例开颅手术。手术过程波折不断,陈赫与英莱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好在最后顺利进行。由于之前英莱派人去官府举报,陈赫在手术之后,被官兵抓走。

  洪英徽科举后并未出仕,佯装有病在家,实则是反对团体的领导人。景卓以为英徽是被盗贼所伤,来其家探望。

  深感歉意的英莱和李昰应,为了解救陈赫多方奔走,但仍旧无果。

  武官金景卓也发现出盗窃案的诸多疑点,但迫于左相金秉希的压力,维持对陈赫死刑的原判。就在刑场之上,英莱与手术后醒来的哥哥英徽及时赶到,与朝堂大人对质,再次为陈赫翻案。

  第3集

  陈赫即将被斩首时,左相突然晕倒,救父心切的金景卓允许陈赫实施手术。经过两次开颅后,终于找到了血肿块,救人有功的陈赫也免于一死。为了感谢之前的救命大恩,英徽邀请没有居所的陈赫到自家暂住。手术痊愈后的英徽来到据点与手下汇合,方知上次行动失败是由于捕盗厅故意散播出的假消息,诱其团伙上钩,他指示成员按兵不动,静待时机。

  为了庆祝左相大人康复,受邀的陈赫与英莱前去道贺。陈赫受到了礼遇,但英莱却被众人奚落一番。景卓对伤心离去的英莱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花魁春红与苦恋自己的左相长子一同跳入河中分.享者电.视,未将对方溺死,反而自己溺水。陈赫将她救起后,春红对医生的好感更加提升。

  回家途中的陈赫与英莱遇到被快马踏伤的植儿母亲。英莱不顾性命将医用包取回,但手术前又遭到了植儿父亲的反对,争执中陈赫的手受伤,仍带伤坚持完成侧头动脉缝合手术。英莱对医用包发挥的功效感到神奇,陈赫在谈到治病救人时,不禁回想起美娜的种种,并追问英莱和未婚夫景卓的订婚原由。

  回家途中,遇到一个严重腹泻的村民,欲将其救起的陈赫,看到英莱惊恐的神情,才知道是霍乱。

  第4集

  左相召集群党商议对付霍乱之危,将都城与城外隔离,并任命陈赫去活人署医治。

  陈赫从英徽那得知,他的父亲洪参判病死于霍乱,全家人陷于绝望期间,英莱却坚持照顾到其临终,所以她对霍乱特别恐惧和害怕。英徽希望陈赫重新慎重考虑,陈赫仍决定冒着风险出城治病。

  来到活人署的陈赫对眼前的景象惊呆,医员丢下病人忙着逃跑,大量的霍乱患者苦不堪言,无人救治。陈赫与忙着为村民贴护身符的许医员发生争执,但无奈说服不了他们的传统观念。许医员也得了霍乱,被同僚丢弃,陈赫带着他去给植儿母亲看病。

  景卓向左相提出了有人借机哄抬物价的事实,希望严查,左相长子金大钧对此驳斥,左相决定先以隔离疫情,防止扩散为主。李昰应带着得了霍乱的爱子到左相处恳请刘御医救治,遭到了驱赶。他想起春红对陈赫医术的称赞,遂出城寻找。

  英莱出去打听城外的情况,遇到暴民,就在危机之时被景卓救下。关心英莱的景卓展现了体贴的一面。

  仅以调制的盐水、糖水勉强缓解患者症状的陈赫,面对疫情感到绝望。植儿的父亲和赶来的李昰应主动提出帮忙。李昰应顺藤摸瓜,从周八那里找到了趁着霍乱之危,囤货居奇的幕后主使,竟是左相长子。在春红的帮助下,智取到500两。得知情况的英莱也赶去支援陈赫,并与他互相鼓励。

  打算带英莱离开疫区的景卓,遭到了拒绝,不惜拔剑与陈赫相对!

  第5集

  植儿的父亲打造出简易版点滴用器具,陈赫给英莱示范如何静脉注射。面对执意要带走英莱的景卓,陈赫坦诚是自己要求她前来帮忙。李昰应怒斥景卓一番。命福因霍乱加重病危,陈赫知道他就是日后继位的高宗,命不该绝,采用了大腿的静脉注射后,身体康复。

  英徽和其成员偷偷送来大量援助物资,众人欣喜,看到战胜霍乱的曙光。因为连续过度劳累,陈赫感染上霍乱!左相得知英莱在疫区帮忙,感到不满。英莱按照陈赫的医嘱分.享者电.视,为他静脉注射。倍感失落的景卓借酒消愁,找英徽谈论起儿时相处的种种,作为庶出,从小就只能低头做人,深感压抑。

  得知陈赫病情的春红前来探望,打算给他换一个更好的环境去治疗,遭到了英莱的拒绝和阻止。陈赫病危,英莱对他大腿静脉注射。昏迷中的陈赫听到呼唤醒来,度过霍乱之危。

  刘御医向左相提议,烧毁土幕村,以绝后患。景卓激烈反驳未果,为保护英莱,只得请命前往。英莱对此行径感到痛恨,与景卓的隔阂进一步加深。植儿的母亲在大火中为保护植儿离开人世,众人伤痛之余,陈赫发觉自己并不能改变历史原有的轨迹。

  第6集

  霍乱结束后,陈赫继续留在活人署工作,给医员讲解医学知识。来此探望的英莱向陈赫打听美娜的事情。

  以无名客身份劫盗的英徽,将大量赃物与周八销赃交易,被偷偷跟踪而来的李昰应发现。英徽虽放走了李昰应,但以其性命威胁他禁言。

  春红邀请活人署一行人前来并热情招待,她请求陈赫为自家的一名妓生桂香看病。陈赫诊断桂香患梅毒,并向春红和李昰应解释了病发的原因。因为当时没有青霉素,所以陈赫判定此病无救。李昰应回想起当年他因帮助桂香摆脱金大钧非礼,而与她熟识。

  陈赫在活人署与许医员谈论当时的治疗手段,决定在去妓坊查看病情,英莱执意要同去,陈赫只得答应。妓生因为害怕外界流言,纷纷拒绝检查。英莱按照陈赫先前的指点,为春红做了身体检查。刘御医劝桂香喝下水银解脱,被陈赫阻止。

  景卓向陈赫郑重交涉,禁止他再带英莱外出行医。陈赫回想起手工提取盘尼西林的事情,尝试绘制草图。

  桂香被李昰应的肺腑之言所感,说出了自己患梅毒的原因。怒不可遏的李昰应查出了害桂香得梅毒的洋人,与金大钧有关。陈赫意识到如果此时发明了盘尼西林,将改变历史正常的行进,决意放弃研制。

  为绝后患,与金大钧串通的刘御医欲将桂香带走,岂料李昰应已先前一步把桂香转移,并要求陈赫照顾。

  第7集

  李昰应通过周八的帮助终于知道桂香得病全拜金大钧所赐。李昰应带桂香外逃,陈赫向李昰应表示不能制造盘尼西林来救桂香,那样会彻底改变历史。

  景卓终知道兄长劣行。陈赫在街边寻找到打算离开的桂香,意外看到她所处的窘境,因不忍心而最终答应救治桂香。陈赫回到活人署,与一众人等研制出盘尼西林。

  李昰应深夜来找英徽,向他说明金大钧私自买卖金块的事情,英徽怀疑李昰应的目的,李昰应表示只是想惩罚伤害桂香的人。

  得知真相的景卓禀告了父亲,左相震怒,让金大钧尽快运走私金,同时安排景卓找出桂香。英徽来金府偷盗私藏的金块,离开之时遇到景卓,双方交手,英徽胁迫左相后成功逃走。陈赫、英莱带着研制成功的盘尼西林前来救治桂香。因为没有抓到英徽一行人,金大钧埋怨景卓,景卓表示定会迅速解决一切。

  景卓派人搜查未找到桂香。陈赫得知李昰应偷了金大钧的金块与其大吵,正在此时,刘御医借口来活人署搜查桂香。因李昰应和周八提前准备,刘御医未成功找到人。李昰应用金块买通周八,打算帮桂香逃走。景卓却跟踪春红,提前抓到了桂香分.享者电.视。金大钧对桂香逼供,英莱向景卓求情,承诺如果救活桂香将绝不再进出活人署,帮陈赫争取到救治病人的机会,可惜被左相阻止。陈赫再三争取之际,桂香已咬舌自尽。

  左相表扬景卓的办事作风并要赏赐他,景卓表示想尽快完婚。景卓到洪家正式提亲,英莱不安。活人署中,慕名前来的病患让陈赫忙的不可开交,李昰应找陈赫出诊医治一位贵妇人,陈赫准备为贵妇人切除掉肿瘤。

  第8集

  英莱的母亲希望陈赫搬家,以方便女儿和景卓完婚。英莱想延后婚期,英莱母亲坚决反对。翌日,陈赫搬离洪家,英莱不舍,陈赫别扭的向她送上祝福。陈赫暂时搬到活人署居住。景卓兴致勃勃的和英莱约会,并回忆起小时候的往事,英莱有些愕然。

  李昰应拉拢英徽等人,密谋推翻现有王朝,英徽不置可否。陈赫要救治的贵妇人竟是大妃娘娘的侄女,即将动手术之际,家人强烈反对并将陈赫问罪,贵妇人哭诉请求终化险为夷。

  集市上陈赫碰到采办嫁妆的英莱母女有些怅然若失,李昰应遂邀他前往春红处。刘御医买通活人署某医员,为陷害给大妃娘娘侄女治病的陈赫,打算烧掉所有盘尼西林。

  景卓与英徽相约喝酒,席间英徽若有所指的希望景卓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妹妹;英徽、景卓、李昰应、陈赫因偶遇一起饮酒。酒席间,景卓不断挑衅陈赫,陈赫针锋相对后提前离开。

  深夜,英莱带着陈赫留下的衣物,独自外出想要寻找他,而此时的陈赫为急救大妃娘娘的侄女正在回到活人署的路上。英莱来到活人署,看到有人偷偷放火,遂冲进火场抢出一支盘尼西林,却不慎被重物砸倒烧伤。陈赫诊治英莱之时,景卓前来,英莱向他说明有人故意纵火。陈赫权衡病势,向英莱表明要为大妃娘娘侄女使用唯一的盘尼西林,英莱忍痛赞同。

  英莱母亲私自带走女儿,陈赫追到家中治疗,景卓查看活人署火势后开始怀疑许医员。景卓威胁陈赫一定要救活英莱。许医员为抢回被自己卖出的盘尼西林而遭到毒打,被周八偶遇后救回,英莱也最终因药得救。

  刘御医为金大钧出招要除掉李昰应、陈赫。英徽救下李昰应,英莱救下陈赫。得知刺杀真相的李昰应向大妃娘娘觐见。

  第9集

  陈赫面对英莱的苦苦挽留,被迫说出自己来自未来世界的真相。

  大妃娘娘想召见陈赫为自己看病。左相众人知道李昰应觐见大妃娘娘,紧张的商量着对策。英莱鼓起勇气向景卓提出取消婚礼,景卓万分伤心。景卓至春红处饮酒,并捏碎酒杯自虐。英莱母亲因女儿私自退婚大发脾气,英莱被赶出家门。

  李昰应欲说服陈赫觐见大妃娘娘,陈赫不肯卷入斗争,李昰应说明前一晚两人被刺杀的真相。

  英莱暂时搬入活人署。景卓向父亲说谎,成功退婚。陈赫偶遇景卓,向他说明英莱行踪,景卓故作漠不关心。英莱在活人署与众医员学习医术。有人因盘尼西林治死病人大闹活人署,景卓遂抓捕陈赫等人,这一切原是金大钧等人的阴谋分.享者电.视,最后陈赫等人被杖责,活人署关闭,盘尼西林全部没收。英徽与李昰应饮酒,春红爆出自己是无名客内线的身份。

  为重开活人署,陈赫被迫答应李昰应,使计绕过左相耳目觐见了大妃娘娘。因刘御医阻挠,重开活人署计划并未得到大妃娘娘许可。在陈赫即将离开皇宫之时,偶遇戏班有人胃溃疡穿孔,陈赫悉心诊治,其医术终得到大妃娘娘认同,活人署得以重开。李昰应借此机会,提议要为大妃娘娘办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

  李昰应牵线让周八在妓坊开设了赌场,赚的盆满钵满。李昰应查账之际,英徽前来质问他搞大生日宴会的真实目的。

  第10集

  英莱母亲突然晕倒,却拒绝陈赫的治疗。左相得知李昰应开设赌场的事情,始觉不妙,遂召集官员共同拒绝大摆生日宴席,大妃娘娘进退两难。

  李昰应让儿子命福好好阅读资治通鉴。英莱得知母亲的病因自己而起,十分内疚。李昰应扰乱左相酒局,提出自己被刺事件金大钧是幕后凶手,最终逼迫左相赞成大摆大妃娘娘生日宴会的提议。

  陈赫等人为英莱母亲制作出玄米甜甜圈。左相让景卓严惩抓到的无名客,金大钧因嫉妒景卓而找他麻烦。周八为准备大妃娘娘寿辰而被封官职。英徽为营救无名客来到妓坊找李昰应,向李说明他如不努力营救则无法合作,可惜此时无名客已被砍头示众。周八、李昰应紧张的准备着寿辰,李巧遇活人署的众医员并品尝到玄米甜甜圈。

  众多无名客怂恿英徽在大妃娘娘寿宴上刺杀左相,英徽来找景卓闲聊,话中若有所指。英莱为大妃寿宴准备了特制甜甜圈并交给李昰应。英徽等人紧张的准备着刺杀行动,因为命福的关系,景卓发现了藏在房顶待命的英徽。景卓不知无名客是英徽,用火枪打伤了他,刺杀行动失败。

  李昰应带着命福拜见大妃娘娘,并吃了甜甜圈。景卓拦住无名客英徽,两人交战,英徽因手下留情被景卓认出,同时景卓无奈放走英徽。

  大妃娘娘品尝了一口活人署进贡的甜甜圈即中毒晕倒,在陈赫的指导下,刘御医为大妃娘娘成功洗胃。陈赫、英莱被冠以向大妃投毒之名而抓捕。李昰应与春红商议如何营救陈赫、英莱。金大钧对陈赫、英莱逼供,诱使他们供出投毒乃李昰应指使所为。面对烧红的烙铁,英莱吓得晕了过去。

  第11集

  景卓面对英莱、陈赫的逼供现场表示出“漠不关心”,英莱母亲因此事晕倒。

  景卓对左相隐瞒了英徽是无名客的事实,同时欲请求左相饶恕陈赫和英莱,左相不允。刘御医带着提前被收买的活人署医员指证投毒是李昰应指使陈赫、英莱做的,李昰应因此被捕。周八调查投毒事件后发现大妃娘娘的一名侍女可疑,英徽、周八遂开始寻人。

  左相私自下旨,翌日处决陈赫、英莱、李昰应。深夜,英徽对景卓拔刀相向,求他抓自己而放过妹妹英莱,景卓未抓英徽同时暗派人手重新调查投毒一事。逃走的宫女向景卓坦白,投毒是左相指使的,并献上了当日沾毒的食盘,为隐瞒真相,景卓取走证物、杀掉宫女。因为食盘的举证,陈赫、英莱被释放,因左相从中作梗,李昰应被流放。陈赫、英莱得知是被景卓所救,左相逼迫景卓自尽以示清白,景卓虽最终未死,但被降职到地方。

  陈赫与春红谈起李昰应,突然发现春红貌似知道某些未来的事情。左相等人欲催促主上下达赐死李昰应的旨意。陈赫向春红讨教回到未来的方法分.享者电.视,春红表示陈赫认识了英莱并救治了左相,他已经修改了历史,只有恢复历史才能回到未来。想着春红的话,回到活人署的陈赫赶英莱回家。

  英莱回到家中得知哥哥离家出走,决定亲自去寻找。陈赫得知李昰应将被赐死,与周八一起迅速赶来。途中,陈赫、周八被强盗所劫,却意外救治了强盗头目,最终被顺利释放。陈赫欲救走李昰应,李昰应却欣然接受圣命。

  第12集

  因百姓暴动,李昰应未成功饮下毒药。左相派被贬谪的景卓去平叛。恢复健康的大妃娘娘取消了赐死李昰应的旨意。李昰应暂时平息了民怨,也接到判定无罪的谕旨。前来寻找哥哥的英莱因救一女子惹恼恶县监,被陈赫等人救出。李昰应、周八继续回汉阳,陈赫陪英莱去寻找英徽。

  李昰应拜见大妃娘娘,并向大妃献计以平息地方的百姓暴动。陈赫与英莱为是否救治受伤的县监发生争吵,陈赫独自诊治,英莱在外阻挡追到此处的暴动百姓。最后,百姓将县监连同陈赫、英莱一起抓走。左相作梗,李昰应平息民愤的奏折未被呈上。

  被抓回来的陈赫与英莱发现暴动百姓的头目竟是英徽;景卓决定次日带兵救出被抓的县监。英徽坚持领导民众,并拜托陈赫照顾英莱。陈赫终于发现他改变历史的源头在于救治了英徽。景卓带兵平叛,英徽带人抵抗,山城最终被官兵攻下。陈赫为救人与英莱折返。景卓与英徽交战至悬崖处,景卓不忍杀害弃械的英徽准备离开,被抓的县监此时却赶来枪杀了英徽,震怒的景卓杀了县监,看着英徽在面前死去的陈赫、英莱几近崩溃。

  为帮助陈赫进入内医院,春红、李昰应、周八使计掌握了左相的一名跟随者。左相对景卓的平叛结果相当满意,决定召回他。

  陈赫自责地照顾着生病的英莱,景卓留下了英莱,让陈赫独自离开。李昰应说服大妃娘娘帮陈赫进入内医院;得知真相的左相也顺势同意了此事。回到活人署的陈赫告知李昰应英徽已死的事实;为恢复历史,他决定进入内医院,却不知左相同意此事是为日后找他做替罪羊。

  第13集

  李昰应、陈赫、刘御医拜见主上,李昰应向主上隆重推荐陈赫,但主上对陈赫的医术不以为然,拒绝接受诊治。许医员向进入内医院的陈赫表示祝贺。

  景卓陪英莱回到家中,大家约定向英莱母亲隐瞒英徽已死的真相。雨中,陈赫在英莱家外面等待,英莱不理睬陈赫,独自在屋中哭泣。成功归来的景卓拜见了父亲,左相将他派往禁卫营。李昰应带着命福拜见大妃娘娘,大妃考命福,命福对答如流,大妃娘娘很是欢喜。

  第一天来到内医院的许医员和陈赫为主上送药,却不慎惹恼主上引致其病发;陈赫用纸袋实现了成功急救。李昰应对大妃晓之以情,拜托大妃收命福为养子分.享者电.视。李昰应在宫中遇到正在守卫的景卓,两人在交谈中针锋相对。陈赫在街市上遇到英莱遂向她道歉,英莱表示无法面对他所以不会再去活人署。

  景卓将大妃要收养子的信息告诉了左相,左相搬出主上一同前去想要阻止此事;李昰应恰巧前来,大妃娘娘面对众人当即表示不会收命福为养子。陈赫来找春红,询问自己来到古代的真实原因,春红拿出魔方,陈赫在提示下发现魔方是自己救治过的一个孩子的玩具,而那个孩子就是十岁时曾经穿越到现代的春红。

  在左相的盘问下景卓不得已说出英徽是暴动民众的统领,为免英莱贬为官奴,景卓决定迎娶英莱。周八乔装打扮后用英徽偷出的金锭引诱金大钧上钩。春红与英莱在活人署门口巧遇,春红告诉英莱她必须与景卓结婚,陈赫才能回到未来。

  李昰应拜见主上,准备呈上金大钧私自买卖金锭的交易证明;而左相早已得知真相,从而提前做出大义灭亲的策略,在形势上反占了上风。金大钧因私自买卖金锭遭流放。英莱至金府拜见左相,以应承婚事来解救家人,还被迫承诺将断绝与活人署的关系。主上急病,李昰应为尽早让命福称王,欲阻止陈赫为主上动手术。

  第14集

  陈赫与李昰应激烈争吵,陈赫执意救人。刘御医因嫉妒陈赫,不准他为主上动手术。英莱感觉身体异样,怀疑自己罹患乳腺癌。陈赫请求左相帮助他说服御医,让他可以为主上诊治。陈赫向大妃娘娘、李昰应、左相、御医等人说明因主上严重贫血,动手术时需要输血。李昰应提议由宗亲献血以保证王室的正规血统。

  英莱母亲积极的准备着女儿的婚礼。由李昰应输血,陈赫开始了对主上的手术,最终手术大获成功。大难不死的英徽与春红碰面。许医员忍不住向陈赫道出英莱患上乳腺癌的事情,陈赫赶来见英莱,英莱却避而不见。

  恢复健康的主上不顾左相等人反对,同意大妃娘娘收命福为养子。陈赫向景卓说明英莱的病情,景卓决定劝说英莱接受陈赫的检查。李昰应决定重新整理宗亲宗谱。

  英莱来到活人署接受体检,景卓在外焦急的等候。陈赫希望英莱接受手术,英莱断然拒绝,并要求他向景卓隐瞒自己的病情。不明真相的景卓十分高兴。李昰应兴奋地前来告诉陈赫,命福将被收为养子,此时陈赫却在妓坊独自喝着闷酒。

  睡梦中的英莱再一次梦到美娜经历过的事情,不禁惊慌的大哭起来。春红开导由宿醉醒来的陈赫,却不慎将之前与英莱见面的事情说漏了嘴,陈赫得知英莱执意结婚是为了自己可以回到未来,遂不顾一切的前往景卓处告知真相。景卓、陈赫赶往英莱家,英莱已离家出走。英莱、春红在街边相遇,英莱逼问春红告知她,自己究竟是谁。

  第15集

  英莱质问春红自己到底是谁,春红表示绝不能让陈赫知道此事。陈赫、景卓急切的找着失踪的英莱,陈赫决定要为英莱做手术。春红劝说英莱要隐藏真相,那样陈赫才可以回到未来,英莱黯然离开。英莱请求神父收留她。

  左相因婚事未成,迁怒英莱及其母亲,要将他们贬为官奴;景卓被迫说出英莱有病之事,暂时稳住形势。李昰应开始主持编撰王室宗谱。英徽找到李昰应,表示决定投靠他。李昰应集结宗亲,提出罢免左相。陈赫找到春红欲打听英莱的下落,春红苦劝无果。为掩护隐藏着的神父与英莱,一名小孩受伤,英莱为其缝合伤口。陈赫终找到英莱,决意要为其动手术;春红得知此事,十分着急。

  左相决定派景卓去制止宗亲集结,英徽使计,让周八假扮安东金氏的人为左相说话,反激起宗亲罢相士气。大妃、主上欲罢免左相之职,归来的左相对景卓大发雷霆。春红找到景卓,向其透露了英莱行踪,景卓紧急赶来。陈赫、许医员为英莱做手术,即将缝合之时,陈赫却突遇当日那种头痛,导致英莱大出血,幸许医员救治才转危为安。

  左相借英徽逆贼之名,抓捕了他的母亲,陈赫得知后请求李昰应帮忙。景卓表示一定要与英莱结婚,并准备强行带走她,陈赫阻止,景卓离开。英徽求李昰应救自己的母亲,李昰应前来找左相,以销毁左相贪污证据及召回金大钧为条件,终与左相达成交易。

  陈赫送英莱回家,英莱母亲已知儿子死讯,与英莱抱头痛哭。左相得势,景卓被罢职及逐出家门;景卓硬闯进屋询问缘由,左相遂逼迫景卓去射杀李昰应。陈赫感谢李昰应救出英莱母亲之际,李昰应中枪倒下。

  第16集

  李昰应中枪,英徽、周八前去追踪凶手。英徽与景卓交战,彼此认出对方,景卓大为惊讶。陈赫将李昰应带至春红处救治,春红为其输血;周八将景卓打晕带走。被贬的金大钧回到家中。陈赫偶然发现英莱信奉天主教。春红依旧劝说陈赫不要违背历史。周八痛打抓回的景卓,逼问他幕后主谋,却反遭景卓耻笑。

  陈赫被召入宫,却被御医阻挠而未成功诊治主上。归来的路上,陈赫撕毁了剿灭天主教徒的榜文,此时突然遇到头痛状况。李昰应突然心跳停止,陈赫赶来为其急救,头痛状况又在出现。李昰应醒来,陈赫向他道出自己来自于未来的事实。

  英徽来见景卓,告诉他李昰应得到救治的事情;英徽拉拢景卓一同去打破旧格局,景卓耻笑英徽纸上谈兵。英莱意外得知是景卓开枪打伤了李昰应。李昰应向陈赫打听历史的发展趋势,陈赫说出李昰应未来将处死众多天主教徒,李昰应与陈赫约定,绝不会处死天主教徒。

  英莱逼问周八终得知景卓被关之地,遂即刻前来。主上病危,陈赫束手无策,李昰应进宫拜见。英莱再次前来欲救景卓,景卓却已逃走。哲宗离世,在后嗣确立问题上,左相与李昰应针锋相对。景卓来到旧居,回忆着小时候的自己,决心自尽,英莱赶来阻止。

  李昰应约见左相,欲用权势为条件让左相帮助命福获得王位,左相本不为所动;李昰应拿出他欲加害宗亲的证据,终逼左相就范。陈赫因反复头痛终昏倒。深夜雨中,景卓跪拜在左相府门口。陈赫醒来,春红向他道出,他没改变一次历史,脑中的肿瘤将长大一次,陈赫震惊;春红请求陈赫勿再搅乱历史,否则他将永久泯灭。

  大妃娘娘面前,左相与李昰应针对王位后嗣问题得出统一结论,共同推选命福为王。左相饶过景卓,还首次破例让景卓称呼自己为父亲。陈赫头痛加剧,自感不久将回到未来。

  第17集

  陈赫头疼欲裂,春红的话在他耳边不断回响。春红、周八与李昰应共同庆贺命福即将称王的事情;周八被李昰应封为四品官。晕倒的陈赫终于醒来,英莱对陈赫的“病”焦急万分。

  英徽向李昰应献计,决定拉拢景卓。金大钧撺掇父亲盗取玉玺,景卓却表示此法不妥;为表示自己的忠心,景卓被迫接下盗取玉玺的命令。景卓意外得知左相对自己仅仅作为护主的狗看待,不禁伤心落泪。英徽找到喝闷酒的景卓,并劝说他加盟于自己的队伍,景卓不屑。通过春红的指引,陈赫知道自己第二天即将回到未来,然而面对英莱,陈赫生出太多不舍。

  深夜,景卓带领亲信支走大妃娘娘侍从,并来到大妃殿成功盗取玉玺。翌日,命福称王,众人拜谒;新王手举玉玺向众人展示,左相一党始觉被骗。受到封官的英徽回到家中,英莱和母亲喜极而泣。李昰应与陈赫见面,大赞其能力,陈赫表示自己只能辅助至此。李昰应秘密接见已“倒戈”向自己的景卓,为他大画朝鲜未来的美丽蓝图。

  陈赫教英莱用手术刀,英莱频频失误,陈赫一反常态的批评了她。景卓找到出来透气的英莱,面对景卓,英莱充满愧疚。李昰应鼓励命福尽早亲政,暗指尽快赶垂帘听政的大妃娘娘下台,此举引来大妃不满。李昰应不满大妃想要外戚专权,于是和英徽密谋,决定尽快除掉大妃一党。陈赫向英莱提前告别,并劝说英莱少去教堂祷告。

  李校理找到陈赫,希望他为自己的夫人接生;陈赫在提前检查之时却发现李夫人胎位不正。李昰应按照自己的意愿委任了官员,大妃十分气愤;李昰应则大讲治国之方,迫使大妃让步。陈赫写下历史给李昰应,并再次与他约定决不惩治天主教徒。大妃娘娘与左相联手欲立新后嗣,同时立下誓约。

  金大钧意外发现景卓投靠了李昰应,急忙向父亲告密。原来,景卓是故意倒戈向李昰应的,他成为了左相放在李昰应一党的间谍;左相告诫景卓要小心,不要让李昰应察觉。李夫人难产,陈赫被迫决定在无麻醉条件下为其开刀;李昰应假意前来慰问,实则逼迫李校理转投靠自己。

  第18集

  陈赫紧急为李夫人实施剖腹产;室外,李昰应与李校理两人却因政见大为争执。经过众人急救,李夫人终于顺利产下男婴。李昰应欲让陈赫说服李校理投靠自己,陈赫不允。许医员故意为陈赫和英莱制造共处空间,两人闲聊的很愉快。

  英徽向李昰应献计,决定审讯李校理以逼其就范,李昰应不敢下此决心。李校理与夫人商议之后,决定投靠李昰应。李昰应与李校理逼大妃下台,大妃严厉斥责了他们。左相派景卓盯紧李昰应的动向。陈赫救治了被气晕的大妃,大妃醒来决定下台。下朝的李昰应和左相针锋相对。李昰应召见陈赫,陈赫对其施政产生不满。

  李昰应的夫人找英莱救治受伤的神父。景卓深夜潜入宫中盗出陈赫写给李昰应的关于历史演变的书信。英莱请陈赫帮忙救治神父,陈赫欲为其注射盘尼西林,神父拒绝。英莱被迫现出天主教徒身份,终成功救治神父;随后,陈赫拒绝英莱参与对神父的下一步治疗。李昰应不顾左相等人反对,终推动撤废书院行动。景卓再次研读陈赫写的书信,发现陈赫的“预言”果然不错。周八带人平息了书院学生的示威。景卓决定帮助左相与李昰应对抗。

  景卓来到内医院找陈赫,并询问他的真实身份,陈赫虽沉着应对但发现景卓已知自己真实身份。李昰应等人在春红处饮酒,陈赫前来找春红但随即头痛晕倒。英莱欲带神父前往活人署治疗,官兵随后却抓捕了其他天主教徒。英徽找景卓帮忙放出李昰应的夫人,景卓搪塞不予放人;李昰应被迫下令释放全部天主教徒。陈赫醒来,向春红讲出自己梦到美娜生命垂危,春红假意安慰。

  景卓向左相禀报,李昰应释放了自己天主教徒身份的夫人,左相大悦。左相等人在朝堂就李昰应释放天主教徒一事发难,英徽等人向李昰应进言欲抓捕所有教徒;得知真相的陈赫为了英莱前来阻止,李昰应不允,与陈赫发生激烈争执。李昰应向王表示了惩治教徒的决心,官兵遂展开大规模的抓捕。陈赫想前往帮助英莱,无奈头痛发作并感觉美娜离世。英莱欲带神父逃离,不幸被捕。

  第19集

  李昰应无奈上疏惩治天主教徒,左相出言讥讽。官兵张贴出英莱和神父的画像,欲抓捕两位;陈赫欲营救英莱,两人发生争执。景卓拜见父亲,左相再次吩咐景卓要盯紧李昰应等人的动静。陈赫找许医员帮忙,将英莱和神父以“尸体”为名护送出城。李昰应与英徽、景卓商议,决定从李校理手中得到大妃与左相签订的誓约书。陈赫想着历史,决定无论如何要阻止半岛战争;

  在等待英莱的时候,陈赫偶然碰到一个叫陈顺英的小朋友,与其玩耍之际却突然产生触电的奇怪感觉。通过景卓告密,左相众人知道李昰应在打誓约书的主意。李昰应借故探访李校理,向他打听誓约书的事情,李校理假言搪塞。神父欲前往清国带来舰队拯救被捕的朝鲜天主教徒,英莱阻止,陈赫却表示无可奈何。深夜,周八等人扮作盗贼潜进李校理家假意偷取誓约书;左相猜测李昰应已得到誓约书而十分气愤,景卓誓死保护父亲。

  得到英莱指点,陈赫再次找到李昰应,以阻止战争为名说服他,并同时提出可提前实施户布制以稳定民心。陈赫引领李昰应来见神父,景卓派人尾随而至;最终李昰应与神父达成一致意见,并决定马上释放所有天主教徒。景卓利用英徽得知李昰应与神父见面的消息。经过盗窃一事,李校理决定将誓约书交给李昰应。景卓亲自追捕神父,成功抢到李昰应与神父签订的盟书。陈顺英因捡陈赫送给他的纸飞机而受伤,陈赫在救治孩子的时候又产生出奇怪的触电感觉;更在即将为他缝合伤口之时出现身体逐渐消失的状况。

  左相拿着李昰应的把柄要挟他,李昰应被迫就范;英徽开始怀疑景卓为间谍。英莱感到陈赫与陈顺英之间有莫名的关联。陈赫察觉出美娜与英莱之间的联系,遂找到春红并质问她为何要欺骗自己。

  许医员告诉陈赫,英莱又被抓捕。李昰应与左相秘密会面,李昰应请求左相务必保住命福的王位。景卓发现自己抓捕到的竟然是英莱。陈赫质问李昰应毁约的原因,李昰应却表示自己即将退出政坛,陈赫惊愕。

  第20集

  陈赫鼓励李昰应与左相继续斗争,李昰应为了命福却做好隐退的决心。左相决定将李昰应与神父签订的盟书交由户曹保管。李昰应召集的酒宴上,仅有周八、李校理、春红几人,李昰应却不以为然,决定与众人痛饮。英徽来探望狱中的妹妹,并劝说她弃教。景卓请求父亲释放天主教徒,左相不允,意欲严惩。陈赫来到酒宴上痛骂李昰应;春红想阻止陈赫对英莱的施救,陈赫却并不理睬。景卓按照陈赫的指引得知了历史的发展,有些错愕。陈赫苦苦劝说英莱弃教。

  翌日,景卓护送李昰应与神父的盟书至户曹,途中遇到英徽等人的埋伏,景卓假意受伤帮助了英徽。金大钧亲自审问天主教徒,英莱最终仍选择守护教义,即将行刑之际终于接到释放教徒的圣旨。被释放的英莱向陈赫坦白她没有弃教,陈赫没有责怪英莱;英莱得知陈赫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历史。景卓向左相请罪,并呈上书信给父亲。

  朝堂上,因为释放天主教徒一事,李昰应与左相针锋相对;李昰应还顺势推进了户布制。左相开始怀疑景卓,金大钧主动请求负责调查。李昰应向陈赫讨教历史,陈赫不允。景卓给陈赫带来他写给李昰应的书信,陈赫惊讶。

  左相假意请陈赫为自己检查身体,实则探问陈赫未来人的身份;前来拜见父亲的景卓看到陈赫有点诧异。陈赫拒绝向左相透露历史,左相派景卓找出神父。左相用天主教徒的性命作威胁,逼迫神父将军舰带至朝鲜。

  周八发现神父出现在左相家,急忙向李昰应禀报;左相派景卓杀掉神父周围的随从,以逼迫神父带来战争。李昰应怀疑陈赫向左相道出朝鲜的命运,陈赫怅然离开。春红告知英莱真相,英莱向陈赫道歉并挽留他。陈赫收拾好包袱准备永远离开,春红阻拦无果却意外发现有人要劫杀陈赫。春红救下陈赫,并拼尽最后力气告诉陈赫美娜已死。

  第22集

  战争(丙寅洋扰)爆发,皇宫内人心惶惶。金大钧搬弄是非,将矛头指向兴宣大院君,大院君决定御驾亲征江华岛,陈赫知道历史上大院君并未亲征,心中十分忧虑。

  兴宣君让英辉说服吴景卓同行,遭到了景卓的断然拒绝,而此时景卓心中也酝酿着为父亲报仇的计划。

  江华岛战事吃紧,兴宣君与陈赫设计了声东击西的策略,由陈赫和吴景卓潜入城内救出英来。英来向陈赫说出了顺应命运一心求死的想法,并道出自己已经知道美娜已死,不希望陈赫为自己白白牺牲。

  陈赫和英来被法军包围,景卓冲进来搭救二人,却身中数刀不治身亡,临死时再度表达对英来的爱慕之情,英来十分悲痛。而英来也因为被弹片击中,昏迷过去,生命垂危,陈赫为英来做手术。

  手术很成功,陈赫在给英来取水的时候遭法军袭击,生命垂危之际穿越回了现代。

  回到现代的陈赫,被同事告知自己脑中取出了胎儿状肿瘤。

  美娜突然心跳停止,陈赫在被告知没有希望的情况下仍然不停地为美娜治疗,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屡次挽救英来性命的画面,美娜终于恢复了心跳。

  陈赫在医院走廊上看到了幼年时期的春红,方知道当年春红并未欺骗自己,十分痛悔,于是鼓励小春红,告诉她一定能够回去,并且让春红替自己带话,说美娜没死。

  医院发生了一些改变,陈赫知道是自己改变历史所致。陈赫在图书馆翻阅关于活人署的文献,发现了英来的事迹,得知英来一切安好,心中也十分安慰。

  美娜醒来了,陈赫掏出戒指向她求婚,两人十指紧扣,一对经历了生死考验的恋人从此不再分开

猜你喜欢

Powered By 韩粉乐园 Copyright © 2006-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