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剧资料 > 分集介绍 > 正文

浪漫满屋2 黄静茵,鲁敏宇,朴基雄,李胜孝 全集32集

hjzlg hjzlg 2020-05-07 17:17:30

浪漫满屋2 黄静茵,鲁敏宇,朴基雄,李胜孝 全集32集

  中文名:浪漫满屋2

  外文名:FullHouse Take2

  其它译名:풀하우스2/フルハウス2

  出品时间:2012年

  出品公司:金钟学制作公司

  制片地区:韩国

  导演:金孝贤

  编剧:朴英淑

  主演:黄静茵,鲁敏宇,朴基雄,李胜孝,刘雪儿,许载浩

  集数:32集

  类型:喜剧 爱情

  上映时间:2012年10月22日

  播出平台:SBS PLUS/日本TBS

  简介:讲述了家境虽然贫困,但是个个性开朗且充满朝气有着想成为记者梦想的张满玉(黄静茵 饰)和Top Star李泰益(鲁敏宇 饰)在“full house”宅中,结束了炙热的对战后的两人,甚至涌出假结婚...等各种娄子,引起了骚动

  第1集

  李泰益(鲁敏宇饰)和张满屋(黄静茵 饰)在小时候曾见过一次面,两人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张满屋和李泰益找白猫的同时,不料,李泰益对白猫正好过敏,而张满屋却对他产生了反感。长大以后,张满屋则是在他爷爷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道馆开起了服装店。李泰益(鲁敏宇饰)和元康辉(朴基雄 饰)两人组成了当红的Take One组合。在粉丝面前就像亲兄弟一样,但是暗地里两个确实十足的冤家,一见面就吵架。两人在中国开演唱会前因为一条围巾发生了一点冲突,就在李泰益一个人上台表演的同时,他对围巾过敏的病发作了,摔倒在了舞台上,台下元康辉看见后连忙上台帮他,两人在舞台上上演了激情的一吻。

  第2集

  李泰益事后对袁姜辉的行为极为生气,二人大打出手。元康辉的态度却不以为然。李泰益的服装师在面对袁姜辉的询问时借口送糖给李泰益。李泰益对于服装师的失误尤为不满,大发雷霆,服装师委屈之下将“糖”袋子打开,骂李泰益自以为是 骄傲自大 舍不得用化妆品的正装 却用小样 服装师离开后 李泰益心中怒火更盛。李泰益对经纪人提出退出,经纪人不允许,并说他挣得钱还远远不够房子钱。事实上,李泰益进入娱乐圈是想挣钱将以前父亲的房子买回来。而元康辉在马路上偶遇刚刚买了假模特“费力”的张满屋。两人相撞,引来了粉丝围观。张满屋帮助其顺利脱逃。袁姜辉对张满屋颇有好感,记下了张满屋的电话号码后,驾车离去赶通告。李泰益在赶通告途中遭遇汽车没油,与遇到了张满屋,以为是其粉丝,“借”了张满屋的摩托车离去。后,袁姜辉在张满屋网店上购买的衣服被李泰益扔到垃圾中。袁姜辉生气报复李泰益,借口自己有伤,将本来要自己参加的与希望工程小孩玩闹的活动推给了李泰益。及其讨厌小孩子的李泰益不得不接受。

  第3集

  李泰益在和小孩子的活动中手臂脱臼。他来到了张满屋的道馆治疗,张满屋借机泄愤,治好了他。这一幕被房东太太照了下来。 房东太太的女儿发现了照片,拿照片做成海报,贴满了街道。她以能提高道馆学员的数量与张满屋分成收益,好拿钱去参加粉丝见面会。结果道馆的生意红火了起来。张满屋自己做的个性道服由于小学员的宣传在网上传播开来。元康辉让李泰益注意到了小学员照片背景上的海报,非常吃惊。李泰益找到经纪人要求解决此事。

  第4集

  张满屋因为海报侵权,被告了。道馆被房东太太介绍的男子租借,用来赌博。想寻找经纪公司谈判失败的张满屋回家发现道馆被封。道馆岌岌可危,而元康辉还等待着满屋网店的服装。张满屋将元康辉订购的服装送到了其家,结果遇见李泰益开门。二人争吵不休。

  第5集

  元康辉来到道馆寻找张满屋,并发现她就是满屋服装店店主。袁姜辉提议张满屋去当他们组合的造型师。这样就能还3000万的侵权费。张满屋跟随元康辉来到二人住处,因不想让李泰益发现是张满屋,假扮外国人与之共事。在一次活动中,张满屋服装反穿的做法得到了认可。李泰益对于舆论对自己时尚品味的肯定很开心。袁姜辉以为李泰益还没回来就让张满屋可以使用浴室。结果在浴室中,张满屋凑巧与回来的李泰益上演了尴尬一幕。而李泰益也发现了秘密,想反悔,但合同已经过公证了。粉丝见面会快要开始了,张满屋在李泰益的服装问题上遇到了赞助商的压力。

  第6集

  关键时刻,元康辉帮助了张满屋,顺利的拿到了赞助。张满屋取得了两款高档手表的赞助,很开心。半晚,忘记给李泰益表的张满屋又再次来到full house.李泰益看着手表,回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李泰益正在用黄瓜片做面膜。张满屋见到后教他更好的面膜方法。正想离开,发现他已睡着。房东太太的女儿因为没有买到粉丝见面会的门票,便和另外一女粉丝,用钱买记者证想混进见面会。后被识破。粉丝见面会上。二人表演成功。在和送给元康辉的钻石麦克风的中国粉丝照相时,袁姜辉感到头晕眼花。一粉丝送给李泰益的小熊睡衣也让李泰益大大过敏。二人在访谈中,都揪着对方的礼物和捐赠话题不放。见李泰益过敏了,张满屋买来药膏帮他涂抹。活动结束,两块手表却少了一块。张满屋寻了好久没有结果。回到full house的袁姜辉见到哭泣的张满屋将其拥在怀里,这时,知道事情的李泰益进屋看到了这一幕。

  第7集

  张满屋因手表的丢失而伤心。元康辉提出帮助她,说满屋长的很像自己的初恋。满屋不以为然。李泰益接过了助理给自己拿来的小熊睡衣。李泰益在网上看到粉丝的留言,说想要看到穿小熊睡衣的李泰益。李泰益想着穿一下就照一张,接过发现了在里面的手表。他打电话给张满屋,却是关机。李泰益本想以手中的手表来让张满屋退出。最后,他约了张满屋,结果元康辉也来了。元康辉发现了李泰益的手表,李泰益面对张满屋,只能选择将手表给她。房东太太的女儿知道了张满屋是take one 的造型师,和同是粉丝巴黎来的女孩,还有骗子记者一起跟踪张满屋,被满屋顺利摆脱。表演中,元康辉的眼睛出现了问题,视线越来越模糊,渐渐流出了眼泪。

  第8集

  因眼睛的原因而停止演出的元康辉来到了医院进行检查,他提出了做手术的要求。医生对其进行进一步检查。而李泰益接拍了某广告。拍摄时,现场有几只猫,李泰益令张满屋拿走。助理有急事将车钥匙给张满屋保管,工作结束送李泰益回家。广告商的老板是李泰益小时候认识的富家子弟,广告商和自己的未婚妻在背地里说李泰益的坏话,乞讨般的生活,语气全是不屑。张满屋听到后,大打出手。面对广告商要求的道歉的状况,李泰益很冷漠。张满屋有些失望。这时,张满屋为了追一只猫将手机放在车里追猫而去。李泰益准备离开时,从广告商嘴里知道了张满屋打人的真相,动手打了广告商,去寻找张满屋。张满屋为了救猫,掉在坑里。李泰益为了就她也掉了进去。二人最后跳出了大坑。却因车钥匙丢了 手机没电 被困丛林。夜晚,李泰益担心张满屋,将在车外睡觉的张满屋抱进了车内。第二天,众人寻找。醒来的张满屋看到身边的李泰益,大惊失声。

  第9集

  待人声散去,满屋钻出房车却迎来了take one的经纪人,两人忙解释,窗外一部手机偷偷地拍照。回程车中,大家都在思考昨晚两人单独相处的事,只有泰益心中清楚。姜辉到宾馆见母亲,被记者跟踪。母亲要求姜辉回家抢继承人的位,姜辉回绝。满屋看到泰益家族的房子,勾起小时候的一点记忆。满屋买药膏给泰益,泰益请满屋到贵价的餐馆吃饭,康辉到酒吧买醉,希望满屋陪,泰益有点不高兴。泰益吃撑了,满屋帮他消滞,直到他睡着,满屋想起康辉,打电话过去没人听。记者和宰熙跟踪康辉到酒吧,趁康辉半醉灌他喝下了药的酒,再将不省人事的康辉塞进车。

  第10集

  康辉在酒店醒来,对昨晚发生的事记忆模糊。宰熙拿着灌醉康辉,在酒店床上摆拍的,康辉与另一个背影像泰益的半身裸照威胁代表,被技高一筹的代表赶跑。满屋在练习室听着take one的歌用跆拳道的动作跳舞,康辉觉得很有趣。室长谈起公司股价下跌要代表好好干,并考虑陈世伶加入的事。代表与世伶通话后,正为世伶提出的条件发愁时康辉的眼睛检查报告,医生认为康辉的眼睛可能会瞎。泰益等一干人等吃披萨时,看到世伶的访谈节目,泰益回想起过去看到世伶亲吻康辉的一幕,痛苦不堪。在权衡利弊后,代表决定弃卒保帅,公开宰熙摆拍的照片,要康辉暂时离开避风头。满屋陪泰益做广播,泰益表演了一段架子鼓,大获好评。飞机晚点,康辉滞留机场。代表召开记者会,开除康辉,众人愕然

  第11集

  康辉偷偷离开机场,约满屋一起调查。泰益找代表问个究竟,代表反将一军要泰益不满意就一同离开。满屋假扮广告公司打电话骗来宰熙,康辉拿出宰熙与益女郎接吻的照片作威胁,宰熙和盘托出,发布照片的是代表,不是他。康辉和满屋决定回老巢查,两人正想躲到地下室,泰益出现,满屋一急,将康辉推进了地下室。康辉滚下楼梯,昏倒了。满屋不得不离开,明日再来。康辉断了脚,满屋临时包扎了一下,再送康辉到医院。泰益偶然听到代表的谈话知道康辉没离开,代表要通过监控康辉的卡和手机找到他。康辉收到匿名短信,马上毁掉自己的信用卡。康辉的物件被代表清理,古童将清出的一堆书给了假扮环卫工的记者,记者从中搜出一张泰益与康辉和衣而睡的照片。满屋建议康辉找泰益帮忙,却听见代表要泰益单飞的谈话,还强调是满足泰益在中国演唱会的要求。

  第12集

  泰益否定了代表单飞的要求。代表收到上次泰益在树林拍广告在房车中与满屋的照片,经纪人出面摆平了,并警告拍照者下次不客气了。满屋在康辉熟睡时将地下室布置得井井有条,康辉醒来满心感激,满屋还给了康辉一部她与爷爷紧急通讯的手机。假记者用上次在康辉的旧书中翻到的照片敲诈代表,经纪人以为是上次房车照片的那个人,带了一大帮壮汉捉他,假记者耍了个小花招跑掉,随后将照片发布到网上,引起轰动。康辉半夜肚子饿,偷冰箱食物,差点被泰益发现。翌日,泰益大喊有贼,满屋顺势说是自己吃的,推搪过去。泰益不顾事态的严重,冲进疯狂的粉丝堆里,闯进电视台,突然火警响起,众人逃出,发现不见了满屋。泰益不顾一切冲回去,看到眼中含泪,一动不动的满屋,泰益抱起失去意识的满屋离开。

  第13集

  泰益抱满屋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代表训斥经纪人黄室长制造假警报很不理智,两人衡量觉得痴情男比同性恋的形象对泰益更好,代表马上出发找来体育版的崔记者,提供房车中泰益和满屋的照片,让他写篇好文章。躺在医院的满屋梦到儿时和父母困在浓烟中的画面,不期然举起手,泰益紧紧握着满屋,叫唤她的名字,满屋醒过来。两人随即知道外间的舆论,极力反对代表的提议,代表用满屋的赔款协议和泰益的屋子胁迫,两人沉默。黄室长用泰益是她的救命恩人游说满屋,满屋过意不去,爷爷电联满屋说推迟三四个月回来,满屋屈指一算,订婚契约也刚好三个月,到时道馆和服装店都可以继续,满屋把心一横同意了。黄室长将满屋打扮成男孩躲过医院里记者的包围圈,将满屋带到摄影室,要他们影一缉情侣照以证他们的“三年地下情”,两人心里打着各自的算盘很勉强地配合着。地下室的姜辉知道满屋与泰益订婚相当不高兴,嚷着找代表理论,满屋用只是三个月的期限安抚他,姜辉不满却无奈,因为姜辉还得继续寻找证明他清白的录音带。向传媒公开两人订婚的日子到来了,满屋和泰益穿着洁白的礼服,在后台吵个不停,似乎有人想临时退出了。

  第14集

  满屋想打昏泰益以取消订婚,古童提醒仪式开始了。穿了礼服的满屋很不习惯,跌跌撞撞地走过通道,泰益鼓起勇气握住满屋的手。满屋的家被take one的粉丝骚扰,泰益于心不忍,报警并要古童将满屋接到自己的住所。泰益发现家里不断失窃,装上监控,满屋画好监控线路图给出来透气的姜辉。泰益在视频画面中看到满屋嘟起的嘴唇心跳不已,练习严重跑调,提早回家,姜辉和满屋正好准备帮新买的,给姜辉作伴的小猫洗澡,听到门铃声,姜辉躲到桌底,情急下,放出小猫,分散泰益的注意力。泰益吓了一跳责怪满屋,满屋说给自己解闷用的,并且只在地下室养,泰益无奈接受。满屋到泰益的洗澡间拿面霜给姜辉,却遇上正在泡澡的泰益,场面十分尴尬。满屋迅速跑下楼,碰到一副主人相的陈世伶,泰益追下来,三人惊奇对望。

  第15集

  世伶搂着泰益说想他,但泰益表示出厌恶,驾车出外透气,回想当初世伶决绝离开的场景,痛苦不已。满屋看到在庭院中呆坐的泰益,想用踢腿逗他开心,却差点摔倒,泰益抱住满屋,近距离接近满屋的嘴唇,心如小鹿乱撞。三人一起吃早餐,世伶提到接吻的事,满屋吓得呛到。姜辉内急想上厕所,被世伶撞破,四人一同到地下室,泰益看到满屋为姜辉做的布置,非常生气,上楼摔了想帮满屋治梦游的cd。满屋追上去,想道歉却鼓不起勇气,只好在房门外徘徊,泰益看到视频,心开始软了。代表要泰益好好准备个人专辑,泰益提到姜辉,代表无视。世伶试探代表泰益订婚的真实性,代表不置可否。屋子里的三人事无大小找满屋,满屋气极,用铲挖掉花坛里的花说要种菜,并让泰益也加入,泰益卖力挖土。满屋与姜辉聊世伶的事,姜辉同样厌恶世伶,却表示喜欢满屋这样的人,随后两人唱着有趣的儿歌,姜辉情不自禁地吻了满屋。

  第16集

  被吻了的满屋满脸通红,走回院子,接过泰益的铲一游魂般地挖土。世伶想赶走姜辉,找了广告商华明投资,华明指定要姜辉,代表为了生意只得答应。屋子里的四人一起吃早餐,不欢而散。姜辉视力又开始模糊。满屋与姜辉在地下室吃饭,又谈起世伶与泰益的关系,姜辉希望满屋也关心一下自己的过去,他一定会敞开心扉。泰益吃着满屋为他准备的食物,看着满屋留的纸条,心里甜滋滋的。满屋为泰益的专辑忙进忙出,泰益看在眼里,随即买了自己都不舍得花钱的护肤品给满屋,满屋为了答谢,将自己画的泰益农夫模样的T恤送给泰益,泰益高兴不已。世伶私自拆开猕猴桃工作室送来的照片,多番求证得知对外公布的满屋和泰益的情侣照是摆拍的。世伶搂着泰益问如果不是还爱着她,为什么在相框后珍藏着三人一起拍的照片,泰益挣脱不开,看到这一幕的满屋呆住了,发现满屋的泰益,一脸惊慌……

  第17集

  满屋不知所措地跑出屋子,茫然地挖土,泰益帮满屋披了件衣服,叫她进去,满屋心里暖暖的。世伶在采访期间指开黄室长,将满屋和泰益的假情侣照给记者,以报泰益说想彻底摆脱她的仇。世伶在公司遇到泰益,泰益头也不回地上了车,世伶将满屋拉下车,自己坐上去,泰益下车打的,满屋跟了上去,两人一起爬山,骑车,喝咖啡,像真的情侣一般快乐地玩耍,此时,网络上假订婚的消息已沸沸扬扬,包括满屋的个人信息。满屋遭到几个泰益粉丝的围攻,泰益救满屋心切,用力过度,将一个粉丝弄晕了。代表开展危机公关,要将假订婚的责任推到满屋身上,泰益非常愤怒。姜辉说泰益只是代表的木偶,保护不了满屋。满屋扶姜辉去拆石膏,望着两人蹒跚的背影,泰益心里做了决定。

  第18集

  泰益回想起与父母第一次看到浪漫满屋欢天喜地的场面不禁落泪。泰益在新专辑发布会上一力承担假订婚的责任,并宣布退出u娱乐。代表警告泰益违反合同的后果,泰益义无反顾地回道用浪漫满屋赔违约金,凭自己的实力一样能重新得到屋子。泰益不舍地环顾一下浪漫满屋,驾车离开,满屋迟了一步。黄室长不满代表只当take one两人是木偶,忿然离去。代表想挽回姜辉不成功,说出姜辉在一年内会失明,姜辉非常沮丧,喝醉在街上游荡哭泣。泰益到日本姨母家找母亲,母亲一直在问为什么自己的丈夫没有来,站在湖边,泰益想起五年前,父亲去世,母亲承受不了打击,精神有点失常,只好送她来日本,让开茶室的姨母照顾。茶客认出泰益,围着他拍照,母亲看状惊叫,泰益用身体挡着母亲,喝令众人停止拍照。两人安静地坐在湖边聊天,回来时,看到满屋和黄室长在茶室忙得不亦乐乎,看到泰益,两人报以热情的笑容。

  第19集

  明华催促代表让姜辉签约,姜辉提出要满屋做搭配师。姜辉在空荡荡的房子寂寞地想念满屋。日本,室长和满屋劝泰益回去不成功,两人决定留下直到泰益答应。泰益清早驾车上了渡船,满屋紧随其后。两人来到海边,看到岸边的许愿贝壳,泰益靠着满屋说远远爱你,满屋吓了一跳,泰益说是贝壳上的字。两人也挂上贝壳,满屋写成长,泰益则许下希望守护所爱的人的愿望。两人看能剧,旁边一人用日语问两人是否新婚旅行,不懂日语的满屋傻傻点头说是,泰益怪了满屋一句,但不剧烈否认。泰益问满屋来日本的原因,满屋答只是不想以后被泰益说,泰益生气大踏步离开。回程车上,泰益望着满屋的嘴唇不知不觉地靠过去,满屋突然张开眼,泰益扮想呕吐,两人到甲板上放风,泰益再次问满屋来的原因,满屋迟疑,反问泰益,泰益情不自禁地吻了满屋。吃饭时,黄室长等人看到姜辉和世伶参加日本的电影节,很吃惊。黄室长马上联系了古童,姜辉知道满屋的下落很高兴,马上约了满屋出来,两人逛街后来到一个有回声的小公园,姜辉希望满屋能永远陪伴他。

  第20集

  姜辉请满屋吃有炸虾的乌冬面,告诉满屋这是有特别意义的。姜辉等满屋给是否陪伴的答案,两人手机一前一后地响起。黄室长希望泰益重新站上舞台,被赌气拒绝。屏幕上,门外堆满泰益的粉丝。晚上,满屋买了啤酒继续游说泰益,醉倒前大喊一句,粉丝们有什么罪。泰益若有所思地走进庭院,看到桥上粉丝,不畏寒冷,真诚地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名字,泰益流下激动的泪水。翌日,黄室长和满屋到机场准备离开,泰益跟了去。同时离开的姜辉,在过道上看到坐着打闹的满屋和泰益有一丝不快。到达首尔机场,姜辉受到粉丝和记者的簇拥,黄室长等三人则包得严严实实低调离开。泰益的房子已当赔偿金转到代表名下,只好住到黄室长又小又乱的家,满屋担心泰益不习惯,要泰益到她的道场,泰益高傲地回绝。半夜,满屋在回家路上接到泰益的投诉电话,刚到门口,看到拿了行李坐在道场前的泰益。

  第21集

  老谋深算的代表用当初签的假结婚书面合同胁迫满屋做姜辉的搭配师,满屋生气但无奈。满屋搭帐篷让泰益睡,还要收日租赚钱,泰益说是否想他留久一点,两人对望时回想起在日本,船上接吻的那一刻,立即脸红心跳。姜辉在屋子里寻找满屋留下的痕迹,痛苦地看着满屋发的回首尔联系他的短信,等待满屋的电话。姜辉睡得浑身不自在,翌日请来昂贵的灭虫队,满屋立马让他们离开后,借机让泰益清洁道场。为犒劳劳累了一早的泰益,满屋请泰益吃韩牛内脏,高级惯的泰益起初抗拒,尝出美味后狼吞虎咽。两人在集市逛,泰益被误认为是女的,满屋看理发店五折优惠就去做头发。泰益一人先行回道馆,之前被满屋治好脱臼的小男孩在道馆等满屋,两人攀谈,男孩得知满屋和泰益没有订婚兴冲冲地说要追满屋,还说泰益不知道满屋生日,非常幼稚。华明亲自到韩国找姜辉,两人谈起小时候的事,华明一直希望姜辉站在她的舞台上,而姜辉担心本家那边会不高兴。满屋拉直了头发,看到屏幕上姜辉大张旗鼓地做代言,心起狐疑。

  第22集

  代表偷接了满屋打给姜辉的电话,满屋只好打给古童问情况,偶然听到的代表心里开始有新的盘算。满屋约室长见面,怀疑姜辉是否站在了代表那一边。泰益买纸杯蛋糕帮满屋庆祝生日,看到一部与满屋第一次相见时骑的粉红摩托非常像的模型,上面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猫,泰益学姜辉扮可爱的样子求店员出让了这个摆设。佳莲找满屋,满屋吓得将泰益推开,好不容易才让佳莲离开,而佳莲成为记者的身份让满屋忧心冲冲。泰益很有艺术感地摆好纸杯蛋糕,点上蜡烛,给满屋带来很大的惊喜,泰益还应要求唱了生日歌,气氛极好。两人在帐篷里点上一盏小灯,喝满屋自家酿的葡萄酒,满屋微醉,泰益认真感谢满屋对他不离不弃,并说喜欢她,满屋给出同样的回应,两人自然地吻在一起,不一会,满屋就醉倒在泰益怀里,泰益搂着满屋,一脸的甜蜜。两人在帐篷睡到天亮,半梦半醒时,满屋听到爷爷的叫声,霍地一下跳起来。睡眼惺忪的泰益钻出帐篷,不明就里地被爷爷来了个背摔。此时赶到的室长同样不能幸免。室长解释歌和武都是艺术,他们是来修炼的,竟然糊弄过去了。泰益想靠近满屋被拒绝,满屋似乎忘记昨天晚上的对话。姜辉的眼睛突然模糊,摔倒在地,姜辉知道不能再等了,急切地赶到道馆,却看到同一屋檐下的泰益和满屋……

  第23集

  泰益和姜辉到门外争论,姜辉猜测泰益喜欢上满屋,泰益称姜辉是否想抢走,像以前一样。姜辉回想起世伶那个强吻,真相是,姜辉清楚世伶不择手段求上位的本质,不希望她伤害动了真心的泰益,当晚找世伶谈判,泰益突然出现,世伶脑里回响起代表要求她处理与泰益关系的话,于是强吻姜辉使泰益死心。泰益拉着想追回姜辉的满屋,问她昨晚的事,满屋完全没印象,泰益泄气地低下头。姜辉倒回道馆,两人又吵起来,爷爷和黄室长取水回来,姜辉的礼貌和微笑博得爷爷的欢心,立刻叫满屋为姜辉准备饭食。泰益不服气,和姜辉争抢饭碗,被满屋喝止,两人乖乖吃饭。代表责备古童没看好泰益,世伶怀疑姜辉眼睛有问题,代表气定神闲地绕过去了。姜辉决定赖在满屋家一晚,与万般不情愿的泰益同睡帐篷,姜辉向泰益解释世伶一吻的误会,泰益装睡不听。黄室长得到神秘人物的投资,兴奋不已,马上带泰益去练歌,作曲家尚杰很不屑作为偶像明星的泰益,尚杰应泰益要求唱一曲证明了实力,又特意降低半音伴奏暗示泰益没水平,泰益一怒而起,两人激烈地争吵起来,满屋和黄室长见形势不对,一边道歉一边拉泰益离开。一路上,满屋不停地安抚泰益,在道馆门外,泰益摊开手掌向喋喋不休的满屋要钥匙,满屋将手轻轻地搭在泰益的掌心,泰益受宠若惊……

  第24集

  泰益心领了满屋的好意,要了摩托车钥匙,在浪漫满屋外,思索能否靠自己取回房子。怕被代表革职的古童寸步不离姜辉,姜辉答应不落跑的条件是找回满屋给的手机,古童照办,被代表发现,代表践踏古童入娱乐圈的梦想,要他交出手机,古童头也不回地离开。后悔莫及的古童找黄室长范秀哥诉苦,范秀哥带上古童去道馆,将退的房租给满屋还代表的违约金。姜辉再次向代表强调要满屋,代表提出要三倍的违约金让满屋妥协,满屋不从。世伶偶然听到满屋与泰益的通话,马上到道馆,看到正在吸尘的泰益,百味交陈,称会帮泰益取回一切,泰益坦然已整理好两人感情,希望世伶也放下,现在他想守护的人是满屋。世伶心有不甘,出门刚好碰见满屋,顺将姜辉会失明的事告诉满屋,让她内疚,满屋马上跑去找姜辉,不知情的泰益只见得满屋离开的背影。姜辉尝试习惯黑暗,弯着腰顺着满屋贴在地上的金色星星走路,灯亮了,姜辉对着进来的满屋喊世伶关灯,满屋眼含泪花,回应姜辉,姜辉茫然……

  第25集

  姜辉摸索着招呼满屋,听到满屋说不能与他同行,姜辉强颜欢笑送满屋离开。满屋回头看到踉踉跄跄的姜辉,忍不住躲在门角落失声痛哭。道馆正在开欢迎古童的烤肉会,席间提到泰益屋子的名字,爷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翌日,姜辉闷闷不乐地出发,直至看到身后的满屋。姜辉在中国拍硬照,强烈的阳光和拍照的闪光让他的眼睛严重超载,满屋非常担心,姜辉只要满屋在身边心就安定了。世伶不忘揶揄满屋,劝满屋守住姜辉,远离泰益。确知不辞而别的满屋在姜辉身边,脑里却交缠着满屋醉时的说爱自己的话,泰益垂头丧气,受满屋拜托的爷爷看在心里,藉野外训练之机提起泰益的爸爸,希望他振作,不要让爸爸失望。姜辉带满屋见她崇拜的设计师华明,席间满屋不小心弄湿了裙子,华明得知看来如此高档的裙子竟是满屋自己用旧围巾做的,非常欣赏。两人闲逛,姜辉看到满屋望着小店上挂着的泰益相片发呆,黯然神伤。打定决心守护满屋和fullhouse的泰益找到满屋问离开的原因,满屋欲言又止,泰益鼓起勇气说出喜欢满屋,满屋甚是惊讶。

  第26集

  华明和代表、世伶谈这次中国之行产生的效应,姜辉妈妈突然造访,众人报以好奇的目光。咖啡厅里,妈妈要姜辉回家看病重的父亲,姜辉回绝。偷听到的世伶更加疑惑。在华明的一再请求下,姜辉来到袁家,爸爸真诚的道歉没换得姜辉的谅解。在同父异母妹妹子敏的呵斥声中,姜辉强忍怒气离开,脑子里又浮现出吃不到的炸虾,广场上欢快舞蹈的母子勾起姜辉小时候与母亲手拉手跳舞的回忆,心中忍忍作痛,无助的姜辉唯一想起的只有满屋,这打乱了满屋与泰益的8点之约,姜辉喝酒痛哭,向满屋和盆托出隐藏在心底的身世秘密。世伶从华明处得知姜辉的家庭背景,在宾馆撞见满屋从姜辉的房间出来,立即定论满屋贪姜辉的家财而来的。满屋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对不起发短信给心急等待的泰益,泰益更焦急想知道原因,动身到姜辉出席活动的场所门外。

  第27集

  满屋担心姜辉的眼睛,配了一系列墨镜,但姜辉希望在华明的舞台上展现最好的形象,心领了满屋的好意。佳莲的巴黎朋友发现泰益,兴奋得晕过去,没入场券的泰益借抱她入内之机混进去。世伶看到泰益,敬告他满屋贪图姜辉的家世抛弃了没用的他。满屋帮姜辉整理衣服,姜辉作势要吻满屋,被泰益撞个正着,悲痛的泰益在出租车上偶遇一名会讲韩语的司机,司机带他散心,先在麻将馆疯玩,再吃了地道好汤,司机鼓舞泰益一定要重新开始。满屋到宾馆找泰益解释,满屋说出了自己的真心但坚持不说离开的理由,泰益不能理解,伤心的两人各自在广州塔附近徘徊。姜辉在宾馆外等待满屋,看到心情低落的满屋,姜辉用小猫挂饰逗她开心。范秀哥责备离队的泰益,泰益突然醒觉,要重新变强争夺失去的一切。回到韩国,在道馆的上楼梯出,泰益听到优美的歌声。

  第28集

  范秀哥建议泰益与古童组队,泰益抗拒。姜辉听到满屋在温室内想念泰益,皱眉离开,他知道满屋的心靠近哪里了。泰益听了古童的歌声最终接受了他,范秀哥给组合取名为take two。满屋在道馆附近喝酒解愁,醉倒,范秀哥将泰益拉来,泰益将满屋背回道馆,姜辉打来,泰益代满屋接了电话,激起姜辉争夺的斗心,无限推迟治疗眼睛的时间。两边拼命练习,为名誉,为所爱的人奋斗。范秀哥与代表在广播局相遇,两人激烈交锋。姜辉的专辑出了问题,只得延迟重回舞台的日期,无独有偶,泰益的舞台也被取消了。范秀哥以为代表使诈,实情是广播局的金局长开了一档对抗性的新节目,让他们的复出更精彩。两队见面,不期然,take two的对手就是only one——姜辉,没有硝烟的战争拉开帷幕……

  第29集

  范秀哥了解姜辉和泰益的性格,认为姜辉不会赢,更不想他们自相残杀,遂退出节目。代表动用关系封杀take2,逼泰益上节目,完成与局长的私下约定。泰益要代表以full house作赌注,拼命一搏。佳莲想问出照片中姜辉站在哪家人的门口,带满屋到自己的记者办公室,满屋删去照片,还叫佳莲将公司关了,心情不好的佳莲喝醉,走到道馆前,泰益刚好在门外长凳上,佳莲对满屋又瞒了一个大秘密更加生气,看到爷爷,佳莲一时冲动,将满屋假订婚和做服装搭配的事情抖了出来,爷爷杀气腾腾冲进full house,要满屋回道馆,否则以后都不能回去,未完成任务的满屋不忍离开,深深地低头拒绝。泰益怕爷爷难为满屋,不断拨满屋手机,满屋却问他节目的事,泰益以为她在帮姜辉探听情况,很不满。古童无意中看到泰益写的歌词,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代表抢夺了尚杰给take2创作的新曲,泰益跑到u娱乐,抓住姜辉的领口质问他。

  第30集

  姜辉厌恶代表的不择手段,却无法否认胜者会夺走一切的现实。满屋看到姜辉的桌子上放着尚杰的歌,觉得奇怪,找范秀哥问情况,范秀哥叫满屋搞清楚立场。古童唱自己作的歌给憋闷的范秀哥解愁,范秀哥顺水推船,加上泰益的歌词,take2踏上舞台的事业重现生机。演出前,泰益收到两件演出服,看到信封中骑摩托车小猫的照片,泰益心领神会。对决当日,姜辉眼睛终于支持不住。泰益在走廊上发现蜷缩在一角的满屋,无计可施的满屋向他坦白了一切,泰益奔到准备室,看到坐在地上绝望流泪的姜辉,悲痛不已。没有人可以放弃舞台,泰益取来无线耳麦,让姜辉听他的指令登台走步。姜辉舍弃了代表抢回来的歌,选了自己喜欢的那首在泰益的帮助下尽情演唱,take2也完美地演绎了自己的原创,输赢就此一朝,众人屏气凝神,荧幕上倒数,“5”、“4”、“3”、“2”、“1”、“0”……

  第31集

  屏幕上显示take2的画面,在一片庆祝的欢呼声中,暗处的姜辉晕倒在地。姜辉会失明的事公诸于众,华明要撤回投资,代表威胁华明要揭开姜辉的身世。会长了然代表的恶行,取消记者招待会并且开除他。范秀哥拿出与代表打赌的录音,请会长将浪漫满屋还给泰益,会长同意,条件是范秀哥做u娱乐的代表。世伶到医院探望姜辉,姜辉说出世伶对泰益的真心,鼓励她潇洒地转身离开,这才是最美的她。医院的过道上,世伶遇上泰益,虽然知道答案,世伶还是再次要泰益跟她走,泰益坦诚要留下保护他所爱的人,两人握手,如姜辉所愿的,世伶强忍着眼泪,洒脱地转身远走。感慨中的泰益收到世伶的短信,得知五年前的吻是误会。泰益向姜辉道歉,姜辉拜托他一件事。姜辉动身到中国做手术前,回full house见满屋,姜辉交给满屋一张服装设计班的听课证,希望满屋成为像华明一样优秀的设计师,满屋感激不尽,望着兴奋的满屋,双眼通红的姜辉不舍地说出“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第32集

  姜辉留恋地凝视着在远处挥手的满屋,虽然他看不到。泰益拉满屋回道馆求得爷爷的原谅,房间里,泰益抓到满屋的手,嘴唇渐渐向满屋靠近,门外爷爷的咳嗽吓得满屋将泰益推倒在地。泰益搬回fullhouse,在姜辉蜗居的地下室,泰益想起姜辉在医院拜托的事——一直粘着满屋,要让她开心幸福,只有你做得到。泰益拉满屋到fullhouse,满屋换上泰益送的小礼服,泰益为满屋弹唱满是她的歌,两人打打闹闹地度过甜蜜时光。一晃6个月过去了,姜辉寄来录音笔,内容满是对大家的思念,满屋向他汇报大家近况:take2大受欢迎;范秀哥——黄代表忙并快乐着;佳莲学着做有良心的狗仔;道馆学员不断增多,爷爷非常满意;自己上午忙道馆,下午认真上服装设计课。大家也很挂念姜辉。原代表李俊成立自己的公司,重头开始。泰益到中国找姜辉,露台上,姜辉的眼睛恢复了以前的神采,两人相视而笑。take2的演唱会,泰益深情地唱起take one的成名曲,黑暗的舞台中央亮起一束光,姜辉回归了,风采不减。两人投入演出,台下粉丝几近疯狂。经过风风雨雨,大家再次聚首fullhouse,泰益带满屋来到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满屋终于想起那个怕猫的小男孩,同样是那个洞,满屋取出一个竹篮,里面是泰益送的骑摩托的小猫,泰益摘下小猫围巾上的戒指带在满屋无名指上,深情地说:“我们是命中注定……跟我一直在这里生活吧!”满屋幸福地接受了泰益的吻。铺满金黄落叶的小道上,两人手牵手漫步,尽头就是那间装着满满幸福的房屋——full house。

猜你喜欢

Powered By 韩粉乐园 Copyright © 2006-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