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粉乐园(hjzlg.com)→分集剧情介绍→《萝卜泡菜》罗文熙.高斗心.徐仁锡.刘浩晶

首页韩娱新闻韩剧年表韩剧OST收视率韩剧下载韩剧在线分集介绍韩剧穿帮韩剧外景地演技大赏韩剧读物韩剧点评韩剧壁纸

韩影年表韩影介绍韩影OST票房海报韩影奖项韩影在线综艺下载综艺在线韩星档案韩星写真韩星手绘韩星兵役结婚照悼念

自学韩语韩文剧本韩文字幕韩文歌词中文歌词韩文翻译器韩文输入器谐音歌词开口唱韩国百科韩剧漫画世界时间打赏援助咨询

 

 

 

 

 

 

 

 

人气排行
最新推荐
 当前位置:韩粉乐园分集介绍→《萝卜泡菜》罗文熙.高斗心.徐仁锡.刘浩晶

《萝卜泡菜》罗文熙.高斗心.徐仁锡.刘浩晶


转载请注明出处→韩粉乐园 www.hjzlg.com┋与你QQ.MSN.微信.微博.贴吧上的朋友一起分享]

  第1集

  充满好奇心的开朗女孩张思雅从小在寺庙里长大,由于不喜欢沉闷的生活,背着行囊从寺里逃了出来。在大街上徘徊的思雅从背囊里好不容易翻出了300元,想喝自动售贩机里的咖啡。她把钱放进去,不料机器却吞下了钱。愤怒的思雅用脚踹起机器。

  这时,自动售贩机的主人郑东植看到,他跑过来责问思雅在干什么。 东植是郑韩模家里的问题儿子,嚷着要做出一番事业,偷偷拿了父亲的钱,做起自动售贩机的生意。但是不到一个月,对面开了一家咖啡店,把生意全部抢了过去。现在的他连喝粥都成问题。伤心的他此时想来拿机器里的钱去喝酒,不料看到了上一幕。

  听到思雅为什么踹机器的原因后,他要拿出钥匙打开机器。但是发现自己忘带了钥匙,他向思雅借打车钱,但是思雅除了车费外,刚才被吞掉的300元是全部家当。无奈之下,东植用身体撞上自动售贩机上,一番折腾后,终于取出钱来。

  突然,身后有一个警察问两个人在干什么,最终两个人被拉到了警察局。

  第2集

  在思雅的帮助下免于一死的朴载宇为了答谢她,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思雅,叫她来首尔找他。寺里的大和尚表示与世俗断了因缘的孩子不会去大都市,但是内心隐隐担心思雅。载宇离开后,大和尚从高兴地拿着名片的思雅的手中抢过名片撕掉。

  李承勇的家里从一早开始就为长男民基和儿媳妇载英的回国而忙碌着。承勇忙着在家准备迎接儿子,妻子则去机场接儿子夫妇。看着只拿着一只手提袋,戴着墨镜出关的儿媳妇和在后面推着行李车,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包出来的儿子,承宇妻内心感到不快。全家人坐在一起吃起晚餐,但是饭后终于发生了事情。

  第3集

  寺里的住持准备了布、剃刀、剪子,把思雅叫了过来。他问思雅做好了心理准备了没有,思雅含着眼泪不语。当住持拿住思雅的头发,正要准备剪下去的时候,思雅急中生智,之后跑出了寺庙。

  金熙来医院看望浩锡,她向浩锡母求情,不要告东植,但是浩锡母不为所动。金锡跪在地上,表示自己代替东植受罚。

  第4集

  东振为前一天说错话而向浩贞道歉,并表示和恩浩一起去做采访。两个人来到海边的渔村,找到整天戴着旧收音机的老奶奶的家中。

  看着奶奶连一顿饭都吃不饱,两个人先暂时放下了采访任务。恩浩去菜市场买菜,而东振则帮忙修了水龙头。当开启水龙头的瞬间,由于水压没有调整好,恩浩和东振淋湿了一身。两个人相互对视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第5集

  东振知道知海成为自己节目的主持人,忍不住去找上司理论。部长解释说是紧急状态,自己也没办法,东振反驳说应该给心理准备。节目结束后,知海和恩浩第一次见面,知海叫恩浩准备之前收集的所有原稿,还给她冲一杯咖啡。恩浩虽然感到以外,但立刻微笑着让知海等一会。东振知道后,生气地说恩浩为什么替知海做这样的事情。

  第6集

  从寺庙跑出来的思雅在汉堡店打工,虽然她为得到第一份工作而兴奋,但上班第一天就和顾客发生矛盾。她指着客人吃剩的汉堡包和土豆,说这样浪费粮食会遭到报应。她把剩下的食物包起来,递给了客人,女顾客生气地把店经理叫过来。

  在载英搬新家那天,秀南问恩浩有没有再婚的想法,知淑在一旁听后吃惊


    第7集

  思雅与载宇偶然相遇,载宇问她有没有需要的帮助,思雅说太饿了,先吃完饭再说。

  思雅津津有味地吃完饭,她告诉载宇现在找工作太难,再苦的工作自己都能做。

  聚餐后,由于恩浩和东振回家的路是一个方向,所以打算一同回去。当东振打出租车的刹那,知海把车开过来,说要把东振送回家。东振表示和恩浩一起回去,拒绝了知海的邀请。知海让恩浩也一同上车,但恩浩也巧妙地拒绝,知海看着两个人,内心忍不住愤怒。

  第8集

  载宇对没能帮助思雅找到工作而内疚,但是他答应思雅找到她的父亲,并表示电视台的负责人会给思雅打电话。思雅说载宇是个好人,载宇听后露出微笑。

  敏道在哥哥敏基的酒店内的花店里找到了工作,兴奋地她从早晨开始忙碌地准备上班。东振告诉恩浩公司前面开了一家很好吃的排骨店,邀请她一起去吃午餐。知海在走廊遇到东振,问他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并自作主张地要请东振吃饭。

  第9集

  东振的奶奶达莱想见东振的未来媳妇,于是来到电视台。她见到恩浩后问起有没有男朋友,并要把东振介绍给她。难堪的恩浩慌忙起来要带着达莱参观电视台。

  东振母金熙问东振是不是在找叫黄尚范的人,面对东振的疑问,金熙说好象是曾经帮过自己的人的儿子,叫东振把地址告诉她。

  第10集

  每次看到东振和恩浩在一起,知海内心感到不快。知海邀请恩浩一起吃午餐,并暗示自己和东振之间的旧情。知海听到恩浩说起自己的儿子,问她怎么知道的,恩浩回答说在东振家的门前见到过,知海隐隐感到嫉妒。

  载宇见思雅担心去见父亲时候穿什么,于是带她去百货店买了衣服和鞋,作为礼物送给了思雅。思雅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到父亲住院的医院,但是思雅的父亲却说她认错了人

  第11集

  金熙听到思雅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同情地看着她。金熙跑去房屋中介,咨询有没有一个女孩子住的房子。

  思雅听到父亲的住院费已经推了两个月,只能强行出院的消息后,向护士求情,但医院方面也表示无可耐何。思雅找到杨组长问能不能预支工资,但是杨组长表示进公司还未满一个月的员工是不能预支工资的。

  东振的奶奶打听出恩浩的电话号码,让孙子给恩浩打电话,叫恩浩中秋节的时候来家里。但是恩浩考虑到知海,歉意地表示自己去不了。东振母在旁边教孙子装哭,终于得到恩浩的答应。

  第12集

  知海见儿子夏松挣脱自己,向知海跑去,内心受到打击。知海向东振的家人表示自己的失礼后离开。在和东振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恩浩尴尬地表示自己选错了日子。东振的奶奶直截了当地问恩浩东振怎么样,恩浩犹豫着不知如何回答,终于说出自己结过婚,丈夫已故的事情。东振奶奶大声说“行了”,之后问起恩浩家的电话号码,说到时候去她们家附近的话去电话。

  金熙去给尚范结一部分住院,听到被一职员已经结算完的事情,内心感到诧异。思雅从金熙那里听到此事,说身边没有人会交这么多的钱,也感到奇怪

  第13集

  金熙对韩武说想把无家可归的思雅带回家,韩武表示自己永远站在金熙这边,并提出在家里招待思雅。

  载宇和思雅在车上过了一夜,载宇对思雅的现状感到心痛。载宇把手表和纸条放进思雅称为宝贝仓库的箱子里。不料,杨组长发现了手表,她误以为载宇送给自己的礼物。

  东振见奶奶极力促成自己和恩浩,感到无可奈何。知海在主持节目的时候当念到不能见女儿的观众来信,想起了自己的处境,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第14集

  知淑知道东振的奶奶说的好姑娘原来是恩浩,并不是敏道的事情后,感到吃惊。

  载宇知道自己买的手表误转到杨组长那里,不禁头疼起来。思雅被怀疑偷了客人的钻戒,伤心地独自喝酒。载宇看着喝醉入睡的思雅,预定了一间客房,把思雅送到客房里。东植看到载宇背着思雅进客房,告诉了东振和金熙。

  夏松的生日那天,知海心情愉快地结束录音,当她拿着礼物高兴地来到夏松的家中。但是奶奶达莱的态度冷淡,知海哭着对达莱说自己想见夏松。

  第15集

  知海叫恩浩不要管夏松的事情,恩浩忍不住愤怒,两个人为做妈妈的资格问题吵了起来。

  载宇指示员工仔细检查客房有没有戒指,见找不出来戒指,秀南令思雅离开酒店。正给载宇准备离别礼物的思雅听到戒指从洗衣水里发现,自己也可以重新上班的消息后大哭起来。

  敏道发现达莱拿来的耳环,恩浩犹豫地对知淑说起东振的事情。

  第16集

  金熙爱大街上偶然发现坐在车里的秀南,她来酒店查有没有叫秀南的客人,在那里遇到了载宇。

  达莱在超市里遇到由于卡到期而结不了帐的知淑,达莱帮知淑付钱。知淑来到达莱的家中还钱,在那里意外遇到了金熙。金熙和知淑自敏道和东植的事情吵完架后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再次吵了起来。

  东植不满思雅住到自己家里,他说服弟弟东民,两个人开始绝食来抗议

  第17集

  东植阻止思雅来自己的家里,与高兴地迎接思雅的家人不同,东植对汉武发起牢骚。还对给思雅腾出房间的东民生气。

  秀南知道是载宇给思雅安排酒店房间的事情,内心感到不快。秀南令载宇辞退思雅,载宇对她发火。

  载英叫恩浩一起吃中午饭,并给恩浩介绍张贤基律师。东振看到恩浩从贤基的车上下来,内心隐隐不快。东振对汉武坦露自己喜欢恩浩的事情。

  第18集

  汉武、具万、达莱、金熙一起喝茶,汉武对他们说起东振喜欢恩浩的事情。

  电视台的演播厅里,人们正忙碌着准备录制节目。恩浩从贤基那里收到花,东振看到后感到忐忑不安,知海看到后忠告东振。

  达莱拜访恩浩的家,知淑告诉达莱恩浩有交往的男朋友。自相亲后贤基喜欢上恩浩,他在恩浩家门前等着她。正巧路过恩浩家门前的达莱听到贤基说自己和恩浩是有发展可能的关系后,内心受到打击,恩浩在一旁也感到难堪。

  载宇不顾秀南的反对,仍和思雅见面,并试图想拉起她的手。

  第19集

  恩浩听到东振在叫自己的声音,吃惊地跑出来。东振终于向她表白,知淑看到恩浩和一个男人拥抱,不禁呆住。知淑告诉恩浩自己不同意她和东振结婚。

  东植仍不喜欢思雅,而载宇却越来越难以隐藏自己喜欢思雅的感情。思雅用载宇送的化妆品化妆,载宇难以置信地看着变化的思雅

  知海看到乘同一辆车上班的东振和恩浩,她问东振为什么不抓住自己。东振告诉知海在他心中夏松的位置是第一,知海听后若有所思。

  第20集

  秀南在载宇的车里发现了发带,表情不禁僵住。载宇正和思雅发手机短信,这时秀南过来,和他说起思雅的事情。

  答应东振今天给答复的恩浩独自在屋里徘徊,终于下定决心给东振打电话。知海邀请贤基做自己节目的法律顾问,东振在知海和贤基面前说有采访工作,之后带着恩浩出来。两个人以物色活动地点的名义去各个地方,享受着约会,并约好第二天带着夏松一起去玩。知海和夏松通电话,突然想起往事,另她倍感伤心。

  敏基告诉知淑敏贞喜欢载宇的事情,知淑生气地对下班回家的敏贞喊要剪掉她的头发,伤心的敏贞反驳知淑。


      第21集

在宇背着昏倒的思雅去医务室,走廊上东植看到,想着发生什么事一路跟去。来到医务室,一个人都没在,在宇打电话大吼让医务室负责人马上过来。东植跟进医务室,问在宇思雅发生什么事了?在宇问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东植说当然有关。在宇只是告诉他出了点事故,医生到来,在宇走人。找到客房色狼,在宇上去一顿扁。杨组长在走廊看到思雅的清洁工具,疑惑,走到房间门前打到里面打斗声音,进去看到在宇打色狼上前阻拦,在宇打完就拉着色狼要去警局。

东植守着思雅,东振妈正好来电话找思雅,东植告知她思雅在医务室,暂时不能接电话。奶奶让东振妈赶快去宾馆看看。赶到宾馆的东振妈在大堂遇到了在宇妈,赶着叫住她,两人终于碰面,在宇妈不理的走人,东振妈追着出来说要跟她谈谈,关于她女儿,在宇妈怒,说不想再谈死去的女儿,不准她用女儿来威胁她。让东振妈不要拿女儿开玩笑,让女儿赶紧开车走人。在宇姐问妈妈那是谁,东振妈不答。。。东振妈来到医务室,问东植怎么回事,东植也说不清,东振妈看到躺着的思雅担心不已,东植问妈妈为什么这么把思雅放在心上,东振妈守着思雅,东植回了花店,跟朋友说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变态。东振打电话回家找妈,奶奶接了,说妈妈出去了,东振就跟奶奶说了要带夏仙一起出去玩,让奶奶接了夏仙先送出来。姐姐带夏仙到小区门口等人,恩郝开车来接夏仙,奶奶还为之前见到律师的事对恩郝生气,对恩郝没好气。恩郝带着夏仙来接东振,三人一起出发。
 
在宇妈回到宾馆,看女婿表情不对,问出了什么事?女婿告知在宇跟客人发生了纠纷,因为客人对清洁人员的不规矩,还知道了被骚扰的对象是思雅。在宇来见社长,他妈上来一记耳光,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不应该带客人去警局,凡事应该照她的方式,反问他不知道自己妈是什么样的人吗!在宇到医务室,发现思雅已经回家。

东振妈带思雅到家,奶奶关切,思雅说只是客人喝醉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东振,恩郝带着夏仙在游乐场开心的玩,碰碰车,旋转木马,就像三口之家一样。三人吃饭,恩郝细心喂着夏仙喝水,东振问夏仙今天玩的开心吗?跟恩郝一起玩的好吗?恩郝说着下次再一起出来玩。回家的知海想着今天怎么夏仙没来电话。餐厅送来了特别服务,给三人合了影。敏道爸妈有事要一起出门,东植带着朋友一起来看敏道。东振家一起晚饭,爷爷问着思雅怎么样,思雅说着没事,爸爸提议全家出去玩一下,全家响应。吃着饭,爷爷的手机响了,全家惊诧爷爷几时有了手机。

敏道东植跟朋友一起喝酒聊天,敏道说着自己暗恋挫败的事情,东植还安慰她五年没嫁人到时他一定会负责,另一个朋友也是,敏道让他们不要开玩笑,自己一定不会选他们两个。东振妈安慰着思雅,让她不要太难过,又问到思雅她爸爸身前有没跟她提过妈妈的事。回房后东振爸追问思雅在宾馆空间发生了什么,东振妈跟他说白天在宾馆见到了思雅的妈妈,但人家完全不听她说话,东振爸说奇怪世上还会有不认自己女儿的狠心母亲,猜测是不是思雅的妈妈另有其人,思雅爸爸会不会另有女人,东振妈因为这话有吓到。东振妈回想当年从思雅奶奶那里听说自己女儿夭折的消息,联系在宇妈的反应,有所想法。

在宇生气的跟警局通话中,似乎警察一定要被害人亲自来报案才能立案。在宇给思雅短信,跟她为今天的事报歉。在宇来到厅里,在宇妈喝醉了,拉着在宇问是不是讨厌她,因为思雅他都变得很奇怪。说思雅这样的女孩就是为了能抓住有钱男人会不则手段的那种人,所以自己非常讨厌。最后醉醉得对在宇说妈妈是爱他的,你应该知道吧。说自己没有丈夫,没有依靠的自己走到这地步。

敏道妈回家,见醉得睡在一个沙发上的敏道东植,气得把女儿打醒拉起来。东振爸鼓励着东振,不要因为其他家人的话退切,一定要抓住自己爱的人。东振妈来找东振,拜托他找下当初提供思雅爸爸信息的知情人的联系方式,借口现在思雅也住到自己家了,才想起应该找当知人感谢一下,东振答应。

思雅心情沉重的来上班,在宇妈要女婿查下思雅今天有没来上班。在宇来客房找思雅,跟她抱歉,思雅让他不必,跟他完全没关系的。在宇让她下班一起去警局,指证那个色狼,思雅不想把事情搞大。这时杨组长来电话说社长找她,在宇问社长找她什么事,思雅说去了再说吧,再给你电话。社长室,在宇妈问她知道朴室长跟客人动手的事吗?思雅问朴室长是谁?在宇妈问她不知道朴在宇的名字吗?思雅才知道管理大叔是室长,还是社长的儿子。。。惊诧 思雅不能消化这事实。思雅出来,在外等着的在宇心急上去抓着她手问社长说了什么?思雅拉掉他的手不说一句的走了。在宇冲进社长室问妈妈到底跟思雅说了什么,被告之室长身份被揭穿。。。社长决定对思雅停职处分,直到有最后决定再说。在宇从杨组长那里听到这个决定,气愤,杨组长质问怎么可以这样为第二个女人打架,不是还给了自己定情的手表,在宇终于告诉她手表其实是给其他人的礼物。思雅不接手机,在宇急着追上去问怎么不接电话,思雅说自己不相信他了,以后都不相信在宇了。。。


      第22集


在宇拉住思雅说想谈谈,思雅说不再信他,不想跟他说话,在宇硬拉她走,思雅一口交上他手背,跑去拦了出租走人,在宇无奈.
电台,东振他们的科长要离开,众人欢送并送上礼物。东振向恩郝打听当初送来思雅爸爸联络信息的人.回家把联络电话给了妈妈,东振妈回房就打了电话,跟对方约了时间见面.挂电话之即东振爸回来,东振妈吓了一大跳,说给朋友打电话呢,搪塞了过去.晚饭后全家吃水果,思雅把目前停职的事告诉大家,众人安慰,东振让她明天跟大家一起出去玩,可思雅怕宾馆随时来电话说不去了,东植因为要顾花店,也说不参加了

思雅回房,在宇来电话,没接,在宇只好发了短信,说就在她家门口,让她出来不然就一直等着.思雅出来见他,说着比起社长的话,在宇的谎话让她更难过,自己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谎,在宇说自己是室长或者管理大叔对她应该没什么区别,可思雅不是这样认为,因为社长这样想她,因为自己让社长难过,所以她也不能接受,自己正混乱着,今天不想再说,走人,在宇也无奈.

全家出门去玩,思雅东植留守在家.思雅在报上找着工作,东植上来找话说,心里有点关心她找新工作的事,嘴上还是不饶的嘲讽着思雅.敏道家,恩郝帮敏道选着上班要穿的衣服,让她振作点.

宾馆,在宇路过平常思雅打扫的房间,看着别的工作人员想起了思雅的样子.走廊上,东植叫住路过的在宇,问他思雅的事怎么样了?在宇反问他这与他有什么关系,东植说因为是一起住的关系所以问一下,在宇说知道他们不是很亲的关系怎么这么关心,东植回只是住在一起所以顺便问一下,在宇让他以后都不用关心.在宇去找社长,社长不在就跟姐夫谈起了思雅的事,在宇向姐夫承认自己真的很喜欢思雅,姐夫让她做好心理准备,这事以后很好难的,思雅能不能回来上班都不一定,在宇说如果思雅被辞退,他也一起辞职,姐夫让他不要冲动,看看再说,自己是希望在宇和思雅有个好结果的.敏道在宾馆里遇到在宇,招呼后走开,敏道对在宇还是放不下,只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东振家,思雅想着事情发生后第二天在宇来找她想带她去警局报案的提议,给在宇去了电话,说自己现在想去警局.在宇陪着她去了警局报案,夸她勇敢,想找她一起吃晚饭,思雅说要回家吃,在宇只能看她走人.思雅无精打采吃着饭,东植进来又找她拌嘴,思雅不理的收了餐具去厨房.东植去冰箱找了牛奶。(看样子是牛奶喝出了问题)

女婿告诉在宇妈在宇说过如果辞退思雅他也一定会辞职,在宇姐劝妈妈三思,不要因为辞了思雅丢了儿子.东植吃坏的牛奶发作了,去厕所狂吐,又肚痛的晕在厅里,思雅过来看到把他带回房间,又半夜奔出去买了药回来,因为天太晚药房都关了门,跑了五六家店才赶上一家正关门的,总算买到(首尔的小区设置真不怎么样,24小时的药房都没有-,-)

在宇妈来找在宇,问他把思雅调到秘书室觉得怎么样?说自己细想这件事思雅并没什么大错,不应该就这样辞退她.在宇问这是不是算是对思雅的承认,在宇妈说当然不是,还早呢.在宇已经非常高兴了,说思雅绝对不会让妈妈失望的.思雅喂东植吃了药,还打了湿毛巾为他敷。早上,东植醒来,发现思雅照顾了他一夜,意外,看思雅要醒来,又倒下装睡,醒来的思雅探探他额头看没发烧了,又出去煮粥,东植才起来,装做不知昨晚事的来找思雅,嘴上仍然不饶的说着思雅。吃着粥,思雅问东植到底有什么不喜欢他的理由,东植说没有理由就是讨厌,思雅无奈,打着喷嚏说东植居然这样对照顾他整夜又感冒的人。东植回房,想着早上醒来看到思雅照顾他的样子,心里应该有所感。东植来到厅里,硬是找正看电视的思雅茬,跟思雅抢着遥控器,一阵笑闹,两人突然察觉凑得太近而尴尬。两人坐下一起看电视,思雅从迷迷糊糊到撑不到一头靠在东植大腿上睡着了,东植感觉微妙。花店朋友给东植来了电话让他马上来店里,东植怕吵醒思雅还特地压低了声音,赶着出门回房换了衣服,想到睡在厅里的思雅又特地把床上被子搬了下来,原想扔在她身上可最后还是有帮她好好盖好再走人。思雅睡醒,看着身上被子,笑笑。

在宇来了电话,两人碰面,在宇说一天没见好像一年没见一样,问她为什么没接电话,难道不想他吗?思雅开始泛泪光,在宇追问难道不想他吗?思雅点头,说是,在宇上来抱着思雅,说自己非常想念她

东振一家人都回到家。东植回来路上想起思雅,去药店买了感冒药,一路笑呵呵回来,在小区门口撞上拥抱着的在宇思雅,无语。到家,借着小事对东民发着火。

在宇告诉思雅,社长把她调去了秘书室,思雅担心自己对这工作什么也不懂,而且在宇妈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不太想接受秘书工作的样子。说因为喜欢在宇自己很累,在宇让她累也坚持一下,思雅答应考虑。半夜,思雅想像着自己在秘书室工作,一边想着做错事被社长骂,一边又想着自己能够因为工作能力得到认证,最后给了在宇电话,说自己想干回原来清洁的工作。第二天,在宇把思雅决定告诉他妈,在宇妈认为思雅心思不一般,看穿想把她放在身边为难的想法。

东振妈去见了当年的知情人,知道思雅原来就是她的女儿,难过。思雅在家给奶奶按摩,奶奶说漏了什么话(鹤,你一定有听懂吧)东振妈一路难过的回到家,进门看到晾着衣服的思雅,看着思雅微笑打招呼的脸,百感交集

  第23集

  载宇找到思雅的家,拜托家里人劝思雅在秘书室工作。达莱问载宇和思雅的关系,载宇犹豫一下,回答说自己喜欢思雅。

  金熙仔细看着载宇,问他为什么要为社长跑腿,载宇说出社长就是自己的母亲的事情。载宇和思雅两个人留在思雅的房间,载宇说阿姨和之前态度有些不同,自己感觉像见了丈母娘一样。

  第24集

  夏松失踪,全家人到处找他。感到自责的恩浩没有去上班,到处寻找夏松。

  知海结束录音后,飞快的回到家中。知海带着夏松一起购物,也吃着美味的食物,度过开心的时光。但是一到晚上,夏松就哭着要回家,令知海的内心受伤。

  思雅接受载宇的建议,开始在秘书室上班。上班第一天,思雅就因拿秀南的茶杯喝水而被训斥。

  第25集

  金熙带着思雅去百货店买衣服,思雅看中一件衣服,但是感到太贵而像换其他衣服。感到心酸的金熙给思雅买下那件衣服。店员笑着问两个人的关系,思雅回答说想说明她们的关系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金熙听到后感到痛心。

  恩浩对东振说这次夏松的事情令自己重新考虑了和东振的关系,并问他和知海重新开始怎样。

  第26集

  秀南问载宇他代别人交了两千万的住院费,到底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载宇说如果秀南答应不生气的话就回告诉她,并说出是思雅的父亲的住院费。秀南感到那个人有可能使自己的前夫,不安的秀南让载英打听广播里提供信息的人的联系方式。

  汉武对金熙说房子太小,要尽快把思雅嫁出去,金熙听后内心又些失望。

  第27集

  秀南知道思雅就是死去的尚范的女儿后大吃一惊,她派人调查关于思雅更多的事情。载宇和思雅约会,告诉他自己不幸的童年生活,对思雅的爱意更近一层。

  第28集

  载宇向思雅表白了爱意,但是思雅想着曾被母亲抛弃的过去,无法立刻接受载宇。金熙在一旁看着一切,内心痛苦起来。秀南知道金熙在照顾思雅的事情后态度激烈。

  第29集

  秀南先行来到河金熙约定的地点,金熙和思雅走了进来,看到秀南不禁吃惊。秀南微笑着对金熙说话,但是金熙由于对秀南的恐惧,不知所措地说出来话来。

  第30集

  知淑和东振见面,向他问起家里的情况。金熙以思雅和载宇的生辰八字不合为由,反对两个人的交往。思雅表示自己可以努力,但是金熙说命运是不能改变的东西,态度强硬地让思雅放弃载宇。

  第31集

  载宇为何思雅的结婚问题而苦恼,载英在旁边帮载宇分析情况,并告诉载宇秀南自见到思雅父亲的朋友后突然同意结婚的疑虑。载宇陷入沉思,之后问载英知不知道思雅父亲的朋友电话。

  第32集

  载宇确认了秀南在80年代出国的记录,之后来找金熙。问她是不是之前就认识自己的母亲。金熙听后慌张地把水杯打翻。 知海找到恩浩,让她不要再参与到这次改编的节目。

  第33集

  思雅喝醉酒后和东植一起回家,金熙斥责东植。思雅盯着看金熙,反问她自己为什么不能和东植一起喝酒,自己说不定会爱上东植,金熙听后打思雅的耳光。第二天早晨,思雅留下一封信后离开了家。

  第34集

  东植打听到思雅在哪里,他慌忙跑了出去,但最终仍给载宇打电话,告诉了思雅的去处。思雅独自站在海边,载宇慢慢地走过来,一把拥抱了她。

  金熙从东植那里听到思雅和载宇在一起后,慌忙去找思雅

  第35集

  思雅从房子里跑出来后,一口气跑到海边,她一步步走进海里。载宇发现思雅后跑进水里一把拥抱她。 载宇安慰思雅,告诉她找到母亲是很大的幸运,但思雅表示自己无法认母亲。载宇调查抛弃思雅的女人的行踪,其间对此事越来越感到可疑。

  第36集

  载宇去找金熙,问她思雅出生那年自己的母亲是不是也在元州。金熙回答说从思雅那里知道了载宇母当时在别处,但载宇表示自己已经确认过此事。

  第37集

  载宇提交辞职信后走出社长室,秀南给金熙家去电话。秀南和汉模见面,告诉他金熙就是思雅的生母。汉模反问秀南是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但秀南断然表示没有。

  第38集

  东植知道了思雅是金熙的亲生女儿的事实,他追问金熙事情的真相,之后离开家。思雅从金熙那里听到此事,她找到东植的花店。思雅跪在地上问东植自己怎么做才能让东植不难过。

  恩浩看着夏松和知海亲密的样子,内心感到矛盾,最终下定决心向东振提出分手

  第39集

  达莱从金熙那里知道了思雅的身世,她生气地指责金熙不应该欺骗家人,金熙表示和思雅一起搬出去住。秀南拜托思雅劝载宇不要出国。

  第40集

  金熙和思雅离开家,两个人在旅店住了下来。金熙四处打听住房,突然看到餐厅的招人广告,于是走了进去。

  知海把童话书和情侣装送给恩浩,拜托她好好照顾东振和夏松。

  第41集

  思雅知道了自己因为秀南而在庙里长大的事实后大受打击,思雅彷徨在街上,载宇连续给她打电话,思雅一直不接。

  达莱夜里看到韩模在厨房煮着方便面的样子,心情矛盾起来。

  第42集

  秀南在思雅面前跪下来求原谅,表示思雅和载宇结婚后打算把酒店交给两个人来打理,思雅瞒着和载宇分手的事实,告诉秀南可以和载宇结婚,但婚后要到国外生活。秀南求思雅不要这样,但思雅冷静地表示这不是自己要干涉的事情。

  第43集

  接受手术的秀南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被诊断出无法正常走动,载宇和载英难过地看着没有意识的秀南。

  思雅收到秀南在出事故之前写的信,信上写着对思雅赎罪的内容,告诉她变更酒店名不会有太大的困难,拜托思雅接管酒店。

  第44集

  一年后,东植和敏道结婚后开了一家中餐店。思雅和载宇也结了婚, 并照顾着失去记忆,像小孩子的秀南。

  知海和恩浩见面,两个人带着夏松度过开心的时光。具万的生日到了,一大家子的人一一回到了家


 下一条记录:《阿岘洞夫人》王熙智.金敏成.高娜恩.李辉香
 上一条记录:《李祘-正祖大王》李瑞镇 韩智敏

      稿件声明:本栏目分集介绍转载自百度贴吧百度百科以及韩国官网的韩文预告翻译.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本站唯一邮箱 wytg99@163.com (若某链接涉及贵司版权事宜.请来邮件告知并附上版权证明材料.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对应链接.协助贵司保持版权清洁)

  

  郑重声明:本站所有资源都是免费的,没有收费服务,没有网店,没有微店,没有淘宝店铺,请认准本站唯一网址 hjzlg.com 请勿轻信任何站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