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韩娱新闻韩剧年表韩剧OST收视率韩剧下载韩剧在线分集介绍韩剧穿帮韩剧外景地演技大赏韩剧读物韩剧点评韩剧壁纸韩剧饰品韩剧手机

韩影年表韩影介绍韩影OST韩影票房韩影海报韩影奖项韩影在线综艺下载综艺在线韩星档案韩星写真韩星撞衫韩星手绘韩星兵役结婚照悼念屋

自学韩语韩文剧本韩文字幕韩文歌词中文歌词韩文翻译器韩文输入器谐音歌词开口唱韩国知多少韩剧漫画世界时间小工具简繁转换打赏援助咨询

 

 

 

 

 

 

 

 

人气排行
最新推荐
 当前位置:韩粉乐园韩剧点评→《奶酪陷阱》韩剧原创剧评

《奶酪陷阱》韩剧原创剧评



原创投稿作者: Kilualavender 隽
微博: http://www.weibo.com/u/1875423983


 
献给所有善良包容,哭笑着努力生活的人们。
献给所有经历过伤痛,抑制或怀揣着黑暗的灵魂们。
献给所有孤身一人,还未遇到人生相契伴侣的独行者们。
献给所有有幸遇到那个钟爱的她/他,有甜蜜有沮丧的伴侣们。
献给所有被此剧感动,心痛,哭泣,欢笑,揪心的奶酪迷们。
 
 
刘正 – 我是奇怪的人吗?
 
免贵姓刘;在韩国的姓氏中,算是不常多见的。
我的单名正;大概父亲冀望我成长为一个正直,或至少正常的人吧。
刘正,韩语中的发音和“有情”接近。或许父亲还希望我成为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吧。
父亲一向对我期许颇高,所以我总是揣摩着他的心思,努力达到或超越他严苛的标准;
我们之间总是有礼而疏离的;他对于我的褒奖是鲜少的奢侈;
无论我如何的努力和正确,总是有有待改善或考虑欠周的地方。
时而会捕捉到他深究不安的目光,和带着不经意试探的暗示询问;
谦卑的姿态,和善的微笑,恭敬的回复,一向是我应对的方式。
偶尔,只是偶尔,会忍不住点戳他的用意和暗示,宣泄般地报复;
有时,竭力而又坚持地为自己辩驳申明,渴盼父亲理解我的世界。
最后,意识到了辩解的无用;乏了,便选择了缄默,和更圆润的方法。
 
在大学里,我有无数的光环。外表,学历,体能,个性,人气,都无可挑剔。
在前辈跟前,我是值得信赖的学弟。交付给我的任务和职责,我总是能毫无瑕疵地完成。
在同辈之中,我一直是名列前茅的优等生;是超越了嫉妒,而被众人欣羡的存在。
在后辈面前,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众人的依靠,是领袖般不可忽略的人物。
在世人眼中,我应该是完美无缺的吧;
至少,周围的人是如此一厢情愿地定位我的。
但是,我深知自己内心禁地中蛰伏着的乖僻的正义感,和由此而衍生的深不可测的黑洞。
 
一直以来,我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人;周遭总是无比热闹,有时过于呱噪。
熙攘的人群,总是充斥着无法预测的人心和目的。
我的世界,华丽,高高在上,让人仰望,引人遐思。
对于人性的恶,我似乎总有着无比惊人的洞察力和敏锐度。
女生对我的欲情故纵,矫情献媚;
单纯的会选择简单直接的表白,深沉的会似有若无地旁敲侧击。
男生对我的拜托求助,嫉妒卑躬;
单纯地会直截了当地开口求助,深沉的会借机让我成为冤大头。
各种人群的万千种嘴脸,总有一定的规律和潜藏的玄机。

而我,已经养成了惯性的笑容,温煦可亲的,快要眯成缝的双眼;
来阻挡那抑制不住的冰冷,了然,和嫌恶。
 
人生,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终极游戏。必须时刻警惕,直至生命的终点。
要想不处于被动的挨打位置,就必须先发制人地占取人生的领先地位;
只有达到人生的至高点,才能获得绝大程度的自由和肆意任性的特权。
要想维持人生赢家的地位,除了注定的先天赐予,还需后天不懈的经营。
所以父亲一直要求我谨言慎行,克己复礼。
在经历了少时无数任性直白的跌撞尝试后,我意识到了诚实和直言所遭受的冷遇。
最终,沉默和聆听成为了我遭遇任何事的首选;
适时的魅力微笑能让对手降低防范心,从而方便实施自己深藏的计划。
人生,似乎也因此变得一帆风顺。
人心,不是很有趣吗?能够识透,且操控它们按照我计划的轨迹行进。
如此有成就感的事情,也是我人生为数不多的兴趣之一了。
只是,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向任何人,展露真实的自己了。
那个连自己都快遗忘了的自己。
那个有着自己正义主张的;有些孩子气的任性的自己;
那个孤傲容易受伤的自己;那个渴望被称赞,总是努力做到最好的自己。
除了在那些不具杀伤力的蚂蚁和蜗牛面前,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真诚地笑过了。
那种久滞黑暗中的孤单行进,犹如在漆黑的宇宙中看不到终点和光亮的火箭。
那种深深的疲惫,和飘忽的绝望。
直到那一天,在人群中,我看到了那个有着和自己相同气味的她。
那一刻,所有嘈杂的人声都迅速地消散了。
整个世界安静地只剩下她和我,在人流中孤寂的身影,倦怠的呼吸,以及眼底沉重的安静。
那一刻,乏力万分的我,忍不住地笑了。
那不是敷衍和自嘲的笑,是内心无比喜悦和快乐的笑。
那一瞬间,我无趣的人生,有了一道久违的光亮,带着封闭了很久的纯粹,向往和希望。
 
她叫洪雪。我喜欢轻柔地唤她 Seol。美丽的名字,和日文中“天空”的发音接近。
她并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美女,眼睛不够大,头发有点燥,身材也不魅惑。
但是她干净的气质,犹如秋日的晴空般,让人无来由的心情美好。
她不是第一眼美女,清丽的她似乎不自知自己潜藏的魅力。
喜欢她纯净的笑容,带着治愈的温暖和清新,轻易地可以抚平伤痛。
似乎不管人生遭遇什么,无论世界多么寒心,她都能依靠自己的认真和包容,顽强而又温柔
地生存下去,奋斗下去。
目光总是不自禁地飘向她,那个有着橘色发色的精灵;
渐渐地,看到了她被人忽略和刻意隐瞒的很多面。
她一直努力认真地生活,带着这个社会不兼容的正直和执着;似乎和我有着惊人的相似。
看似柔弱,却凡事全力以赴的她;明知被占便宜,不甘却又最终认命,无奈疲惫的她;
喝醉酒暴走且酒品不是很好的她,一脸厌恶眼神歪头倒地就睡的她;
总是像个小鼠般带着不信任的眼光审视我的她;
拼命打工累倒在课桌直流口水的毫无防备的她;
拼命躲避我约饭邀请,落荒而逃的她;绞尽脑汁想出各种蹩脚拒绝理由的她;
一个人,不依靠旁人,用尽全身心去生活和打拼的她;
即使面对充满恶意的人群,依旧从他们的角度为他们设想的宽容的她。。。
不懂得强硬,狡猾和心机的她,在这个自私残酷的世界中,想必吃了很多的苦与涩。
她的努力,认真;她的沮丧,愤忿;她的善良,敏感;她的单纯,稚气;她的独立,执拗;

她瘦弱的肩头,纤细的手指,疾速的步伐,倔强地抿唇,偶尔眼底的落寞;
她人生所包含的一切,她的思绪,感情,内心,她身心的每一个角落,我都想渗透;
她的过去,我都想了解;她的未来,我都想参与。
自以为冷情的自己,却对她有着如此强烈的占有欲和好奇心,未知的情感着实让自己意外。
蓦然,心底会升腾出一种希冀,带着轻颤的怯懦和畏惧。
如果是她的话,一定可以理解我的所有吧?!
 
1 年前的开学庆祝派对,是她休学一年复学的日子,也是我服役完毕复学的日子。
虽万般无耐,偶尔也会强迫自己参与这样的聚会。
可以藉机了解一下系里的情况,混个脸熟,留个好印象。
抵达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正好撞上被尚哲学长强迫吃下烧酒包肉的她。
她一口没有咽下,吐了一桌,满嘴的泡菜烧酒,我鄙夷地皱了下眉。
又是一个屈服学长威逼毫无反抗之力的懦弱后辈。无聊。
我还未完全坐热垫子,尚哲学长就侃侃地介绍起了我。也好,省去了我费口舌的精力。
接着,就有女生前赴后继地给我倒酒,递包肉。
没有什么胃口的自己百般推脱,却还是阻挡不了她们执意的热情。尚哲学长更是借机点贵的。
努力按耐自己厌恶的脸色。既然婉转回绝不管用,那就顺势将酒杯倒翻摆脱被迫的局面。
这一招果然很管用,那个叫珠贤的女生立马就去清洗自己不菲的裙子了。
内心一阵窃喜,刻意地低头,却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原以为满场的混乱,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微小的细节和心思。
却在抬头的刹那,撞上了她不屑的笑和轻蔑的眼神,识破了我伎俩般的自得和了然。
在和她眼神对视的刹那,她却迅速地避开垂头,恢复了龟缩在角落的怯懦平静。
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多疑和错觉。那一次的涟漪成为了我心中的警示。
之后,因为要回复短信,我走到楼道阴暗的一头。
不巧,被我听到了尚哲学长的话,撞上了正好路过的她,短暂的凝视,无语,尴尬。
不出所料,这次我又一如既往地被当作冤大头来请客。
无所谓,这点小钱不算什么。
这个世上总是有那么些理所当然贪图便宜的人。放心,总有机会可以还的。
付完餐会钱离开的时候,看到了被尚哲学长欺压而嘟囔不满的载宇。这个矛盾正好可以利用。
自然地把餐费发票给了载宇。 果然,他轻易地就发现了尚哲学长挪用会费,不甘的他一定
会借机报复。
事发之后,我出力出钱平息了对于尚哲学长的责任追究。我无懈可击的计划和操纵。
人心真是容易掌控。不必弄脏自己的手,利用对方的暗流汹涌,就可以达到报复的目的。
被报复的无话可说,本就是一身的错。报复的即便事后觉察到我的操纵,也与我无关。
我既没有参与报复,也没有怂恿添油。我只是给出了既定的事实,稍加善意的提醒,并且还
主动处理后事。
只不过,有时会有意外的牺牲品。很不巧,这次她成为了被人误解的对象。
她虽然没有武断地下判断,不过她敏感的直觉和质问我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一切。
她怀疑我,不信任我,嗅出了猫腻。我在心底为她鼓掌,不过她奈何不了我。
也算是上次你看穿我的小小的报复吧。
 
她犀利的眼神有时让我没来由的烦躁。时不时会听到周围的同伴说她和我的相似。
是这样吗?揪心的感觉,内心似乎有些东西破土而出。
在楼道里瞥见了冒失的她,摔倒在地,文件散落得满眼皆是。
那天的自己很疲惫,不自觉地冷着脸,开口让她小心一点。
但却意外地看见了她惶恐的神情中透露出的一丝惊悚。心中又是一阵烦躁。
她有很多触动我心弦的时刻。微小的,如针扎般的刺痛。

而那一天晚上她给我的动容让我决定主动友好地接近她。
那一夜她独自承担了别人不愿担负的责任,默默地做着不属于自己份内的事情。
自己辛苦到半夜,却还是留下照顾我这个和她并不熟的病人。
看着自己额头的毛巾,身上的大衣,桌上盛满水的脸盘,药和营养剂;还有冷得蜷缩成一团
的熟睡的她。
为她盖大衣的时候,她细润的手指猛地抓住了我,紧紧得不放,有自己求生意志般。
那一个动作所传递的信任,眷恋,和依赖。我任由着她紧攥着我的手指,默默地望着她的睡
颜,那一个空间又只剩下 wuli 彼此。
那一刻,我终于有了答案,终于明了我的情绪为什么会因为她有硕大的波动。
所以我决定接近她,想要了解她人生的所有,迫切而且灼烈地。
 
一次聚餐中,她喝地酩酊大醉,大肆嚷嚷地说要休学,想必这一年她一定过得很辛苦。
接着,就翻倒在地,倔强的手指指着我,幽怨的眼神,满满的都是责怪。
然后头一别,她就睡死了过去。之后,她就休学了。
刚想和她建立友好的关系,休学了能见到她的机会岂不是近乎为零?
所以我想到了许助教。他在一次聚会中被我撞见偷拿我的钱包。正好,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我半胁迫半利诱地让许助教假装弄丢我的论文。
没有了我的威胁,她顺利成章地拿到了奖学金。
如此不着痕迹地让她复学,我才能利用剩下不多的校园时间和她相处。
反正许助教也只是将功补过,无可厚非。我的方式并不算阴险。
最终,她还是知道了一切。大声地对峙我,质问我为什么可以如此轻易地利用他人的把柄?
为什么可以毫无愧疚地胁迫许助教来帮助她?为什么要通过伤害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为什么从来没有从他人的立场考虑过? 为什么陷她于不仁不义之中还让她不自知?
我真的做错了吗?我的想法很奇怪吗?
许助教本来就犯错在先,有亏于我,我只不过让他将功赎罪罢了。
我的目的是要帮她,不想让她休学,想和她亲近,想消除她对我的戒备和疑惑,以及阻挡在
我们之间的误会。她这样倔强不求人的个性,别无他法。为了她做这一切,为了她坦诚所有,
难道也错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她,我意识到了诚实又一次带给我的伤害。
我只想好好地保护她,保护她的纯良避免受到这个世界的伤害,即便我内心黑暗弥漫。
 
终于看到她复学了,心头有几分雀跃。我开始主动地接近她。
去她打工的咖啡店买冷饮给她,她一脸的茫然。
看了她未关闭的课程表,和她选修同样的课程,她满脸的讶然。
去图书馆主动提出为她占位,她满目的惘然,犹豫不决。
肆机邀请她一起吃中饭,她毫不犹豫地回绝,或找各种理由搪塞。
总之,和她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因为接触的增多而减少。
 
她选修的课被莫名地删除了,我敏锐地感受到了她对我的抵触增加。莫非她怀疑是我?
要找出真凶并不困难。简单地下套,就等着鱼儿上钩。
果然,又是尚哲学长。他心虚犯错在先,我轻易地就让他自己一股脑地坦白了罪行。
后来,她大概觉察到我不是元凶,主动地向我道歉怀疑我的事。
我马上抓紧机会邀她吃饭,第一次她毫不给面子地拒绝了我。
我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我对自己认准的人和事,会坚持到底。
放弃了可以轻易拿高分的课,选修了姜教授的课,只因她在。
出现在课堂上的我,看来着实把她吓得不轻。友好地和她打招呼,她一脸拘谨的样子。
下课铃声刚响,她一溜烟地颠了。哈哈,这么有趣的小鼠,怎能轻易地让她逃了呢?

她的时间并不难掌握。大学,家里,打工;好友两三。要创造和她偶遇易如反掌。
第二次邀饭,她说自己已经有约,然后走得飞快;
第三次,看到她拼命地关闭电梯门,幸好我腿长手长,还是挤了进去,她一脸挫败,低头无
语。她说自己中饭已吃,尽管时间颇早,最终她肚子里的声音和手里的餐券自打脸面。
第四次,她看见我转身就逃,不料和后面的人撞了满怀。伸手去扶她,她最终忍无可忍地要
和我谈谈。抓住她真心想要道歉的心理,心底软的她终于委屈地答应和我中饭了。
和她去便利店买了三角包饭,从小还没有在便利店吃过东西的我,怎么也弄不好。她好心地
把自己的拆好的三角包饭给了我,并满怀歉意地说这次应该她请客的毕竟她误会我在先,我
抢先提出下次一起吃饭的邀请。
 
一次课上,她的手提电脑貌似坏了,看她急得四处求借电脑无果,便主动把自己的借给她。
教授上课看到她的不专心,正要点名她的时候,我又主动向教授提问转移了注意力。
下课的时候,我主动提出帮忙收集论文,以便再多给她点时间完成论文。
课后看她上课都没有心思听课的样子,主动把笔记借给了她。
打印论文的时候又出现金额不足,第一次看她在我面前娇弱求助的样子,立即发挥我的骑士
精神,借机亲近了她一下,看到她一脸窘迫的害羞摸样,心里一阵窃喜。
她的论文被珠贤偷走造成迟交,我上前帮她和教授解释,揽下全部的责任。
她满怀感激又歉意的眼神。和她的关系似乎亲近了许多。很好的开始。
 
因为珠贤的嫉妒,她莫名地成为了流浪汉的袭击对象。我叫来了保安,还好及时地拯救了她。
第二天看到她受伤的手腕,上前关问伤势。她却说自己是因为不小心开罐而受伤。
看着她随便处理的伤口,拉着她去重新去换药。女孩子留疤,不好。
帮她消毒,涂药,包扎,她总是倔强地要自己来,一脸拒绝欠我人情的样子。
一直看到她默默地独自承受很多,为旁人付出。但在自己受伤需要帮助的时刻,却总是硬要
一个人扛。傻得令人心疼。
真心地劝慰她要先照顾好自己。有时对旁人付出再多,也不会被感激。有难处不要总是一个
人担着,我会帮忙。
想要叫她小心南珠贤的小心思,尽管昨晚我已经严厉地警告过了南珠贤,但还是不放心。
没想到她竟然从南珠贤的立场为她解释。哎,如此单纯善良的女孩子。
 
要拍毕业照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向我走来。她对我坦白对我误会颇多,想要请我吃饭。
内心又是一阵欢快。平生不太喜欢拍照的自己突然想要和她的合影。
硬拽着她一起自拍,她扭扭捏捏地最终还是被迫和我拍了,一脸迷蒙的样子,真是可爱。
想到和她又亲近了许多,我笑得很开心。
这张照片就此成为了我手机的背景。
 
一向穿着随性的她某天上课穿着不习惯的高跟和洋装,让我眼前一亮。
之后她说要一起吃饭,莫非为了和我吃饭而特意打扮的?不可否认,我是高兴的,所以不假
思索地就答应了。
在食堂拿饭的时候,看她四处张望的样子,心里有些蹊跷。
之后雅莹加入和我们一起吃饭,我也只当是凑巧。
但当她极力地称赞雅莹的漂亮和人气高时,我有丝了然,但也顺着她附和。
直到她直白地说出我和雅莹的般配,后来她要去相亲而提早退场。
我幡然醒悟,原来她是有目的地邀请我才安排的这一切。
刻意的打扮是为了相亲的对象。约雅莹一起吃饭是为了撮合我们。
排山倒海的嫉妒,被利用的气愤,让我沉浸在自我封闭的黑暗中才能得到平息,就像小时候
一样。

后来雅莹说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末了,向雅莹询问了她的住址。
在那里等她到万家灯火点亮的时刻。半夜,她跛着脚,一步一艰难地拖着高跟回来了。
我有些心疼,但更多的是气恼和沮丧。
原以为纯粹的她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不会耍心机来企图接近我。
原以为她终于肯相信我,向我敞开心扉,彼此间更加亲密了。原来并没有。
我自嘲地笑出了声。赌气地和她说了句“和你吃顿饭真是困难”,然后黯然离去。
 
隔天她小心翼翼地和我搭话,我故意冷漠地回应。看着她一脸没有头绪的样子,想必还不知
道惹恼我的原因吧。哎,不开窍的孩子。
分组演讲的课题,和她同组的三个一个人精,一个人渣,一个人呆。她的前途堪忧。
看着她一脸孤绝,貌似已经做好了默默承担一切牺牲的准备。
原本打算不闻不问让她自生自灭的。但当听到她孤身一人喝得烂醉,旁边还有专占女生便宜
的渣男时,我的身体比脑子更诚实地先动了起来。
在她快摔倒在学长怀里的时候,我及时扶住了她,第一次大声怒斥她不知人心险恶。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如垃圾般的人,理直气壮地利用,伤害,欺骗,愚弄别人;乐此不疲,
不知悔改。
被动挨打,逆来顺受从来不是我的原则。主动出击,以牙还牙或更甚,才是我的坚持。
我是爱憎分明的人。面对人渣,我会不遗余力地加以灭绝,从各种层面。
 
团队演讲的那天,看着她困顿的眼神和散乱的队友,想必又是一宿的熬夜。
演讲的主题,调查,分析,内容,甚至 ppt,都是她的水印,太过明显。
讲究团队合作的姜教授一定不会遗漏。果然,随便几个问题就对队内的分工一目了然。
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她瞬间石化奔溃。我的心底一阵绞痛,但也不是我能补救的。
看着她插着耳塞走在路上,唤了她几声,没有任何回应。落寞的她,让人不自禁地担心。
初秋的街道,夕阳下散落着凉意。我和她,就这样,一后一前,不疾不缓。
她单薄摇晃的背影,戴着指环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似乎还可以听见她的叹息声。
她在听什么音乐? 她现在眼里的风景是怎样的?她的心情还是很糟糕吗?。。。
我就这样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街区,时空中宁静美好地只余留彼此。
 
她再次诚心地邀请我吃饭,我还是选择便利店和三角包饭。
为了完美地拆开三角包饭,我一个人苦练了很久。果然,在她面前我完美地表演了一番。
送她回家的途中,我下了决定。我提出了交往,她理所当然地愕然,说目前没有想交男朋友。
我有点失望地放手了,她慌乱地抓起我的手,支吾地说不是因为不喜欢我。
我撒娇说那不如就交往吧,心软的她就这么答应了。我得逞般地笑了,像孩子一样。
 
之后我们开始交往。我帮助她找到了学校打工的机会。和她一起看电影吃西餐逛街。
她让我接触到了自己未曾有机会碰触的世界。
我们也有激烈的争吵,持续的冷战。我并不反感,因为我们是对等的个体,附着强烈的个性。
但是,我无法忍受她的不理解和分离。想到和她内心距离的拉远我无法遏抑地想暴走。
为了宝拉的父亲,陪她到医院整夜守护。她睡倒在长椅上,疲惫的睡颜,白净的手指。
让我想到最初她触动我心匪的那一刻。
小心翼翼地握起她的手,包握在自己的掌心里,冰凉却又温暖的触感。
夜晚的医院,安静的走廊。围绕着我的,是她熟睡的呼吸声和恬静的气息。我喜欢的人。
 
她是敏感有丝多疑的人,我是孤冷渴望完美的人。
但我们对彼此,从最初的冷漠猜忌,到互相坦诚,打开心扉。这样的感觉,真好。
我喜欢手表,收藏的都是大器简洁的款式,但都价值不菲

自从她送我那只深军绿色表带的手表后,我所有的名表都束之高阁。
因为她家附近连续遭劫,为了安全我第一次到她租住的小屋陪伴。
夜深人静,我们一起翻阅她孩童时的相册,诉说彼此童年的往事。
她说自己不是特别聪明的人,所以只有依靠不断的努力来弥补,这样结果才不至于不好。
所以她一直努力到现在,努力地学习为了拿奖学金,努力地打工为了赚取生活费,努力地依
靠自己才能不给不宽裕的家庭增添负担。
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努力地达到父亲的期望值,努力地不在人前透露任何负面的
情绪,即便胸口觉得沉重。
这个世上总是有部分幸运的人,不用努力就可以轻易地获得爱,比如,白仁浩和洪准。
而我们,都不属于那样被眷顾的孩子。
我们都是渴望爱和认同的孩子。我们努力地生活,想获得的不过是理解的微笑和轻轻的拥抱。
 
对她的信任和眷恋开始厚实地增加。
我坚信她可以透过一切表象,看透我内心最深邃的部分。我们相似的本质。
那一次她在我面前遇袭,奄奄一息受伤的样子让我愤怒到极致。
那个毫无悔改之意的人渣居然说我和他是一样的。他诡异地笑着,大胆地下咒说今后我的身
边不会有一个人,她更是不可能理解我,最终会离我而去。
我愤怒地揍他,踢他,用力地踩他的手指,不够不够,还远远地不够。
我的眼前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无尽的黑暗蔓延。
我的身体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即便已经伤痕累累。
我听不到他的惨叫求饶,因为所有对那个人渣的折磨都无法代替她所遭受的身心之痛。
当疲乏的自己走向转角缩成一团的她时,她眼里的恐惧和身体的惊吓,让我僵在了半空。
她的抵触和害怕让我沮丧。一想到那个人渣的诅咒,我更是绝望到了深渊。
稍稍康复的她向我道谢,轻柔地抚摩我受伤的手指,我的心才得以平复。
 
随着新学期的开始,我们又恢复了校园情侣的愉快生活。
几次想要亲吻她,都被她羞涩地避开了;正要放弃的时候,她又会突然抓住我的手,一脸的
挣扎,最后把吻落在我的脸颊上,落荒而逃,可爱地紧;之前交往的女生总是大胆得没有任
何心悸的感觉。
有一次被学长们灌了好几杯烧酒,靠在她身上的感觉好舒服,扑鼻的是她的发香和体香。
头脑虽然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却有着说不出的沉重和感慨。
摸着她的发,希望她是喜欢我的,不要随意地判断我,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
她用伤感的眼神看着我,不说一句话的她似乎可以看到我孤单灵魂深处悲伤的色彩。
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幸可以遇见那个触碰到自己内心柔软的她,心底一股暖流。
借着微醺的激情,我试探地轻吻她,进而放肆地深吻她,想要和她融为一体般地,不顾一切
地,一次又一次地吸吮,深入,想要夺走她所有呼吸般,想要传递给她我所有的热量,还有
那份对她窒息般无法控制的情感。
 
和白仁浩忘年的伤痛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溃烂。终于,和他彻底地打了一架,两败俱伤。
她悉心地帮我料理伤势,静静地倾听我和仁浩的过往,缓缓地道出她的见解看法。
就如同我于她一般。
她想要了解我的所有包括我的黑暗,她想要成为我的依靠,她想要和我一起承担人生的苦痛。
她就那么定定地望着我,没有逃避,没有畏惧,没有退缩。
然后她的双手万分轻柔地附上我受伤的手掌,坚定地说她喜欢我,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刻都喜
欢我。
从她双唇迸出的语句似乎带着醉人的香气,笼罩着我和她的世界,无可替代的温煦。
我喜欢她,非常非常,无以复加

我无法想象没有她的世界,那会是如何的冰冷和无趣。
所以为了她,我会付出我的所有。
她亦如此。


 下一条记录:《新妓生传》剧评 1-20 集观感
 上一条记录:《Signal 信号》第11 集观感



  郑重声明:本站所有资源都是免费的.站内不提供收费服务,本站没有网店,没有微店,没有淘宝店铺.请认准本站唯一网址 hjzlg.com 请勿轻信其他站外链接.警防上当受骗!

  

  备案:豫ICP备11029411号-7   本站唯一邮箱 mbcktv@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