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粉乐园(hjzlg.com)→分集剧情介绍→《你睡着的时候》崔元英 李英恩 李昌勋 吴允儿 (1-120完结)

首页韩娱新闻韩剧年表韩剧OST收视率韩剧下载韩剧在线分集介绍韩剧穿帮韩剧外景地演技大赏韩剧读物韩剧点评韩剧壁纸

韩影年表韩影介绍韩影OST票房海报韩影奖项韩影在线综艺下载综艺在线韩星档案韩星写真韩星手绘韩星兵役结婚照悼念

自学韩语韩文剧本韩文字幕韩文歌词中文歌词韩文翻译器韩文输入器谐音歌词开口唱韩国百科韩剧漫画世界时间打赏援助咨询

 

 

 

 

 

 

 

 

人气排行
最新推荐
 当前位置:韩粉乐园分集介绍→《你睡着的时候》崔元英 李英恩 李昌勋 吴允儿 (1-120完结)

《你睡着的时候》崔元英 李英恩 李昌勋 吴允儿 (1-120完结)


转载请注明出处→韩粉乐园 www.hjzlg.com┋与你QQ.MSN.微信.微博.贴吧上的朋友一起分享]

  第1集

  出生率急剧下滑的现今社会里,有一个梦想多产的幸福的孕妇,还有一个发誓要守护这个善良妻子的模范丈夫。但是妻子因丈夫的过去,在生孩子的时候变成了植物人。只不过短暂地睡了一会觉,醒来后发现世界变了。站在她面前的是丈夫过去的恋人。即使这样,这个笨女人仍没有想过要恨她,至少在听到她的告白之前…。

  第2集

  信英吃惊地蹲在地上,过一会抬头看车里的贤成。同样吃惊的贤成打开车门走下来,这时民俊跑来,贤成看着民俊和信英,犹豫着不下车,突然掉车头离开。民俊见状拼命追赶贤成的车。信英望着门上贴着的‘高贤成’的名字,这时听到智秀说焕熙的爸爸被检察厅抓去的消息。

  第3集

  智秀拦着被人们围攻的贤成,贤成被信英抱在怀里守护,无意间回头看到民俊。民俊也看到贤成后惊呆,贤成过一会想起自己的处境,急忙转移视线。民俊一步步走近她,看到诊疗室门前的牌子上写着‘高贤成’。信英没有看到走过来的民俊,仍和人们争执。

  第4集

  贤成回到家开始收拾堆在厨房里的碗筷,张女士走进来对她吐露不满,告诉她想做好儿媳妇,就放弃医生工作。贤成回答说好不容易当上医生,不能为了当儿媳妇而放弃工作。这时大毕走进来,张女士急忙停住。

  第5集

  信英下班后等待公交车,远处贤成开着车过来,贤成看到信英,犹豫后开着车过去,这时信英追过来挥手,贤成感到慌张。车内两个女人尴尬地沉默,信英从包里拿出地瓜,硬塞到贤成的嘴里。贤成问起信英的丈夫。

  第6集

  公司的干部夫妻们并排坐着,正中央坐着炫振和贤成夫妻。女人们相互看彼此,贤成对她们的目光感到不适。炫振走到前面,表示自己操纵股价、受贿罪都被判无罪,目前正在找出诬陷自己的根源。随即又表示承认与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女人的丑闻,发誓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

  第7集

  正在打吊瓶的信英环顾特级病房,陷入了沉思。送客人回来的民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回想起和贤成的往事,对仍无法忘记贤成的自己感到吃惊。

  第8集

  张女士从咖啡馆出来,对贤成说原本想自己解决,但是那个女孩子实在很厉害。信惠注视着走进来的贤成。贤成苍白着脸坐在信惠面前,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信惠盯着贤成的手。

  第9集

  信英苍白着脸跑出西餐厅,这时民俊拉着贤成的手走出餐厅。信英看着一起出来的两个人,急忙躲到柱子后面。民俊拉着贤成坐上车,信英望着民俊的车离开。

  第10集

  民俊的车追赶赫振的车,看到赫振下车,愤怒地向他挥起拳头。大汗淋漓的贤成给信英做心脏按摩

  第11集

  推开病房门进来的信惠惊呆,病房里一片狼藉。仍陷入震惊的信英晕倒过去,淑熙抱着信英安慰她。赫振见贤成不接电话,表情僵硬。

  第12集

  惠子急忙跑进来,看到失神地坐在车内的贤成,惠子扶着她走进屋。黄邱和毕粉急忙跑到医院,淑熙坐在重患者室门前痛哭。

  第13集

  民俊急匆匆地坐上车,打开一个信封,确认文件后出发。律师办公室里,民俊心情复杂地坐在沙发上。赫振派司机去接贤成,张女士质问贤成为什么李司机去接她。

  第14集

  民俊和信惠焦虑地等待,这时贤成疲惫地走出来,民俊紧张地望着她,听到贤成说已经安静下来的话,不禁松口气。贤成紧急处治完信英后回到房间,腿不由自主地颤抖。

  第15集

  民俊拿出信英的换洗衣服放在包里,突然看到贤成送给信英的婴儿服。民俊回想往事,呆呆地看着星星图文的婴儿服。惠子拿着小菜站在大门外,紧张地不敢按门铃

  第16集

  失去理性的民俊疯狂地坐上出租车,贤成追出来拉住民俊。两个人在路边争执。张女士紧张地走进房间。躺在床上看书的大毕摘掉眼镜躺下来。惠子病倒,庆浩忐忑不安地来回走动。

  第17集

  民俊疲惫地躺在床上,想起惠子说的话,心情不禁混乱。民俊拿出手机犹豫着给不给贤成打电话。信英独自躺在床上,民俊望着她,随后走过来把她扶在床头,为信英做按摩。

  第18集

  民俊拿着信英洗过的袜子走过来,正从住院处出来的淑熙看到民俊后叫他,但民俊呆呆地站着,突然快步向病房的反方向走去。民俊蜷缩在墙边等待,在一旁贤成脸色煞白地等待,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第19集

  民俊从贤成家的浴室出来,贤成在餐桌前准备早餐,焕熙在一旁玩手机,这时炫赫走进来,被眼前的情景惊呆。焕熙和民俊坐在一起,赫振望着沙发上的民俊的衣服,民俊也感到心情复杂。正在打扫贤成家的惠子发现一男士钱包,惠子拿起照片看到民俊和信英。认出民俊的后惊呆。

  第20集

  信惠气冲冲地来找民俊,远处看到民俊打着电话走出来。信惠刚要扑向民俊,这时民俊坐上出租车离开。信惠急忙追过去。信惠看一眼民俊进去的楼,随后也跟进去


  第21集

  住院室,贤成推开门进去看信英,看到没有了结婚戒指的信英的手,心脏狂跳。贤成的房子内,民俊睁开眼看到贤成不在身边,不由慌张起来,这时贤成走进来。民俊和贤成享受新婚甜蜜。民俊和焕熙一起钓鱼,贤成幸福地望着两个人,这时贤成的手机响起。

  第22集

  毕粉拿着小菜走来,犹豫一下按下门铃,贤成的屋子内没有动静。毕粉无奈把小菜放在门前离开,这时玄关门突然打开。民俊围着围裙出现,毕粉看到后大吃一惊。毕粉看到民俊准备的晚餐,生气地问他是不是为了这样才和贤成结婚。

  第23集

  贤成家餐桌上摆放晚餐,贤成正在等待民俊,民俊迟迟不回,贤成刚要给他打电话,这时门铃响起,贤成看到是惠子,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信英哭肿着脸坐在床上,这时有人敲门,信英呆呆地坐着,这时门被推开,赫振走了进来。

  第24集

  民俊想到信英无心工作,拿起电话要给信英打,但是突然想起贤成的话,无力地放下电话,突然门被推开,办公室一片混乱。店里,男学生们痴迷地望着贤珠,这时苏俊走进来,看到得到男生瞩目的贤珠,感到哭笑不得。

  第25集

  焕熙津津有味地吃着炸酱面,赫振呆呆地望着他。焕熙和赫振高兴地进浴池,焕熙兴奋地玩耍,赫振表情黯淡。信英和民俊见面,信英直直地盯着民俊,民俊不敢看她,脸色苍白的信英感到眼前一片黑

  第26集

  民俊走向正从幼儿园下课的焕熙,这时一身黑帮打扮的人和焕熙说话。民俊吃惊地跑过去拉焕熙。对方告诉民俊如果不拿来钱就带走孩子,民俊告诉他钱已经准备好,不要碰孩子。焕熙无力地站在人行道边,这时从对面出租车上下来信英看到焕熙。

  第27集

  信英坐在轮椅上愤怒地流眼泪,想到贤成说过的话,信英颤抖着擦拭眼泪,咬着牙起来练习走路。贤成紧张地等待赫振,赫振发现贤成后表情僵硬。信惠和赫振并肩走来,发现贤成后怔住,随即露出微笑。

  第28集

  下班回来的民俊发现赫振的车经过,看到焕熙坐在车里。吃惊地追赶车,赫振从镜子里看到民俊追来。民俊急忙跑进来,发现蹲在地上的贤成。

  第29集

  秘书把一个信封递给大毕,大毕拿出来看到信惠和其他人在一起的照片,里面还有她和赫振的合影。这时贤成进来打招呼,大毕冷冷地望着她。黄邱慌张跑进来,四处翻找存折,最后在内衣里找出毕粉的人名章。

  第30集

  赫振下班回到家,看到焕熙独自抱着娃娃入睡。赫振抱起他走出去,放在自己的床上。赫振望着焕熙感到失落。同一时刻民俊摸着焕熙的物品,坐在焕熙的床上,贤成走进来,安慰民俊不要担心。

  第31集

  赫振推门而进,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信英不禁怔住。信英警告赫振立刻和信惠分手,赫振告诉她自己有理由对信惠负责,说出信惠失踪一年和自己有关,信英听后大吃一惊。贤成等待信英,信英坐在对面陷入沉思。贤成看表过了8点,生气地起身要离开。

  第32集

  贤成望着从幼儿园车里下来的焕熙,眼眶湿润。贤成刚要走近焕熙,突然看到信惠从大门走出来,表情僵硬。焕熙跑进大门,跟着进去的信惠发现贤成正在望着自己,信惠笑着抱起焕熙走进去。贤成颤抖着给赫振拨电话。

  第33集

  张女士生气地坐在沙发上,这时信惠和焕熙拿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走进来。张女士大声让信惠和自己到房间里。信惠盯着张女士的脸。信英独自留在办公室里写菜谱,结束后给信惠拨电话,见信惠一直不接电话,刚要挂断的时候…。

  第34集

  信英查看蘑菇袋子上的保质期,虽然还剩下保质期限,但是信英仍感到奇怪。信英拿着几袋蘑菇按铃,但是铃不响。民俊给信英发短信想见她,之后小心翼翼地推门而进,却看到空荡荡的办公室,不禁失落。刚转身看到信英的包,民俊给信英打电话,但信英迟迟不接。

  第35集

  身穿华丽服装的信惠走过来,她不顾周围的视线要闯进去,这时警卫挡住信惠。信惠告诉他自己即将成为常务赫振的太太,这时大毕和秘书从里面走出来。信惠追过去,大毕告诉她这里禁止闲杂人员进入,信惠听后表情僵硬。这时赫振从一处走来,看到了信惠。

  第36集

  民俊带着失去知觉的信英去医院。信英打着吊瓶入睡,民俊在一旁守护。信英醒来后大声让民俊出去,民俊无奈地走出房间,门外贤成表情僵硬地站着,民俊看到后大吃一惊。

  第37集

  信英捧着公司的箱子走出来,这时和路过的人碰撞,箱子里的东西洒落下来。信英蹲下来捡东西,抬头看到赫振。赫振和信英面对面坐着,信英无法咽下食物,赫振给她盛土豆汤,告诉她没想到同病相怜的感情这么浓郁,自己曾在一年前已经经历过。

  第38集

  贤成的车停在大毕家门前,贤成不安地坐在车里,这时看到焕熙和保姆走来。贤成犹豫一下走下车,焕熙向她跑来,保姆阻止贤成接近,这时信惠从里面走出来。焕熙被带走,贤成无力地蹲在地上。

  第39集

  民俊呆呆地想着赫振和信英一起离开的情景,贤成同样想着两个人,感到心情复杂。从洗手间出来的信英看到民俊在门外后大吃一惊。民俊和信英坐在车里,喝醉的民俊靠在信英的肩上睡着,信英一动不动。

  第40集

  张女士跑进赫振的卧室翻衣柜,把包里的东西倒出来,看到了钱包。张女士从钱包里翻出身份证,记下身份证上的家庭住址,随即急忙把身份证放进钱包。一旁有一张泛白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张女士抱着孩子


  第41集

  职员们望着信英和民俊的空桌谈论着,这时两个人喘着气进来,民俊解释说和信英一起去出差的地方发生了事情,所以逗留了一天,职员们诧异地望着。这时民俊的电话响起,民俊看了一眼信英后接电话,电话那头贤成生气地对民俊大喊。

  第42集

  贤成、民俊、信英、赫振和焕熙吃完饭走出来,赫振的车停在前面,司机走下来开门。贤成望着赫振的车离开,身体突然晃动,民俊急忙扶她。贤成意识到信英在盯着自己,努力平静。信英独自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工作,表情疲惫的民俊走进来,看到信英后怔住。职员们看到民俊帮助信英后更加怀疑两个人。

  第43集

  正在准备上班的民俊陷入沉思,回想起前一夜信英说过的话,头脑复杂。这时贤成推门而进,看到民俊已经起来不禁怔住。民俊生气地问贤成对信英解雇的事情有没有话要说,贤成问他是不是只对吴信英解雇的事情感到难过,不想想为什么会这样。

  第44集

  信英和民俊尴尬地吃着盒饭,民俊一边看资料一边拿饮料,不小心把饮料洒在信英的衣服上。这时贤成走进来,看到民俊在擦拭女职员的衣服后表情僵硬。贤成望着民俊和女职员的背影,表情僵硬地走过去。

  第45集

  怀疑民俊和信英关系的贤成跟踪民俊。民俊和信英从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出来,两个人坐上民俊的车。贤成在车里盯着两个人,随后跟踪他们。民俊开车来到信英的家,扶着信英走进去,车里的贤成望着这一幕,全身僵硬。

  第46集

  信英拿着香瓜箱子走进来,环顾孤儿院四周,认出信英的孩子们高兴地跑过来。小俊和贤珠面对面坐着进行辅导。小俊死死盯着贤珠,突然拉住她,表白自己开始喜欢上贤珠。

  第47集

  赫振告诉信英自己的父亲对她产生好感,忠告她隐瞒信惠姐姐的事情,得到父亲的帮助。毕粉走进房间,看到喝醉的庆浩躺着睡着,周围乱放的酒瓶后说不出话来。

  第48集

  大毕让张女士去煮信英拿来的臭酱汤,张女士说屋里会有味,拒绝做。张女士因大毕对信英的态度越来越反感她。信英提议在孤儿院做儿童盒饭样品调查,职员们感到诧异。职员们来到孤儿院,给孩子们分盒饭,信英和民俊喂孩子们,院长欣慰地望着两个人。

  第49集

  信英看到自己和民俊仍是合法夫妻的证明书后大吃一惊,信英问民俊知不知道此事,民俊点点头。这时民俊的手机响起,民俊看到是贤成,犹豫一下接起电话。贤成告诉他去登记结婚。赫振出现在信英和民俊工作的孤儿院,和信英一起整理蔬菜,民俊看到后产生嫉妒。

  第50集

  贤成得知民俊和信英仍是合法夫妻后大吃一惊。民俊喝醉回到家,贤成告诉他自己去了结婚登记处,民俊露出慌张的表情。贤成生气地告诉民俊立刻去和吴信英离婚

  第51集

  张女士坐在化妆台前看着信惠给自己的照片,听到赫振在叫自己,慌张地藏起照片。赫振问她信惠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张女士告诉他信惠只是慌张离开,赫振打开化妆台,找出张女士看的照片,看到年轻时的张女士抱着婴儿的照片后大吃一惊。民俊想带焕熙去洗澡,但焕熙径自走出去,贤成看到后心情复杂。

  第52集

  贤成打开衣柜整理西服,从民俊昨天穿的西服里发现了民俊和信英的合影。赫振的车停在淑熙家门前,赫振从车窗望着信英的家,突然看到信英和民俊出来后怔住,赫振走下车向他们走去。

  第53集

  毕粉不满地说贤成做一顿晚饭花半天时间,民俊下班回家,毕粉又说贤成看到民俊下班也不去帮忙。贤成表情僵硬地做饭,民俊进来观察她。民俊在电话里说用贷款解决了给信英的赡养费并汇出,正巧经过的贤成听后表情僵硬。

  第54集

  信英领养双胞胎,把仍有法律效应关系的民俊作为代理父亲来注册。有媒体邀请采访信英,信英告诉民俊一起做采访。刚巧贤成也接到采访邀请,三个人在采访场所相遇。

  第55集

  贤成望着入睡的焕熙陷入沉思。这时民俊推门进来,望着贤成的背影。民俊表示自己会想办法禁止采访内容传出去,贤成冷冷地告诉他自己会处理。赫振躺在沙发上睡着,睁开眼看到盖在身上的毯子。赫振努力回顾前一天的事情,看到桌子上的解酒药和纸条

  第56集

  贤成看到报纸上登出善良夫妻公开领养的报道后大吃一惊,急忙给记者打电话。贤成得知信英登出新闻后来找她,愤怒地把水泼向信英。信英告诉她自己早就提醒过会说出真相,并向自己道歉。信英告诉贤成自己回想起植物人时贤成来找自己说过的话,贤成听后大吃一惊。

  第57集

  信英接到领养被取消的电话后来到领养机构,在那里遇到了民俊。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是夫妻,离婚已有一年,加上民俊已经和别人再婚,才通知他们取消领养。信英思索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的情况,突然想起贤成说过的话。

  第58集

  坐在桌前工作的信英突然看到客厅一角放着的双胞胎婴儿车。信英拿着婴儿车来到孤儿院,她走到正在玩耍的双胞胎面前,感到鼻子一酸,抱着双胞胎流眼泪。远处走过来的赫振望着信英。

  第59集

  张女士问赫振是不是和那个女职员在一起,赫振大声说世界上不是所有女人都像张女士那样有两个面孔,可以隐瞒自己的过去。张女士慌张地解释,更加生气的赫振跑到台毕那里,但不忍说出真相。信英被赫振扶着,民俊看到后表情僵硬地走过来。

  第60集

  民俊陷入沉思,这时电梯打开,里面站着信英。信英不理民俊的视线,民俊拉着信英说有话要说。信英告诉他醒来之前高贤成来找过自己,亲口说出是医疗事故。民俊听后震惊。民俊问贤成是不是说过那样的话,正在倒水的贤成双手颤抖

  第61集

  信英把亲手做的面包分给孤儿院的孩子们,这时赫振出现,帮助她一起分面包。赫振望着和双胞胎一起玩的信英,坐在信英身边一起陪孩子们玩。信英和记者见面,说起贤成的医疗事故,并要求刊登新闻,却以没有可以证明的证人而被拒绝。

  第62集

  赫振告诉贤成自己想起吴信英变成植物人时,当时去住院室的时候在背后听到谈话,自己想做证人来帮助吴信英,贤成听后震惊。信英拿着问卷调查从外面回来,这时贤成脸色苍白地走过来,信英不看贤成,径自离开,贤成看到后表情僵硬。

  第63集

  信英告诉贤成要么在媒体登出医疗事故的新闻,要么亲口承认,让贤成自己选择。信英表示如果贤成自己向民俊坦白,并请求自己原谅的话,就把录音机扔掉。信英下班后去找记者,赫振发现有个男人跟踪信英。男人想夺走信英的包,信英拼命拉住包,正当男人握拳打向信英的时候,赫振挡在面前。

  第64集

  赫振看到贤成的车后追过去,贤成飞快加速,在旁边的信英大声喊停车。院长表情僵硬地走进贤成的办公室,训斥她把医院当成了什么,贤成谎称吴信英登了虚假新闻。

  第65集

  赫振正在审批资料,突然张女士闯了进来。大声让赫振把武信英带过来,赫振告诉她吴信英就是她抛弃的女儿,说完把一张照片递给她。张女士颤抖着拿着照片离开,台毕从远处看到张女士后走过来,张女士没有发现眼前的台毕,呆呆地走过去

  第66集

  贤成来找记者说录音机里的声音并不是自己,问她有什么证据。民俊问信英发毫无根据的新闻到底想做什么,如果继续这样,自己只能和她对立。赫振告诉台毕和张女士分手。

  第67集

  民俊颤抖着问信英贤成自己承认是什么意思,信英告诉她自己变成植物人的时候高贤成来找过自己并承认是医疗事故,而且赫振也决定做证,高贤成无奈之下来找自己承认,还有录下的证据,民俊随即跑去找记者。

  第68集

  赫振走进房间看到张女士,张女士告诉他吴信惠在骗他,赫振生气地说是张女士花钱让信惠来诱惑自己,然后在地方监禁了一年的时间,张女士听后浑身颤抖。

  第69集

  大毕告诉赫振好好想想对信英的感情,赫振跑到信英那里,表白了自己的感情,正在信英家门前等待的民俊听到赫振的话。

  第70集

  记者吃惊地问贤成不仅是医疗事故,是不是还抢走了那个患者的丈夫一起生活。信英对大毕表示有隐瞒的事情,大毕问她是不是从开始就有目的地接近了自己。大毕问张女士是不是在找吴信惠,张女士听后大吃一惊

  第71集

  庆浩大声说贤成是个可怕的女人,住在这里无颜面见邻居。张女士四处寻找信惠,海淑担心地问贤成民俊是不是下定决心要离婚。

  第72集

  宇振问赫振和吴信英是什么关系,对两个人的关系产生怀疑。贤成问民俊是不是真的打算和自己结束,贤成面临第二次离婚。民俊跪在信英面前,问她是不是自己离婚她就能原谅自己,被贤成目睹这一幕。

  第73集

  贤成得知信英和民俊一起去了法院的事情后急忙跑去,民俊告诉贤成这样生活只能给彼此带来伤害。赫振打听到信惠的下落,告诉张女士和贤成信惠的地址。

  第74集

  贤成来找信英和信惠,说她们两个人把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信英愤怒地打贤成的耳光。信惠拜托信英转告赫振自己对不起他。民俊在贤成面前护着信英,贤成见状说不出话来。大毕问张女士为什么做亲子鉴定,张女士听后感到慌张。

  第75集

  张女士来找信惠,但信惠态度冷淡。信惠问张女士为什么来找自己,是不是害怕自己说出她的过去,张女士喊着信惠的名字痛哭。

  第76集

  宇振告诉大毕张女士出去之前吴信英曾来过,大毕对信英的到来产生怀疑。张女士来找信惠,跪下来求她接受手术,但信惠告诉她不要管自己的死活。

  第77集

  信惠被送到急诊室,张女士颤抖着看着,医生宣告死亡,张女士听后晕倒过去。接到消息的信英急忙跑来,看到呼喊着信惠名字的张女士,赫振呆呆地看着张女士,信英有种不祥的预感,慢慢走过去。

  第78集

  大毕质问赫振带着信英去了什么地方。淑熙猜出信惠和张女士的关系,斥责张女士怎么能这样对待信惠。张女士对大毕道出往事,大毕听后惊呆。

  第79集

  张女士来到淑子家,淑子斥问她到底想做什么。民俊来找信英说听到她和赫振分手的事情,信英告诉他还有其他隐瞒的事情。信英带着客人回家,全家人好奇是谁,这时赫振出现。

  第80集

  民俊来到信英的公司。陌生男人来到贤成家,问贤成是不是一个人住。赫振和信英一起吃午餐,信英打开带来的盒饭,告诉他曾经用这个盒饭求过婚,说完问赫振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第81集

  贤成握住手机浑身颤抖,回想起过去的交通事故。民俊在信英的旁边捡着掉在地上的盒饭。元英在信英的前面打电话,但信英一句都听不到,呆呆地看着民俊。

  第82集

  大毕走进张女士的房间,打开化妆台抽屉拿出一个信封读起来,信里张女士写道要离开,拜托他照顾宇振。贤成表情僵硬地让男人走进屋,贤成问他目击事故为什么没有报案,现在才出现的目的是什么。男人回答说当时的处境不能在那个人的家人面前出现做证人。

  第83集

  信英背着玩具娃娃走进来,贤珠诧异地问她公司的人为什么要给这个,随即看到玩具娃娃的胸前贴着吴信英名字的胸卡。信英把娃娃放在床上,陷入了沉思。贤珠拿着测孕器呆住,这时门突然被打开。

  第84集

  身穿工作服的民俊拿着盒饭,看着身边走过的职员,心情惨淡。这时信英和赫振边说边走了过来。民俊低着头急忙走过去,突然盒饭掉在地上晕倒过去。民俊在医院里睡着,赫振和信英站在身边。这时贤成推开门跑进来,看到民俊后扑了过去。

  第85集

  贤成对赫振说起八年前的事故,告诉他当时的目击者是被害人家属认识的人,赫振听后感到慌张。淑熙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张女士,让她好好休息,张女士在房间里看到信惠和信英的合影,抚摸着信惠的脸眼眶湿润。

  第86集

  毕粉问小俊和贤珠分没分手,小俊下定决心说出贤珠怀孕的事情,这时民俊和贤成走进来,小俊没来得及说出来。小俊告诉贤珠虽然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但是毕业后一定会成为有能力的律师,让她再忍耐,说完向她求婚。贤成呆呆地从市场走过来,这时那个男人拦住她的去路。

  第87集

  赫振问民俊为什么让高贤成来找自己,告诉他高贤成可能会再次被拘留。小俊带着贤珠回家,告诉毕粉有话要说,毕粉看着小俊说不出话来。赫振告诉信英妈妈为什么离开家的原因。

  第88集

  贤成走进信英的房间,看到化妆台上的照片,拿出包里的被害人的照片比较。确定是信英的父亲后,贤成逃跑似的跑出去。信英从家里走出来,看到远处停着赫振的车。赫振在车内痛苦地闭着眼,信英看到后走过去敲车门,提议一起喝啤酒。

  第89集

  淑熙看着信英憔悴的脸,不禁担忧,张女士看到后告诉她好像有了男人。宇振从赫振那里听到张女士的过去后痛苦不已,对大毕和赫振宣布要离开家。毕粉听到贤珠怀孕的消息后大吃一惊。

  第90集

  信英和贤成见面,问她上次要来自己家说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突然离开,信英对贤成的举动产生怀疑。大毕和张女士见面,问她以后想怎么办,并告诉她想想她做的事情都觉得可怕

  第91集

  张女士目睹赫振在信英家门前和信英见面的一幕,察觉两个人的关系后大吃一惊。张女士追问信英从什么时候开始和赫振见面,是不是在信惠死后。赫振告诉信英可能无法遵守约定,自己不能一直这样抱着伤口生活。

  第92集

  信英向宇振提交辞呈,告诉他自己有事今天就要辞职。宇振告诉赫振是自己说出他和信英的关系。赫振跑到大毕那里,质问他是不是强迫信英离开公司,大毕生气地斥责赫振为一个女人破坏正事。

  第93集

  信英把赫振送的玩具熊扔了出去,赫振来到信英家门前,正巧看到这一幕,信英向他提出分手。毕粉大声说贤珠是自己家一辈子的仇人,小俊带着贤珠离开家,毕粉见状说不出话来。

  第94集

  贤成喝醉后来找赫振。信英见贤成对自己的父亲好奇,不禁产生疑虑,贤成见状大感慌张。贤成告诉信英她最珍惜的东西变成现在这样子,说完流下眼泪。

  第95集

  黄邱因做债务担保,房子面临被抵押,不知道这一切的毕粉接到银行的电话。民俊病情急剧恶化,医生告诉贤成做好最后的心理准备。

  第96集

  赫振拿着印有信英父照片的传单纸,信英看着感到心痛。信英从赫振手中抢过传单纸,告诉他自己会去找父亲,赫振告诉她只是想遵守诺言而已。民俊通过贤成知道了自己病情严重的事情。

  第97集

  淑熙告诉信英自己绝对不会同意她和蔡赫振,流着泪说为什么偏偏是那个人。信看着痛苦的赫振,告诉他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是笨蛋,原来真正的笨蛋另有其人。

  第98集

  信英告诉赫振不要因为自己痛苦。为小俊和民俊的事情伤心的毕粉见房子也被抵押出去,不禁感到失落。

  第99集

  信英告诉赫振自己要见一见对方是什么人,赫振问她能不能忘记一切。赫振恳求大毕接受信英,宇振死死盯着赫振。赫振告诉贤成不能再躲避,劝她对信英坦白一切。

  第100集

  大毕来找张女士,质问她是不是打算就这样看着赫振被毁,如果不能让赫振和信英分开,就永远不会原谅她。贤成决定向信英坦白一切,她把这一事情告诉民俊,但民俊嘱咐她千万不要告诉信英

  第101集

  淑熙见信英关心民俊的病情,大跳起来说为什么要关心民俊。大毕问张女士是不是不想念宇振,告诉她赫振的社长就任式被取消,不知道赫振还要继续做什么,指示张女士阻止两个人见面。

  第102集

  赫振抗拒大毕的话,和信英度过愉快的时光。大毕得知后叫来宇振,劝他代替赫振管理公司。 毕粉来医院看民俊,被贤成说一顿,毕粉思念起和信英在一起的时光。听到事故消息的毕粉大声让贤成离开这个家。

  第103集

  民俊从贤成掉下来的包里发现一张照片,他仔细打量照片,原来是信英父的事故现场照片。这时贤成推开门进来,民俊急忙把照片塞进床下,贤成看到包里的东西洒落一地,不禁怔住。

  第104集

  受到打击的民俊昏迷不醒,病情更加恶化,毕粉愤怒地赶走贤成。信英和贤成见面,生气地问她怎么能不知廉耻地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第105集

  毕粉来找信英,哀求她见一见民俊,让她救救死去的民俊。淑熙愤怒地拉她出去。信英告诉赫振自己对高贤成说了狠话,但听到民俊会死去,又感到心痛。夜里民俊来到信英家门前。

  第106集

  民俊被推进急诊室,信英疯狂的跟着进去,急救队员叫住信英,把一封从民俊身上掉下来的信递给她。远处贤成也急忙跑来,看到信英后怔住。贤成在病房照顾民俊,发现民俊的床头上放了一张照片,贤成看到是信英父的事故现场照片后惊呆。

  第107集

  贤成来找信英,表示要亲口告诉她,赫振在后面大声阻止贤成。信英告诉赫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民俊,赫振让她想想害父亲过世的人是谁,努力让信英回心转意。民俊病情加重。

  第108集

  赫振告诉信英害死她的父亲的肇事者是高贤成,信英疯狂地跑下车。赫振急忙下来拉住信英。贤成颤抖着拿起手机给信英大电话。

  第109集

  信英来到民俊的病房,毕粉哀求她救救民俊,信英冷冷地说自己为什么要救他。贤成在警察局里哀求赫振帮自己离开这里,惠子也流着泪恳求他救贤成。

  第110集

  大受打击的信英急忙跑出来,远处走来的黄邱和毕粉看到信英后怔住。毕粉说信英是不是回心转意,想做移植手术。贤成接受警察调查,她大声告诉警察自己的丈夫如果不马上接受移植手术就会死去,自己要出去救丈夫。

 第111集

  赫振因信英下落不明而感到焦虑,他来找张女士问找没找到信英,张女士告诉他柳民俊把信英当成了自己的妻子,信英为此一直感到内疚。接着张女士说贤成和民俊的妈妈来找信英拜托做移植手术,赫振表情僵硬,急忙来到医院。

  第112集

  民俊问毕粉给自己做移植的人是谁,毕粉不知如何回答。信英做完移植手术后迟迟不醒,淑熙知道后愤怒,指责毕粉为了救她的儿子杀死了自己的女儿。毕粉决定让民俊和贤成离婚。

  第113集

  毕粉告诉贤成马上和民俊离婚,责备她让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民俊晕倒过去。民俊知道了信英为自己做了移植手术的事情,痛苦地要从楼上跳下去,贤成发现后抓住他。

  第114集

  张女士为信英和淑熙准备最后的晚餐,告诉她们自己要离开。淑熙回想起在一起的时光,忍不住感到失落。惠子来找淑熙,哀求她救救贤成,淑熙看着贤成和惠子说不出话来。毕粉来找贤成,流着泪说能不能和民俊重新在一起。

  第115集

  民俊问贤成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贤成平静地告诉他要离婚。这时民俊的手机响起,全家人听到是检察官的电话后大吃一惊,担心民俊出事。

  第116集

  淑熙告诉民俊一定会让高贤成得到惩罚。贤成和信英见面,贤成告诉她自己为什么要因为信英而受到天下人的指责,信英生气地把水泼在贤成的脸上。

  第117集

  民俊无法忘记信英,表示要在法庭上站在信英一边,庆浩和惠子生气的指责他。惠子劝贤成放下自尊心对信英道歉,贤成流着泪说自己不能乞求。

  第118集

  信英送晕倒的贤成去医院,信英告诉医生贤成是孕妇。惠子听到贤成的情况后急忙跑过来。信英告诉贤成已经和检察官提出了和解意愿,让她提交怀孕诊断书。在法院门前,贤成跪在淑熙和信英面前。

  第119集

  惠子恳求淑熙的原谅,说自己只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没有考虑过信英的感受。赫振去澳洲之前把焕送到贤成身边。张女士给信英打电话,让她去机场见赫振最后一面,信英犹豫一下跑去机场。

  第120集大结局

  两年后,信英熟练地在众人面前举行说明会。信英接到孤儿院的电话,听到双胞胎要被领养的事情后惊呆。赫振成为社长回国,与信英在电梯里相遇。


 


 下一条记录:《Ripley / 雷普利小姐》朴有天 李多海 姜惠贞 金胜友 (1-16完结)
 上一条记录:《城市猎人》李敏镐 朴敏英 李俊赫 具荷拉 (1-20完结)

      稿件声明:本栏目分集介绍转载自百度贴吧百度百科以及韩国官网的韩文预告翻译.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本站唯一邮箱 wytg99@163.com (若某链接涉及贵司版权事宜.请来邮件告知并附上版权证明材料.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对应链接.协助贵司保持版权清洁)

  

  郑重声明:本站所有资源都是免费的,没有收费服务,没有网店,没有微店,没有淘宝店铺,请认准本站唯一网址 hjzlg.com 请勿轻信任何站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