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韩娱新闻韩剧年表分集介绍韩剧OST收视率韩剧在线韩剧下载韩剧穿帮韩剧点评演技大赏韩剧读物韩剧外景地韩剧壁纸韩剧饰品韩剧手机

韩影年表韩影介绍韩影OST韩影票房韩影海报韩影奖项韩影在线综艺下载综艺在线韩星档案韩星写真韩星撞衫韩星手绘韩星兵役结婚照悼念屋

自学韩语韩文剧本韩文字幕韩文歌词中文歌词韩文翻译器韩文输入器谐音歌词开口唱韩国知多少韩剧漫画世界时间小工具简繁转换打赏援助咨询

 

 

 

 

 

 

 

 

人气排行
最新推荐
 当前位置:韩粉乐园分集介绍→《南瓜花的纯情》李清娥 裴宗玉 金泰贤 张铉诚 (1-124完结)

《南瓜花的纯情》李清娥 裴宗玉 金泰贤 张铉诚 (1-124完结)


转载请注明出处→韩粉乐园 www.hjzlg.com┋与你QQ.MSN.微信.微博.贴吧上的朋友一起分享]

  第1集

  站在山坡上的俊善自言自语地说为了生存,在最痛苦的时刻也只会看着前方。随后俊善出现在公司成立派对上,挽起载焕的手臂走进礼堂。俊善在台上表示为了公司的发展会不惜一切努力,下面响起一片掌声。回到家后黄女士指示俊善取消对金部长的解聘决定,俊善一口拒绝。

  第2集

  在公司里俊善表情严厉地望着职员讲新的事业计划。秘书拿来真丝衣服,俊善指示换普通的家庭主妇装。正要整理纯情的运动鞋的炫墨发现纯情准备的葱饼和纸条。炫墨来到庆福的花店,拜托今后好好照顾纯情,说出自己不是纯情的生父。

  第3集

  兴奋地拿着成绩单跑来的纯情撞到吴大爷,她自豪地拿出成绩单。吴大爷高兴地问纯情这个成绩是不是真的,炫墨看到后也为纯情感到骄傲。俊善告诉黄女士如果自己在行业里成功的话,一切都归功于婆婆,表示接受一切条件,黄女士听后暗自吃惊。

  第4集

  载焕告诉俊善十多年来一直对她感到自豪,但是自己不能违背母亲的意愿。俊善反问他是不是要和自己分手。深夜载焕对母亲把一切股票赠与民秀一事感到失落,俊善安慰他不要愤怒。纯情从毕顺那里学习腌泡菜,开玩笑地说像婆婆教儿媳妇的感觉。

  第5集

  俊善从秘书那里得知黄女士晕倒的消息后大吃一惊,随即告诉她要安静。秘书问俊善要不要去看,俊善回答说自己不是那个家里的人,没有必要去看黄女士,随后故意泄露假信息,指示要保护会长的股份。金福来找正在擦皮鞋的纯情,告诉她爷爷决定给奖学金,这样纯情也可以上大学。纯情高兴地把这个事情告诉了炫墨,炫墨对吴大爷表达谢意

  第6集

  陌生男人让纯情坐下来,纯情告诉他自己很忙,见他拉住自己的手臂,一把用手中的盘子打他的头。男人抱着头说原本想问纯情买一个月的饭票会打多少折,纯情听后感到内疚。俊善看到餐厅里坐满客人,高兴地露出笑容。

  第7集

  纯情仔细地看着民秀拿来的生菜,怀疑地问他是不是拿来剩下的菜,民秀反驳说绝对没有,最后无奈拿出别的生菜。民秀问起纯情的年龄,随后吃到她做的大酱汤后大吃一惊。俊善准备去和载焕共进晚餐,光云情不自禁地告诉俊善太漂亮了,俊善嘲笑着说花那么多钱,没有见过漂亮女人。

  第8集

  民秀边吃饭边偷看孝俊和纯情,纯情忙着拿孝俊留下来的蟹酱。民秀对纯情讲起自己的家庭,告诉她自己没有吃到好吃的饭菜。纯情突然对民秀产生怜悯,拿出大麦茶送给他。俊善和载焕来食品工厂听职员的介绍。回到餐厅的俊善看到喝醉的光云。

  第9集

  民秀看到纯情正在做杂菜,他告诉纯情自己也喜欢吃杂菜,不料纯情把杂菜拿给孝俊。过一会民秀问纯情和孝俊是什么关系。纯情告诉民秀自己租下孝俊家的房子。俊善望着民秀开着装白菜的货车离开,告诉光云民秀和他过世的奶奶很像,忍不住露出紧张的表情。

  第10集

  俊善迎接下班的民秀,民秀告诉她就像9年前站在那里一样。俊善问民秀记不记得他说过能不能叫妈妈的话,民秀默默地回到房间。正在洗碗的纯情呆呆地站着,炫墨问她在想什么,纯情告诉他不记得妈妈的长相是悲伤的事情,炫墨听后感到难过

  第11集

  俊善从光云那里听到学校的学生吃了公司的餐之后晕倒的消息,学生被送去医院,电视台也过去采访,俊善和载焕担心给公司带来打击,召开紧急会议。俊善向负责消费者服务的人员追究责任,并当场解聘,其他人看到后不禁感到紧张。民秀来纯情的店铺送菜,他告诉纯情以前回家很孤独,幸亏现在可以来这里吃饭。

  第12集

  光云告诉俊善拿到工资后买一件大衣,等毕业后再结婚,俊善告诉他下个月自己要和别人结婚,光云听后惊呆。第二天光云来找炫墨,告诉他自己和俊善一起生活了五年,俊善狠狠地打他的耳光。和炫墨结婚后,俊善生下孩子,炫墨发现孩子和自己的血型不同后震惊。

  第13集

  在西餐厅工作的俊善不小心把食物洒在载焕的皮鞋上。俊善跪下来细心擦去污渍,连连说对不起,这时西餐厅经理跑来,慌张地对会长表示道歉。载焕让俊善到自己的秘书室工作,俊善对他讲起自己走过来的路,受到感动的载焕告诉她今后依靠自己。

  第14集

  民秀为和纯情一起去游乐场兴奋不已,这时看见俊善,听到电视台调查学生餐的报道,民秀目光犀利地望着俊善。纯情做着紫菜卷饭,想起过去炫墨为自己做紫菜卷饭的事情,忍不住露出微笑。纯情和民秀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纯情兴奋地告诉民秀小时候自己喜欢想象,民秀开玩笑地告诉她不应该开饭馆,而是去当作家。两个人来到白菜产地,纯情认真地给民秀讲解白菜。

  第15集

  纯情的饭馆坐满了客人,炫墨欣慰地望着忙里忙外的纯情。孝俊抱怨纯情不应该让不熟悉的人留在店里睡觉,纯情安慰说只是朋友,两个人都对饮食有兴趣而已。

  第16集

  民秀拜托萨拉不要表明自己的身份,萨拉问他送蔬菜的原因和与纯真之间的关系。民秀平静地表示对纯真有好感,萨拉听后大吃一惊。萨拉来到纯真的饭店,拿出从美国带来的礼物,让纯真感到诧异。俊善接受关于捐给非洲儿童食物的采访。

  第17集

  录音机里传来俊善的声音,俊善指使别人要制造民秀正在召集黄女士的亲信,要把父亲从公司赶走的传闻,俊善听后大怒,这时金部长打来电话,告诉俊善如果不想让录音带到柳会长的手中,就把总公司专务理事的位置让出来。俊善断然拒绝,愤怒地扔手机。纯情来找吴大爷交拖延的房租。

  第18集

  俊善怒视着金部长,说胆敢和自己讨价还价,俊善回公司后,金部长深思一会给她打电话,见俊善不接电话感到焦虑。民秀和正从书房出来的光云相遇,他告诉光云并不像载焕的贴身秘书,反而更像是俊善的秘书,光云听后慌张。纯情见一个少年拿出5000元付饭钱,立刻把3000元还给他。

  第19集

  载焕告诉俊善金部长来找过自己,自己拿了几百万让他回去。民秀说起下午金部长打来电话要见面的事情,俊善平静地吃着饭。纯情让张女士品尝面条,张女士告诉她没办法花钱去买这个面条,如果是免费的话会更好,纯真听后失望。民秀见纯真为面条的事情泄气,说起自己的例子来安慰她。

  第20集

  民秀反问载焕自己是不是在召集势力,载焕生气地对民秀说本来念在他是自己的儿子,想遮掩一切把公司交给他,没想到他会耍阴谋。民秀表示自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说完怒视俊善,俊善平静地问他为什么看自己。正在和面的纯真接到民秀的电话,听到他在流泪,不禁担忧起来。纯真安慰民秀说伤害会成为力量

  第21集

  萨拉对吴大爷提起饰品创业的事情,让他把纯真的饭馆收回来,吴大爷听后大吃一惊。纯真端着面条出去,这时萨拉走进来,纯真拜托她暂时看一下店。萨拉把酱油撒在汤锅里后离开。去给张女士品尝面条的纯真回到饭馆,听到客人们对汤的味道提出抗议后大感慌张。

  第22集

  俊善给载焕揉腿,告诉他算卦的人说民秀的脑海里有怨恨和复仇心。载焕担心民秀,俊善故意说现在来看无法和民秀做一个平凡的父母和子女。俊善走进民秀的房间,告诉他想了解世界,就应该先学会忍受严冬里的冻疮,民秀反问她现在要怎么对付自己。

  第23集

  俊善问金部长他说过的要跟随自己的话还有没有效,金部长表示对她的忠诚。庆福问吴大爷怎么能一夜之间赶走纯真和炫墨,吴大爷反驳说离合约期间还有两个月,这时炫墨走进来,吴大爷背对着炫墨。

  第24集

  金部长告诉俊善如果这样下去公司会变成空壳,俊善反问他为什么要担心这些,金部长无力地回答说会照着她的话去做。吴大爷看到成云端着饭桌进来,问儿媳妇们都去了哪里,立刻猜出是毕顺故意做出的事情。俊善对民秀说起结婚的事情,问他送完货后去哪里,民秀告诉她纯情的事情,让她不要多管闲事。

  第25集

  民秀告诉载焕光云给金部长的存折汇钱的事情,载焕确认了存折复印本之后,问光云受了谁的指使,这时俊善出来说是自己指使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想陷害民秀。载焕追问俊善为什么要这样做,俊善跪下来开始解释,民秀听后哭笑不得。纯真叫来萨拉一起吃饭,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民秀。

  第26集

  民秀告诉纯情从萨拉口中得知她为饭店的问题苦恼,自己是过来安慰她。在饭桌上金福见毕顺把鱼肉给孝俊吃,却给自己尾巴后抱怨着说要离家出走。

  第27集

  俊善告诉金部长要买入新的工厂用地,这时听到民秀参加食品开发部新职员面试的事情。

  在玫瑰花园,光云突然抓住俊善的衣领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俊善怒视着他,说不要把自己当成过去的姜俊善,如果想活命就安静地呆着。

  第28集

  纯情告诉毕顺小时候曾想过如果她是自己的妈妈该多好,毕顺笑着说以后嫁人后如果想娘家就来找自己,随后问纯情有没有男友。光云和俊善争执起来,俊善阴冷地望着他,随即转身离开。

  第29集

  萨拉不高兴地问民秀看着自己的脸有没有想起什么,民秀想起丢了萨拉送给自己的领带,他问纯情打扫的时候看没看过领带。萨拉生气地从兜里拿出领带扔给民秀。俊善来找正在独自喝酒的光云,光云问她什么事情,俊善回答说想赶快来告诉他高兴的事情,说出要给他升职当次长。

  第30集

  光云对俊善拿来的药投来怀疑的目光,见俊善拿起来喝,这时才喝下药,突然他把药碗摔在地上。这时被送去医院的载焕回到家,俊善出去迎接他,对他的健康表示担心。下班回家的民秀也得知后要进载焕的房间,俊善以载焕的身体情况为由阻止他进去。萨拉告诉纯情连房租都不能按时交的人怎么能让别人掏钱,让纯情感到诧异

  第31集

  毕顺和成云去超市,偶然遇到了朋友。朋友问她成云是谁,毕顺介绍说是大厦管理员,成云听后感到失落。俊善听到职员们议论起参加面试的民秀感到不安,她对光云吐露不满。民秀回到家后被载焕责备。

  第32集

  俊善告诉载焕民秀面试时说过的话,更加恼怒的载焕要立刻叫来律师写遗书。感到绝望的民秀走出房间,他拜托光云阻止俊善,光云告诉他俊善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忠告民秀要么和俊善站在一起,要不就躲开她。萨拉故意订白菜,把民秀叫到家里。民秀吃着毕顺做的面条,和来找毕顺的纯情相遇。

  第33集

  光云告诉俊善竞争对手先推出公司开发的新产品,俊善听后大吃一惊。民秀表示如果竞争公司抢先占领市场将会是致命打击,现在股价也持续跌落,随后盯着俊善说怎么经营的公司。在一旁的载焕听后惊呆。纯情和民秀一起吃饭,回想起之前做食物受到的各种侮辱。

  第34集

  俊善问民秀是不是泄露了新产品开发报告书,民秀反问她为什么怀疑自己,让她交给警察调查。俊善告诉民秀从对方公司那里听到公司内部的人泄露的消息,民秀回击说她真正关心的不是公司,而是非法资金的事情。离家出走的金福重新回来,吴大爷抱着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金福永远是自己的儿子。

  第35集

  吴大爷问金福怎么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这么能吃,两个人又开始吵起来。纯情看着小朋友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做的凉粉,高兴地再拿出来给他吃。民秀对俊善问起新产品开发报告书的问题,听到结果后惊愕不已。

  第36集

  俊善生气地走进社长室,找出经理胸牌,随即戴在自己的衣服上。俊善在新进职员面前介绍自己,表示如果实习成绩不合格时自动取消入职资格,民秀等职员听后紧张起来。随后开始的实习中,感到紧张的民秀出错,被俊善训斥。纯情精心准备紫菜卷饭送给庆福,谢谢她一直关心父亲炫墨。

  第37集

  纯情和炫墨走进西餐厅,民秀照着学到的内容带领两个人入座。纯情自言自语地说以后要当上这种餐厅的老板。俊善得知预定的客人没有座位的事情后找负责人,知道是民秀后严厉训斥。这时正在就餐的炫墨认出俊善,把勺子掉在地上,炫墨急忙起身离开,不知道缘由的纯情担心民秀。

  第38集

  银福要给金福零用钱,和世美发生争执,两个人越吵越凶,还提起离婚的事情。俊善告诉民秀他不适合职场生活。

  第39集

  纯情告诉炫墨自己知道他不是生父,却像亲生女儿一样照顾自己,还说起想了很多次妈妈,对自己的存在也苦恼过。炫墨告诉纯情从未抱怨过女儿,纯情说因为这样所以更想听爸爸的话,但是这一次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深思之后炫墨来找民秀,民秀恳求他同意纯情在西餐厅工作。

  第40集

  正在环顾四周的纯情发现俊善,脸上露出笑容,跑过去对俊善打招呼,说平常在电视里见过俊善,自己非常尊重她。俊善冷冷地问她是谁,纯情介绍自己是新入职的职员,说完露出淳朴的笑容。

  第41集

  俊善给新进职员讲解红酒的服务,纯情、民秀等人站在一旁倾听。俊善告诉大家客人点菜后要介绍各种红酒,再推荐和食物搭配的红酒,指示大家要尽早熟悉。纯情上班后观察进入餐厅的食材,俊善问她会不会看,纯情回答说从小在市场里买材料后自己做饭。

  第42集

  纯情站在镜子前挑衬衫,炫墨大声催促她。纯情告诉他和社长有约会,炫墨听后吃惊。庆福从炫墨那里听到这个事情后大吃一惊,炫墨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第43集

  纯情在餐桌前介绍红酒,民秀走过来拉着纯情说有事要谈,纯情告诉他工作时间禁止私聊,民秀问她为什么和社长外出。正在别的餐桌前服务的萨拉心不在焉,不小心溢出红酒,萨拉急忙对客人道歉,正巧让俊善看到。

  第44集

  俊善向职员们介绍厨艺比赛,表示在每年举行的比赛中入选的作品会在餐厅里正式推出。在社长室里,俊善问纯情参不参加比赛,纯情回答说很想参加,但是由于没有经验没有信心。

  第45集

  炫墨和纯情笑着走过来,俊善的车停在路边,纯情说像自己老板的车,炫墨拉着纯情往回走。车里的俊善望着前方,没有发现炫墨和纯情。

  第46集

  炫墨和俊善在咖啡厅见面,俊善默默地望着炫墨,炫墨告诉她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是不是好奇孩子的事情。俊善问他怎么带大孩子,炫墨告诉她送到了孤儿院。

  第47集

  纯情把柜子里的东西扔进箱子里,萨拉在一旁说老板那么喜欢她,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纯情生气地告诉萨拉如果不是她的家人,早就被自己打了一拳。这时民秀出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纯情和萨拉告诉他是女职员换衣室,让民秀出去。

  第48集

  回到家的民秀在厨房遇到光云,民秀问他俊善还没有回来,光云告诉他一会会和纯情一起回家,民秀听后忐忑不安。感到诧异的光云问他怎么了,民秀说餐厅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担心纯情看到自己后告诉职员。

  第49集

  从俊善家回来的纯情对炫墨说俊善家的房子很大,庭院里种了很多玫瑰,炫墨想起俊善喜欢玫瑰。纯情告诉炫墨还用手机拍了照,给炫墨看了和俊善亲密拍下的照片,炫墨看后心情微妙。

  第50集

  民秀告诉俊善不希望自己和她的矛盾让无辜的人牺牲,俊善反问他为什么要担心纯情。民秀回答说纯情是会对西餐厅和公司的发展做贡献的人才,俊善望着民秀问是不是只有这些。俊善更加确信自己对纯情和民秀关系的猜测


  第51集

  纯情从休息室出来遇到俊善,俊善不理纯情走进社长室。纯情跟着过来表示有话要说,俊善默默地望着她。纯情告诉她事先并不知道柳民秀是她的儿子,自己并没有有目的地接近俊善,俊善反问她那为什么那么努力去讨好自己。

  第52集

  炫墨下班回家,纯情也去约定场所,俊善来吴大爷家找纯情,在那里看到炫墨。俊善下车叫住炫墨,炫墨吃惊地望着她。俊善告诉他自己不是来找他,而是来见住在这附近的职员,远处走来的纯情停下脚步,看到炫墨和俊善在一起。

  第53集

  炫墨心情沉重地洗碗,这时手机响起,纯情帮他看手机,炫墨看后说是不认识的号码,纯情接起电话,原来是光云,纯情吃惊地望着炫墨。

  第54集

  正在吃饭的世华看到吴大爷进来大吃一惊,问什么事情,吴大爷生气地说是警告。世美开始辩解,生气的吴大爷大声说被警告两次就退场。俊善送给纯情手镯作礼物。

  第55集

  炫墨看着纯情手上的手镯,问她在哪里找到的,说原来放在自己的箱子里,纯情诧异地望着他。纯情告诉他认识人送给自己的礼物,炫墨说很像。感到奇怪的纯情问他怎么会有相似的手镯,炫墨让她不要多想。

  第56集

  萨拉蹲在地上大哭,世美责备她不送客,萨拉生气地说不要和自己说话。对萨拉感到内疚的纯情担心和民秀的今后,这时民秀打来电话,安慰纯情不要想太多,把一切交给自己。

  第57集

  庆福冷冷地望着俊善,告诉她以后不要突然来家里,表示自己和炫墨正在交往,俊善听后吃惊,随后冷静下来说自己有事找炫墨。

  第58集

  光云在职员面前宣布第一次评审结果,民秀在第一次评审中淘汰,他低着头感到遗憾。纯情通过第一次评审,民秀高兴地望着纯情。

  第59集

  纯情告诉炫墨最近心情很复杂,等厨艺大赛结束后和民秀结婚,重新开小餐馆。炫墨断然表示不能和民秀结婚,纯情的表情僵硬,有种不祥的预感。纯情问炫墨俊善是不是自己的生母,炫墨沉默不语。纯情没有来上班,俊善让民秀去找她。

  第60集

  纯情流着汗为厨艺比赛的最后一关冲刺,主持人喊出还剩下最后五分钟,观众席上的民秀和世美紧张地望着她。比赛结束后民秀告诉纯情不管结果如何,尽全力就可以了。世美和俊善在比赛现场相遇,俊善高兴地打招呼,但世美并不感到高兴

  第71集

  俊善故意挑拨离间,问载焕知不知道民秀为什么不和吴院长的女儿订婚。载焕听到俊善的话后调查纯情的家庭,听到在单身父亲手下长大的话后,断然表示不可以。俊善告诉载焕纯情连大学都没念,不知怎么诱惑的民秀,如果把两个人放在食品开发部,纯情会一直缠着民秀。

  第72集

  纯情发现站在吴大爷家门前的俊善,问她为什么来这里。俊善反问纯情为什么在这里,是不是跟踪了自己。纯情诧异地问她认不认识住在这里的人,俊善回答说只是路过而已,俊善担心炫墨出来,急忙离开。俊善问民秀是不是让纯情调查自己,民秀听后哑然失笑。

  第73集

  光云告诉炫墨姜社长要闹着见纯情的父亲,最近柳会长和儿子的关系缓和,让俊善感到不安,炫墨听后表示再考虑。纯情告诉光云自己在高中的时候就知道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的事情,光云听后感到内疚。

  第74集

  庆福告诉纯情自己和姜社长的约定,纯情听后愤怒地说怎么能有这么自私的人。庆福告诉纯情如果这次她出面,俊善就会知道她是女儿。纯情回答说早晚都会知道,再继续下去会伤害更多的人。庆福忠告纯情不管怎样俊善是她的生母,不能这样亲手搞垮俊善。

  第75集

  民秀和萨拉切蛋糕,这时光云走进订婚礼堂,大声说有话告诉大家。俊善慌张地起身想收拾局面,她让光云到一边说话,光云愤怒地喊这个订婚仪式无效。

  第76集

  光云问俊善既然这么想见女儿,为什么当初抛弃了孩子,俊善焦虑地让他说出女儿的情况。光云告诉她女儿知道她的身份,也可以立刻见到女儿。受到打击的载焕住进重病室,这反而更加坚定了俊善想赢的意志。

  第77集

  食品开发部办公室里,纯情、民秀和萨拉正在开会。纯情表示做好吃的牛肉辣汤的地方很少,坚持这是有竞争力的项目。萨拉却表示市面上已经有了别的公司推出的牛肉辣汤,两个人各持己见。俊善问光云联没联系孩子,光云劝她不要引起风波,就让它静静地过去。

  第78集

  俊善和庆福见面,表示虽然没有举行完订婚仪式,但已经交换了戒指,所以他们接受了订婚事实。庆福点头说不要担心。俊善问纯情这次项目有多少把握能成功,纯情回答不出来。载焕表示公司面临财政危机,如果做无谓的投资会受到致命打击。

  第79集

  纯情和民秀研究牛肉辣汤的调味酱,纯情表示他们脑海中的牛肉辣汤的味道是调味品的味道,自己做的只是外形上像牛肉辣汤,其实完全没有其味道,民秀难过地望着纯情。这时俊善和光云走进来,俊善嘲笑着说纯情很适合厨房,纯情听后自尊心受到伤害。俊善告诉她这里的研究员都是从一流大学毕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高级人才。

  第80集

  纯情和民秀焦虑地等待评判结果,民秀安慰纯情不要着急。组长跑进来说出来了结果,他们的产品可能无法在市面推出。

  第81集

  俊善告诉纯情即使她是自己的女儿也不会改变任何东西,纯情听后大吃一惊,反问她怎么知道的事情。俊善回答说自己是一个为了自己的人生连女儿都可以放弃的人,任何人都不能阻挡自己,纯情忍不住流下泪水。俊善回到家独自喝酒,光云看到后阻止俊善。

  第82集

  纯情跑到无人的地方,宣泄之前的愤怒和泪水。光云追过来心疼地望着她,不知道如何安慰纯情。纯情对光云说自从知道自己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那一刻开始,连吃一口饭都感到羞愧。光云对俊善说把原本要给萨拉的项目重新交给纯情,俊善大声说不行。

  第83集

  纯情担心地跟在炫墨身后,炫墨无力地说纯情太可怜,纯情安慰说自己没关系,让他不要哭,随后问炫墨自己和孝俊哥结婚如何。

  第84集

  俊善对光云说很早就知道把金毕载安排在财务部,来筹备非法资金的事情,光云吃惊地问金部长怎么能背叛俊善。俊善告诉他为了生存人们都会投靠有势力的人,从现在开始是一场残酷的战争。

  第85集

  民秀兴奋地跑过来说纯情策划的销售战略在网上销售额翻倍,会长要给纯情和开发部的人特别奖金。开发部的人听后兴奋不已,这时孝俊走进来说有消息称在食品在加工过程中会产生发癌物质,很多人怀疑这次他们开发的辣牛肉汤。

  第86集

  俊善大声问纯情在做什么,纯情说自己当初是因为担心会长的身体才让出,俊善后悔相信了自己的女儿。俊善来到张女士的茶馆,把装钱的信封递给庆福,让她转交给炫墨。庆福问她为什么给自己,俊善回答说如果自己当面给,炫墨会把钱扔在自己的脸上,拜托庆福说服炫墨。

  第87集

  纯情和俊善吵架后跑到屋顶,咬着牙忍住眼泪。担心纯情的光云走过来,心疼地望着她。纯情说自己只需要俊善能真心地说一句对不起。吴大爷问金福萨拉的婚事怎么样了,在一旁的恩福说正在打听,民秀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不怎么样。

  第88集

  纯情对孝俊说对不起,问他能不能和自己结婚,孝俊问她为什么对不起,结婚是自己愿意的事情。孝俊问纯情是不是因为柳民秀才和自己结婚,纯情回答不出来。庆福问炫墨是不是真心喜欢姜俊善这个女人。

  第89集

  纯情对俊善说和孝俊结婚后离开公司,俊善告诉她已经失去了谈条件的机会,已经不关心纯情留不留在柳民秀的身边。民秀焦虑地在本部长室门前来回走动,犹豫一下拨电话。

  第90集

  光云看到晕过去的纯情,急忙背着她跑出社长室,正要去社长室的民秀吃惊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光云让他不要跟过来,民秀犀利地望着社长室。毕顺决定去找俊善,向世美借最贵的衣服,世美问她要去哪里,随即问是不是纯情的亲生父母出现了。

  第91集

  毕顺告诉炫墨见过纯情的生母,纯情在门外听着他们的谈话。炫墨和光云见面,告诉他过去20年和那家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即使纯情是杀人犯的女儿,也会被宽容接受。

  第92集

  光云告诉俊善纯情为民秀生母的死感到痛苦,让她抱着赎罪的心来放弃担任副会长。俊善听后陷入沉思。俊善打电话指示打听食品开发部研究员吴孝俊家的电话号码。

  第93集

  俊善听到纯情没有来上班后担心起来。光云表示也许纯情和柳民秀说了什么话,急忙要出去找她,俊善大声说如果告诉柳民秀纯情失踪的事情,相当于承认纯情是自己的女儿。光云生气地指责她现在还在担心这些问题。纯情坐在河边陷入沉思。炫墨听到纯情的消息后惊慌失措,在桌子上发现纯情写的一封信,炫墨颤抖着打开。

  第94集

  俊善的就任仪式被取消,俊善站在空荡荡的礼堂上,走到演讲台,回头望一眼祝贺自己的横幅。俊善回想起自己的过去。光云问她在想什么,俊善回答说希望这一天赶快过去,说完伤心地望着空礼堂。

  第95集

  俊善从载焕家赶了出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连鞋都没有穿上的自己。光云跑到载焕面前说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恳求他的原谅,但载焕态度断然。载焕走进房间失落地望着俊善的物品,民秀难过地望着他。

  第96集

  炫墨拿着送餐盒急忙跑出来,这时看到俊善倚靠在车上看着自己。俊善告诉他如果继续做研究员,也许现在当上了所长。炫墨冷冷地回答说自己很忙,如果想吃饭就进去吃。俊善皱着眉望着炫墨奔跑的背影。

  第97集

  载焕告诉民秀要把俊善叫回来,民秀吃惊地望着他,载焕告诉民秀现在他一个人很难经营公司。民秀见父亲又被俊善的诡计骗倒,暗自叹气。炫墨拿着材料走进餐馆,看到光云从餐馆里出来,炫墨问他为什么又来,光云回答说只是过来吃饭而已,随后小心翼翼地问炫墨自己以后能不能常来。

  第98集

  民秀和纯情陷入沉思,民秀告诉纯情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变成自己的妹妹,问纯情能不能接受,纯情沉默以对。民秀告诉她自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纯情突然发火说为什么不能接受自己是姜社长的女儿的事实。炫墨下定决心把纯情送到俊善身边,光云难过地问他会不会空虚,炫墨的眼眶湿润起来。

  第99集

  纯情来到俊善家,炫墨独自一个人吃饭。这时纯情发来短信让炫墨好好吃早餐,炫墨看后露出微笑。俊善和纯情走进餐厅,职员们低头向她们问候,纯情也低着头一一回敬,俊善告诉她没必要低头。

  第100集

  纯情难过地望着独自喝酒的民秀,回到房间想起俊善的话。民秀喝醉后趴在那里睡觉,纯情给他盖上毯子,民秀醒来后痛苦地对纯情说一起离开这里

  第101集

  了解民秀生母的死因的炫墨紧张地望着金明子,庆福吃惊地让她接着说,明子告诉她当时自己在医院做护士的时候有确认注射剂的药物和病因的习惯,当时肯定有人换了注射剂。炫墨想到今后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叹口气。

  第102集

  俊善心情沉重地对金部长下指示。民秀对自己和纯情的命运感到难过,他痛苦地问纯情为什么偏偏姜社长是她的生母。

  第103集

  正要开车起步的光云听到有人在敲车门,抬头一看是明子,但是光云没有认出她。明子呆呆地望着光云,光云离开后明子记下他的车牌号。光云从车镜看着明子。光云走进俊善的办公室,听到惊人的消息。

  第104集

  正从外面走进来的俊善看了一眼混乱的入口,突然俊善的表情僵硬,原来看到了明子。明子在入口处大喊不见会长的儿子不会离开。光云知道自己一直被俊善利用后失落地望着俊善送的戒指,纯情难过地看着光云。

  第105集

  明子大喊要见会长的儿子,正巧经过的民秀望着这一边,走过去问警卫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卫们假装若无其事。民秀诧异地望着被拉出去的明子,指示说如果再来就叫到自己的房间,俊善得知后下令一定要拦住

  第106集

  俊善警告明子下次如果想讨价还价要先看对方是什么人,说完把装了十亿钱的信封递给她。吴大爷因老年痴呆症忘记回家的路和电话号码,很晚才到家,四处寻找他的家人终于松口气。吴大爷看着从治疗痴呆症的疗养院寄来的宣传册,见金福进来,急忙藏了起来。

  第107集

  俊善焦虑地来回走动,手机在一边不停响起,俊善生气地关掉手机。纯情走进来叫俊善吃饭,俊善生气地问她现在还能吃得下去饭,纯情难过地望着她。吴大爷和金福挑选挂手机的项链,金福告诉吴大爷以后要把手机挂在脖子上。

  第108集

  民秀知道了俊善杀死自己母亲的事情,愤怒地抓起她的衣领,俊善惨淡地闭上眼睛。俊善呆呆地走进来,纯情吃惊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光云听到民秀知道一切后大吃一惊,炫墨默默地转身离开

  第109集

  民秀收拾行李,纯情走进来问他定没定下住处,民秀告诉她找了个小公寓,自己明白因为纯情才坐到常务的位置,但是世界上没有人能尊重杀死自己母亲的人,纯情默默倾听。

  第110集

  纯情担心地等待,俊善和光云从楼上走下来,俊善提议三个人一起吃饭。俊善和光云边聊边吃饭,而纯情则默默地低头吃饭,俊善说三个人名义上也是家人,提出一起拍全家福


  第111集

  吴大爷认真地学习英语,这时毕顺端着饮料走进来,吴大爷故意跟着录音机说英语,逗毕顺笑。毕顺欣慰地看着态度乐观的吴大爷。成云看着吃冷饭的光云,拿着小菜走进来。

  第112集

  俊善对民秀开玩笑,民秀冷冷地望着俊善,随后告诉她凌晨父亲过世,俊善听后惊呆。俊善呆坐在沙发上,纯情痛苦地闭上眼睛。葬礼场内,独自守护在葬礼场的民秀痛哭,纯情难过地望着他。

  第113集

  民秀的手机响起,他呆呆地望着窗外不接电话。电话一直响起,民秀突然想到什么,接起电话,原来是金部长打来的电话。金部长告诉他朴纯情手里拿着关于贪污的资料,说完挂断电话。

  第114集

  纯情静静地听着俊善的话,俊善生气地问她难道没有柳民秀就活不下去,柳民秀是一个一心想把自己关进监狱,利用纯情的爱来对自己复仇的孩子。

  第115集

  吴大爷听到外面的谈话心情沉重,这时金福走进来,吴大爷急忙坐下来。金福告诉他想把账本和存折交给恩福,恩福比自己做的更好,吴大爷望着他,说信誉并不是一两天就能建立起来的,鼓励他从现在开始做好就可以

  第116集

  民秀独自望着窗外,这时光云走进来,告诉他即使民秀把姜社长关进牢里也无法找回那笔钱,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做。民秀回答说如果不是姜社长,杨次长也不会做糊涂事。这时民秀的手机响起,电话一头传来纯情屏息哭泣的声音,民秀想起最后一刻仍口出狂言的俊善。

  第117集

  炫墨和纯情坐车来到载焕的别墅,纯情焦虑地为光云祈祷。民秀和审计人员一起走出来,民秀再次拿出装着证据的信封看,随后坚定地把信封递给职员。职员拿着资料坐上车,远处光云望着这一切。

  第118集

  纯情看着和光云、俊善一起拍的照片,俊善告诉她不要看照片,纯情生气地说光云去世才几天,就说出这样的话。俊善呆呆地走进房间,感到光云在叫自己。纯情走进来,俊善仍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

  第119集

  俊善看着民秀拿来的证据资料,不由感到疲惫。俊善来到洒光云骨灰的地方,给他倒酒。职员跑进来告诉民秀姜社长偿还了用于食品制造的贷款,民秀听后忍不住惊愕。

  第120集

  俊善望着入睡的纯情,纯情睁开眼看俊善,感受到俊善赎罪的心情,纯情的眼睛含着泪。俊善第一次拥抱纯情。民秀呆呆地望着天空,想起和纯情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第121集

  庆福查看花店后关灯出去,炫墨在远处默默地望着她。炫墨坐在长椅上想着俊善和庆福。吴大爷的院子里,无法入睡的成云呆呆地坐着,正在晾衣服的毕顺走过来,问他在想什么。

  第122集

  炫墨呆呆地望着远去的俊善,俊善最后一次回想自己的过去。花店外,庆福正在给花盆洒水,送外卖回来的炫墨深情地望着她。

  第123集

  纯情把外卖盒放在自行车上,骑着自行车奔跑的纯情脸上充满活力。身穿礼服的炫墨不好意思地走出来,看到身穿婚纱的美丽的庆福后忍不住笑出来,纯情高兴地望着两个人。

  第124集

  纯情急忙开着车追赶要离开的民秀,看到红灯后急忙刹车。炫墨忙碌地给客人端饭,庆福幸福地卖花,金福一边听着吴大爷的唠叨一边打扫卫生,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下一条记录:《欲望的火花》申恩庆 俞承豪 瑞雨 (1-50完结)
 上一条记录:《秘密花园》玄彬 河智苑 尹尚贤 金莎朗 李必立 (1-20完结)

      稿件声明:本栏目分集介绍转载自百度贴吧百度百科以及韩国官网的韩文预告翻译.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郑重声明:本站所有资源都是免费的.站内不提供收费服务且没有网店没有淘宝店铺.请认准本站唯一网址 hjzlg.com 请勿轻信其他站外链接.警防上当受骗!


本站唯一邮箱 mbcktv@163.com